謝謝各位的等待,part2來了,也會是最後一則。
這個故事或許很瞎,或許很偶像劇,但是這是我的故事,千真萬確。



……………………我是分隔線…………………

哥哥向我們介紹那個女生,說那個姊姊(媽媽說她比我大所以叫姊姊,哇,原來如此。)姊姊是哥哥的女朋友,我沒有說什麼,只是一直看著他們。但我的心不知道怎麼了,有股痛,好像小時候哥哥跟我玩蹺蹺板但我沒抓好就掉下時的痛,但是那種痛還要再放大百倍、千倍。

姊姊那天晚上,睡在哥哥的家裡,在哥哥送我回家的路上(就算住在對面哥哥還是會送我),我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後就高了我一顆頭的哥哥,那雙細細長長的眼睛還是一樣,身上還是有著和小時侯同樣的洗衣精味,但是那股香味裡,卻有著我從未聞過的味道,是股香水味,我不想知道那是從何而來的味道。

直到了家門口,哥哥對我微笑,對我說了聲再見,準備轉身離開,我叫了聲哥哥,哥哥那細細長長的眼睛清澈的像片湖,微笑的弧度依然是該死的迷人。我伸出了手,哥哥給我他那大大、又暖暖的手掌,我把他的手掌,緩緩的放在我的頭頂上,我沒有說什麼,就讓哥哥的手放著,哥哥揉了揉我的髮絲,我享受著彷彿自己是他的專屬物,任他玩弄我那長及腰的髮絲。正當我享受著那股粉紅泡泡的感覺時,哥哥的手機響了,他放開了我,電話另一頭是姊姊的聲音,哥哥沒有和姊姊說太多就掛電話,很快的就和我簡單告別後就匆匆離去。我看著哥哥的背影,默默地說了句再見。

之後,我不再去哥哥的家裡,不去見哥哥,因為我不想看到那個姊姊,不想看到我曾經坐過的沙發,她坐過,我曾經躺過的床,她也躺了。哥哥傳給我的賴我有些已讀不回,有些簡單回答,我在臉書上可以常常看到哥哥姊姊的出遊照片,但我絕對不會按讚,絕對不會。直到我的成績公布,知道自己的學校在哪裡,媽媽和我說那天去大學,哥哥會載我去,即使我試圖拒絕,媽媽卻不理會。

那天我大包小包,太陽焰到我很火,哥哥一個人和休旅車停在我家門口,我沒有給哥哥好臉色看,坐在副駕駛座上一句話都沒有說,該死的是,哥哥休旅車的冷氣竟然故障,一路上不是熱還是熱,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哥哥把車停在便利商店前,自身下車去買了東西,回來時給了我一瓶我最愛的柳橙汁,我接過但始終沒有打開,哥哥見狀,拿去打開後又還給了我,把這一幕看在眼裡的我,不爭氣的眼淚流了下來,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最害怕女人的眼淚,看到我哭泣急著在路邊停靠,急忙問我怎麼了,我哭著向哥哥伸出了手,哥哥把他的手伸了出來,我把哥哥的手放在我的頭頂上。

哥哥輕輕地揉了揉我的髮絲,我想起小時候跟在哥哥的後頭,那時候的快樂,那時候的一切。我的肩膀因為我的哭泣而開始顫抖,我越哭越大聲,哥哥的手停在我的頭頂上,一動也不動。我把哥哥的手拿了下來,用那哭到有點啞掉的聲音問了哥哥:「哥哥,我是誰?」哥哥有點傻了,他不知道我會問這個,在他開口前的三秒,我在他的眼睛看見我那狼狽的臉龐。






「妹妹。」
「妹妹。」
「妹妹。」




我停止哭泣,用自己握到出手汗的手抹去眼淚,露出超級醜的笑容,對哥哥說:「好的!」並叫哥哥快點開車提醒他快遲到了,哥哥沒有多說甚麼,之後的一路上,我開始和他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一樣聊天、一樣大笑。


如今,我大學二年級,我知道,這十四年,哥哥對我的愛,始終停留在小時候那款對妹妹的親情。一切的一切,都怪我沒有在早一點看清自己的感情,沒有早一點看到自己那早就變調的親情。現在,哥哥和姊姊感情穩定,在這個月的12號就要步入禮堂,聽媽媽說他們已經有了小baby,我也要升格當阿姨,我會祝福他們,也要謝謝哥哥,這十四年,我很快樂,我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