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台北的三年之旅

2016年11月28日 13:38
此文轉自PTT wayne3751的文章 故事的結局不盡理想,但他奮鬥的過程,是令人感動的,令人嘉許的 或許這篇文上熱門的話,上FB的話,能讓這為兄台的故事讓大家知道 自己肯的話是能翻天覆地的改變的,也或許能讓那位女孩知道他這些年默默的努力,有這麼一位願意為她改變自己的男孩,喔不,是男人了呢! 正文開始 我要分享一段影響我很深的經歷 雖然我們的緣分很淺 自始至終我都還沒來的及與她真正相識 在最後一切結束之前 我想以文字將這個單戀的故事完整的描繪出來 姑且先將她化名「雲雲」 很多時候我羨慕雲雲的同學、她的同事,甚至是她家附近生活的人們 他們都能夠不突兀的,在她生活的周遭自然而然存在著 然而這些生活在她周遭的人們,似乎不曉得自己有多麼幸運 就算跟她不是朋友,甚至只是跟她不熟的同學或是相處不好的人 但是起碼他們可以和雲雲的生活有著自然的關係連繫著 這些人可能不曉得,這個世界上還有個人正為見她一面這樣子平凡不過的小事 正在不計代價的瘋狂努力、奢求著 而這篇文章就正是這樣子的一個故事 她是我遊戲上的網友 而我已經不間斷的玩這個遊戲超過十年了 在大約六七年前,一個打王練功的揪團中與『雲雲的角色』相遇認識 現在回想起來,這樣的相遇還真是非同一般,不可思議 至於為甚麼說是『雲雲的角色』呢? 因為起初我並不曉得在這個時候,玩這個角色電腦前的使用者是誰 後來才發現她們是母女二人一起玩同一帳號的 當時她的角色所屬公會,在這遊戲中是最大公會 這個公會之所以強大 主因是因為這個公會裡面很多都是中年人 有很多時間和資金可以好好的去經營遊戲 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直覺上我只以為她是一位媽媽 一起玩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曉得 有「雲媽」&「雲妹」兩個人在玩 雲媽不擅長打字,在遊戲裡面話不多 通常會主動來找我玩的才是雲妹,同時也就是這個故事中的主角 認識後沒多久雲媽暫時也因為工作因素沒玩了,幾乎是雲妹在玩 有趣的是,後來我們還發現早在2007那年,也就是我國二的時候 當時我賣遊戲產包序號所認識的一位媽媽級買家(當時加了好友) 是雲媽的妹妹 也就是雲妹的大姨 (他們家族家庭關係不錯,家裡很多人一起玩) 接著也和她們加入了同一個開店的團體 隨著關係一層一層堆疊 我們的交集日漸頻繁 甚至有時候若有需要也會互開帳號 她每天都會來我掛網的地點找我玩 那幾年,FB和開心農場偷菜正開始盛行 功能型手機正慢慢被智慧型手機取代,所有人的生活型態產生著微妙的變化 遊戲上也是如此,經歷著大量的改版與更動,玩家必須要一直去適應 這些時間裡面,我和雲妹一起玩過且適應過了這些過程 也許某種程度上算的上是一種「革命情感」 即便沒看過雲妹的照片 但還是能夠從文字上的用字遣詞等等跡象中 感受出電腦另一端的那個人有很好的氣質 一天一天相處聊過之後,我發現她的生活是那樣的平凡又美好 就好像她身邊的一切都那麼的自然而且渾然天成 她早睡早起、喜歡喝咖啡、偶爾會看看演唱會、也會和朋友出國自助旅行 而且很特別的是她們一家人會一起玩同一個線上遊戲,這樣的融洽在別的家庭其實不多見 可見她有個家庭關係不錯的環境,並且過著健康而且規律的生活 她的生活是那麼的平凡,相處起來讓我感覺快樂而且輕鬆 當各懷鬼胎的世人們 忙著想盡辦法拐彎抹角的向自己身邊的人張揚自己的哪裡不幸的時候 她健康又平凡的生活似乎更顯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感覺與她相處的每一個時候 我所有的煩惱都不是那麼的必要了 正向、努力、有著簡單的喜好、也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也許正是這樣的生活態度,讓我對這個未曾見過面的女生感到著迷 其實我一直覺得 要在遊戲中去認識女生對自己來說是一件不切實際的事情 我體重重達一百上下、個性害羞怕生內向 對於人際關係的交際上還有著小小的障礙 然後對於念書也沒興趣,休學又降轉,課業零零落落的 我們的年紀其實只差9個月左右 但雲妹已經大一,我卻還在念高一,自己真的滿鬧的 除了我不愛看動漫以外,我大概就是名副其實的宅男....他媽還是個肥宅 我知道有些人的交際手腕有辦法在網路上認識女生 甚至約會、近而交往,這些我都曉得 但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是我,我也很沮桑自己沒有這樣的交際手腕 所以我就很守份的,一直以來盡可能把她當作普通網友來看待 即便我和雲妹在遊戲上每天都玩在一起 但相處的每一刻始終會清楚的感受到一股距離感 這份距離感無關於居住南北的確切距離 我其實知道這樣的感受它來自什麼 「我很清楚我沒有真正認識她的命」 這不是自暴自棄的喪氣話 是理性分析後千真萬確的事實 經過分析思考過後,我決定別天真了,務實一點 「既然這只是一段沒有未來的朋友關係,那還是早點結束的好」 於是那個當下,決定要開始和雲妹保持距離 有一陣子開始不回也不讀LINE,上線弄完每日要完成的事項後 就下線不再掛網 或者自己去玩分身 看能不能藉此轉移自己對她的注意力 結果而言,這樣自欺欺人的行為,只堅持了不到三天 以結果論而言,我還是失敗了 既然暫時想不到別的辦法,也只好過一天是一天了 認識以後大約到了第三年,約莫2013那年寒假一月份的事 還記得當時正一起練小隻的分身人物 練著聊著,雲妹告訴我,她這個寒假要去燒肉店打工,會比較少上線一點 本來當時覺得沒什麼,萬萬沒想到這將會是一個重要轉折點 還記得那時候她第一天去 大約晚上10點就回來一起打王了 但畢竟這種餐廳工作會收到比較晚一點,接下來開始大都12點左右到家 一天一天過去,有時候因為太累,上線後開完店就直接下線了 本來以為只會是寒假期間的打工 但因為店裡人的慰留,開學後她選擇繼續做下去 課業加上工作的關係 她的日子日漸變的繁忙 上線頻率變少,加上對遊戲的熱情越來越淡 這一天終於還是到來......雲妹不想玩了 難過之於也很無奈「自己從來都不是她的誰,本來就阻止不了什麼」 剛好這個時候雲媽退休了 雲雲帳號換由雲媽接手 從那之後我就帶著雲媽一起玩了 說到雲媽,雖然她不擅長打字,卻是一位可愛的媽媽 我每天帶她打王,教她解任務,她也幾乎把我當自己兒子看待 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對雲妹有這樣的情愫,會不會愧對雲媽,總好像有一點點的罪惡感 但不知道是愛屋及烏又或是這樣的罪惡感的影響,我對雲媽也非常好 一直到今天為止,這三年多來的每一天我還是都會帶著雲媽一起玩遊戲 雲妹不玩之後 剛好我已經高三了 難過之餘,我決定正面面對我心中的情愫 我開始策畫著有什麼事情是我所能做的 我不能忍受對我來說這麼特別的女生就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一來首先是距離問題,我住高雄,她住台北 二來就算解決了距離問題還有體重、個性、學歷等等更多大問題要面對 多年來因為害羞的個性,我根本就沒有交過女朋友 看著螢幕上的那個角色,我知道在另一端有著一個像天使一樣令我心儀的女生 我清楚以自己的條件,就算再怎麼樣努力,大概不可能追到她 「但我更不能忍受什麼都不做的失敗」 我們都聽過很多故事、電影、小說或是網路文章等等的悲劇愛情故事 這些故事大多描述著 在對的時間遇到了錯的人 或是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而這些沒好好把握而錯過的時機,去造就了無緣的戀人 我可以接受失敗,但我無法接受因為沒有好好把握,所造成一輩子的粗心悲劇 在我的故事中,我們甚至連一面都沒見上也沒遇上...這還算是緣分嗎? 我不要讓自己在她的生命中,就這麼樣淡淡的無聲消失 我不要成為她線上遊戲中的那個「曾經熟識的網友」 至少...我想要認識這個女生 我要見到她 我討厭什麼都沒做,卻去抱怨現實多殘酷的人 如果能夠追到她,那當然是最好 但我心裡清楚那太過於理想 於是我抱著更實際一點的想法,那就是「認識她」 至少做個朋友不過份吧,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開始計畫 首先高三畢業後,我要選台北的學校,哪一間都好 然後上台北後我要減肥,變瘦之後再去認識她 起碼我要讓她看到活生生的我 我不要讓她對我的印象只停留在電腦畫面中的一個會動的人物配著一個ID 我想要成為她現實中的朋友 至於能不能追到她,起碼先當成了朋友後再說吧 假如能成為她現實中的朋友 我不會說這樣就夠了 但如果我要為我這樣的心境負責,如果要對自己的情愫給一個交代 我相信只要我做上自己能做的所有事以後 即便最後在失敗、難過的時候,起碼不會有不必要討人厭的遺憾 考完統測之後 秉著這樣的想法 毅然決然地填了一堆台北的糞校,搞的我爸媽也一頭霧水 高雄念得好好的 反正都是糞校 為啥要去台北 不曉得我在幹嘛 我回答:喔...台北人多熱鬧啊...感覺很好玩 我知道回答是滿爛的,但總之還是有成功忽悠過去 成功率約10% 目標對象是一個住在台北,年紀相差9個月聰明可愛的女孩子 遊戲上認識了三年、傳過的訊息無數、沒見過面、只曾經通過一次話 內容是「要打龍了喔」「好」通話6秒鐘就被掛了 就這樣,長年住高雄的21歲小肥宅不計代價的穿著鬆垮垮XL褲子上台北追夢去了...... 至於要到台北上大學要準備什麼? 我完全沒有概念 就我所了解的有限資訊中,只曉得雲雲生活在台北 至於是台北的什麼縣市還有住哪裡,說真的根本也不知道,我也不好去問 就索性隨便挑上了一間位於林口的科大,反正都是在台北差不了多遠 一直以來媽寶小宅男我,只要離開高雄以外的地方,總是爸媽帶出門的 那時候的我甚至不會坐客運、捷運、火車......等等 交通工具中我就只會騎機車和腳踏車 買了兩件牛仔褲和超多件四角褲加襪子,打包好行李,就和家人開車上台北去了 這段經歷不管回想幾次......都覺得自己真他媽帶種 到了台北,下了車,我全身無法控制的興奮著 『我到了雲妹正生活著的同一個城市裡,嗅著一樣的空氣 我所看見的馬路、人行道、來往的路人們,儘管平凡 但這些路,可能她來過,到過,走過 也許我正目睹著她曾經看過的每一片景色 因為這裡正是她生活居住的城市』 不管怎樣,我真的到這裡來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瘋狂 「我竟然真的為了一個網路上素未謀面的女孩子搬到了台北念書」 只要每當我回想起來這個時刻,都會驚訝自己竟然會做到這種程度 或許你們很難理解這樣的心境,但是三年以來我們都是透過網路聯繫的 儘管我們一直沒見過面 但三年多來無數的時刻裡我們以遊戲跟彼此互動,以文字來交換心情 只有在比較後期FB、LINE開始流行的時候才真正有從大頭貼看過她的照片 我們似乎認識,但卻沒見過活生生的對方,這種感覺是很微妙的 這樣的心境就好像我是BIGBANG的忠實粉絲 一直以來都是透過網路或是電視看到他們 有一天,我來到了韓國旅遊 行程之一是來到YG公司的大廳參訪 小道消息得知BIGBANG正在樓上的練習室中練習 即便行程內並沒有規劃 但幹你娘我無論如何都想衝上樓去一探究竟親眼見上自己的偶像一面 大概就像是這樣的心境 來到台北的第三天,我的機車運上來了 其實在本來的規劃中 就有想過在熟悉台北環境以後,想要去她打工的燒肉店去看一看 她常常會在遊戲裡面跟我聊上班的趣事,下班後也會回家打王 因此我知道她上班的地點,也大略知道她上下班的時間 機車到林口的當天晚上 有了交通工具之後,我突然莫名的意識到 我人現在在台北了,有了交通工具,也知道地點 雖然還沒開始減肥,但我從不在網路上放照片的 所以其實她就算看到我,也不會知道我是誰 就像大夢初醒一般,我突然意識到 『只要我想做,我是有機會馬上見到她的!』 燃起了這樣子瘋狂的想法後,讓我的理智和衝動互相拉扯著 「不好吧?」「這樣會不會很像變態阿= =?」 ......... ......... ......幹你娘我不管了啦! 根本不懂台北的路的我,也不曉得哪裡來的靈感 立馬開起GOOGLE地圖,查詢林口到中山北路的路線,打開記事本以文字紀錄 把哪條路要轉彎到哪條路做了一個簡單的紀錄,再貼上dropbox 地圖顯示大約是30~40分中的路程...... 『 幹!衝啦!』 我的瘋狂就好像沒有底限似的無止盡的爆發著 離開電腦出了宿舍後,一付要幹什麼大事一樣,戰戰兢兢的騎上了車衝了下山 台北的路真的和高雄不一樣 林口到台北首先要騎山路下山,夜晚的山路黑漆漆的非常嚇人! 雖然在高雄我也會騎車,但我太宅,幾乎都只騎上下學的那條路段而已 我一度想回頭,但瘋狂的執念驅使著我繼續前進 騎到平面路段之後頭頂上可能是高速公路或是捷運,有好多條的高架道路互相交錯 但我只覺得...「幹你娘台北的天上怎麼也蓋一堆路」 騎在這種陌生的路上,一路上真的緊張到爆,我不敢相信自己會做到這種地步 「雲妹你到底把我帶到了什麼樣的一個地方阿......」 我好痛恨自己偏執的個性,因為不肯放下執念 一路追上來台北受這種活罪,沒事把自己的人生搞的好像連續劇劇情 到了台北市區整個路上又大又寬,開始有點接近我既定印象中的老台北的模樣 旁邊好多時髦的男女,好多捷運出口 我甚至連捷運都不會搭,覺得和周遭的人格格不入 自己就是一個胖胖的宅鄉巴佬 愚蠢的對周遭的台北景物感到新鮮,好討厭的感覺 也許對雲妹、對其他台北人來說這一切的乾淨繁華,是那麼的自然,而且不足為奇的 而我的內心卻不甘心的被深深震撼著,我真她媽為自己的見識淺薄感到既沮喪又不爽 騎過了民權西路要轉進中山北路,「中山北路」四個大字讓我有這麼一瞬間傻住了 無法置信我真的來到了雲妹的大學還有打工地點所在的這條路上 騎進中山北路,隨著目的地接近,我的心跳一面加快 我知道我講了很多次了,但我還是對自己的瘋狂感到不可置信 來到了燒肉店門口,鐵門已經關了,我望著招牌、望著這個景色 雖然我都曾用GOOGLE地圖的街景功能看過 我不曉得要怎麼形容我此時心中的感受 見到了實景,我被震撼的傻傻望了半天 燒肉店旁的柱子上貼著應徵工讀生的廣告 我用手機把它拍下來,這時候燃起了一個念頭 「雲妹沒見過我的長相,也許我不用等網聚,來這邊一起打工能更直接的認識她!」 但是只要稍微仔細想過就知道,這個瘋狂的點子終究還是不可行 首先,她還是知道我的本名,而且將來還是會見到面 既然終究都會被她認出的 我才不要以這樣胖胖邋遢的姿態做為她的第一印象,打死都不行 所以還是要按照原定計畫--先趕快減肥再說吧 先減到我認為OK的體態,再看看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跟他接觸,之後也才會有發展的空間 畢竟還是很想見到她本人一面 從這天起,為了要見她一面,幾乎有一個月的時間 我每天大約9點開始都從林口騎40分鐘的車程到她打工的那間燒肉店觀望 雖然她應該不知道我的長相,但多少還是會怕自己被看到 所以每次我都會待在燒肉店旁的超商柱子後面 站在那望上幾個小時,有時會刻意經過,順便瞧瞧她們都賣哪些菜色 希望能在她下班看到她本人的樣子 雲媽當時還覺得很奇怪怎麼我常常在線上,人掛著不知道跑去哪了 每天騎車過去站在她們店旁繞阿繞的,總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壞事一樣 有時候會忍不住哀怨的認為「自己幹嘛不去喜歡一般的女生,偏偏要去愛上一個網路上的 一南一北幾乎在台灣的兩端,這其中耗費的成本姑且不談,還搞得自己這麼累 又偷偷摸摸的像個壞人似的,明明知道可能性近乎為零,我到底在瞎忙什麼?」 也許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個性吧 心裡雖是這麼想,三不五時還是無奈的準時報到燒肉店遠望 奇怪的是,我連續去了他們店外兩週左右 都沒有在她們下班時間遇到一個感覺像是她的人 有可能是因為我只看過她的幾張大頭貼 所以就算見到了本人,一時半刻間我沒辦法認出來 另一種可能就是或許剛好這兩週她沒排班,或者班不多,因此我去的時間都沒搭上 但很快的,就發生了一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 在雙十國慶連假期間,也就是我才剛上大一開學還不滿一個月的時候 這天是她生日,我點近她的FB稍微亂看一下 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也隨便點到一位她們店裡的男生的臉書看了一下 有一篇令我感覺不太對勁的貼文 內容是「與最愛的人」 圖片是一張燭光晚餐的餐點照 底下的留言幾乎都是恭喜脫離單身等等的 而發文的日期不約而同的正是雲妹的生日,我心裡開始有些不好的預感 那幾天我還是持續的每天都會去她們店旁繞繞看看 這一天,我依然是騎到了中山北路,依然是等待到午夜 店已經差不多收完了,有幾個人陸續走了出來 其中有一位女生,她出來後低頭用著手機 雖然我沒認出她是誰 但她一舉一動之間所散發的肢體語言稍微吸引了我的目光 接著走出了個男的,他我倒認得了,他就是臉書發燭光晚餐文的那位 她們二人離開了燒肉店往中山捷運入口走去, 我越看越覺不對勁「會不會就是雲妹!」我全身顫抖著...... 「不會吧」「幹」「怎麼可能」「我操」 諸如此類的字詞在我的腦海中不斷浮現 我不能就這樣追上去,太明顯! 快速的牽上車,鑰匙一扭便騎車追了上去,經過了她們,我回頭瞄一眼! 「還是沒辦法確認到底是不是雲妹」 騎超越了他們之後我停好車,回頭步行再刻意擦身經過,再瞄一眼! 「不行!我還是沒辦法確認女生是誰」 這輩子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愛運動的人 通常體育課我總是在旁邊玩手機 就算要測1600公尺,我也都會很無賴的用走的走上十幾分鐘 他們走的方向八九不離十是要到捷運站出入口 擦身經過後我直接走入巷子就開始跑! 現在回頭想起來,這大概真的是我這輩子跑的最快的一次! 進入巷子我使勁衝到了底,彎向捷運出口的那個方向我再衝 跑著繞出巷口後,我全身是汗的走向捷運出口 「我可能將會永遠記得這一天」我心想 記得我當天穿著的那件外套,也記得中山捷運3號出口的樣子 這天剛入冬,雖然大概只跑不到一個紅綠燈的長度距離 我已經跑得外套內一身冷汗,喘到不行 往地下捷運的通道口頂是一片壓克力或是玻璃帷幕,總之是透明的 我跑到了捷運入口的背面方向 透過玻璃帷幕我可以看到入口那邊的情景 剛好他們有說有笑的也走到了捷運入口.....然而這一幕我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他們駐足停留在捷運入口前 送女生下捷運站之前,男生親了她一下,然後回頭往燒肉店的方向走回去了 透過玻璃帷幕我也可以看到女生正面的模樣 我幾乎確定了她的身份......「她就是雲妹」 他們道別過後,我跟著雲妹走下了捷運站,我的心情複雜到不行, 內心好像放著悲痛卻震撼的背景配樂,跟在她的後面走著,她並不曉得我是誰 一時半刻之間,我沒辦法相信有如電影劇情一般的情節,幾秒鐘前竟然就在我面前上演 此刻的我沒有鏡子,如果能看見自己的樣子,臉色一定是難看到炸 也許一旁不曉得這個故事始末的人眼裡 此時的情景只是一個普通的漂亮女生被胖胖的癡漢尾隨吧 我的腦袋裡一片空白的跟著前面這個女生走著 我們的距離只有幾步之遙,我如行屍一般,她拿出悠遊卡,我也拿出卡片嗶進站 她下了樓梯,我也踩著她走過的階梯跟著走了下來 她搭上捷運離開後,我沒再跟進去,而是傻愣在月台前好一陣子 此時的每個風吹草動都重重的撼動著我的內心 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就是「雲妹」,她就是雲雲這個角色的使用者 三年多以來在我電腦另一頭互動的那個人,我終於真的見到了她 但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可置信....... 離開了捷運站,騎車回家的路上我沒有哭 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上我像瘋子一樣的大聲鬼叫著 才來台北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已經不曉得我來台北到底要幹嘛了 抱著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來到了這裡,這時候似乎一切事情都失去了意義 我並沒有天真到去期望一切會有相對等的回報 而是感受著單純且紮實的難過 這天晚上我沒有失眠,回到家後我腦中一片空白的睡著了 我好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 有好一陣子,好多好多的不甘心侵蝕著我內心中每一處 我也好想就像雲妹的同事或是同學們一樣是透過日常的生活自然的去認識到她 我好生氣為甚麼我竟只是雲妹的「網友」,那還不如從來沒有認識過 沒能「以相同的起跑點去爭取」這一點讓我一度非常的沮喪失落 振作後我繼續思索著各種可能性 既然我人已經來到台北了,我必須,也不得不逼自己振作 雲妹有了男朋友已成事實,而我大學要在台北念也成事實,已經沒有放棄這條退路了 就我對她的認識,這是她第一個交的男朋友 『只能期待他們有一天不會在一起』 我不曉得自己這樣子的期待,能不能符合這個社會所認知的道德價值觀 但你他媽我才不在乎,起碼對我來說,這還算是一個正向思考 目前的情況只能說是本來就很低的成功機率,又在更糟一點 變成微乎其微而已 只好開始減肥先吧! 從那之後我不再去燒肉店了 我開始執行減肥,我的目標是70左右 那時候的我身高約170體重100 我知道三餐之中,有些要減重的人會挑晚餐一餐省略不吃 不過我人已經在台北,雲媽她們的網聚有時候會約我 為避免見面,我是可以先婉拒個幾次 但是如果一直婉拒不出席也不是辦法,這不是長久之計 因此減肥我一定要找更極端更有效一點的方式 因為我還必須得跟時間競爭,我可以不計代價 我知道極端節食一定會有代價,那就是「恢復飲食之後,絕對復胖」 但我顧不了這麼多,為了在見雲妹的時候可以煥然一新,當下已經下定決心 「那了不起這輩子就永遠只吃一餐!」 開始的前一天晚上,我滿心悲情的跑去跟麥當勞打了個分手砲 隔天開始,我每天買兩份的早餐量 就只吃早餐這一餐,午、晚二餐不吃 然後徹底戒掉飲料 以前的我飲料一定照三餐喝,在那一年之中通通戒掉不喝 那時候宿舍沒有飲水機,我每個禮拜都會去小北買一整箱水 通常一個禮拜就會把水喝掉一箱 澱粉類也開始忌口,飯麵少吃,同時再搭配運動 當時我所能做的運動就只有跑步而已 到了家中附近的體育操場,我和旁邊長期運動習慣的人相較之下超突兀 因為一直以來,自己對穿著其實都瞞不在乎的,所以穿著布鞋、牛仔褲就去跑了 雖然很蠢,但就開始跑,跑到喘了累了,我也不願停下來 也沒去算跑了幾圈、跑了多久,就是一直跑 當天晚上稀蓋痠痛到一個炸裂,小腿也是一個很痛炸的一個狀態 痛楚幾乎持續了一個禮拜才慢慢減輕 極端的節食在加上運動,雙管齊下的效果非常明顯 我幾乎在三個月內瘦到85公斤左右,瘦了15公斤外觀也有了明顯的改變 大約在第一年之間體重就已經落在81.82左右了 當時回高雄和高中同學出門,他們全部都傻眼問我[肚子勒?] 我沒告訴他們原因,包含父母,我也沒告訴任何人我為何來台北、為何減肥 也許在潛意識中,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 「若到處張揚自己這樣的故事,會使我的初衷變的廉價吧」 因此這個故事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任何人知道 其實來台北後,雲媽一直都有試著要找我出來吃飯,起初我都婉拒掉了 大約在大一開學過了兩個月左右,也就是11月的時候,其實這時候已經瘦了十多公斤了 雲媽一直以來對我非常好,如果我老是拒絕也會很不好意思 再加上只有雲媽約我吃飯,那天雲妹沒有來 於是我還是答應和雲媽見面了,當天晚上雲媽在中和一間陶板屋請我吃飯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雲媽 見到了喜歡的女生的媽媽,其實也是相當微妙的感覺 比起網路上不擅長打字的雲媽,現實生活中非常的熱情,雖然年紀很大了 但是很多看法卻很開明,也難怪會和孩子一起玩線上遊戲 從那之後我和雲媽還有遊戲裡開店的那些網友偶爾都會出來網聚 我不知道為甚麼,但反正網聚雲妹就不會來 心想既然臃腫的體態不會被看到,從那次後我也都放心的開始赴約去了 隔年一月的時候傻眼的事情發生了 那天一樣是一群網友要去逛寵物展,本來以為只有雲媽會來 來了兩個人,我真的傻爆眼.......「雲妹」竟然也來了 ......「我還沒減完肥耶!幹!」 這時候的我體重應該還在85上下 雖然其實已經比最胖的100公斤時候瘦很多了 但是即便85公斤依然還是臃腫的,我不認為這樣的體態已經可以見雲妹了 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 我們第一次正式的見到面了 也意味著我不能再偷偷去燒肉店了,會被認出來的 當天主要還是雲媽會一直跟我聊天,聊遊戲、聊雲妹的學校、她的打工等等 跟雲妹的互動倒是比較少一點 一起出遊了一天,這天,我依然是騎著車回家,我依然沒哭 回家路上我依然邊騎車邊鬼叫 我知道我今天表現的彆扭極了 幹!我超不爽,雲妹會來完全是個意外, 我覺得我真的糗斃了,天阿!嘔死了= = 認識雲妹之後我覺得自己與她之間,總有著無法言喻的距離感 她外表光鮮、機伶、交友廣闊又獨立聰明而且家庭關係和諧 而我體型肥胖、遲鈍、交友狹隘內向又怕生,課業還七零八落的 一北一南,似乎是上天注定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與她相反的 我唯一的優點大概只剩下個性執著這點吧,又或者這其實根本就是偏執我也不曉得 或許就是雲妹太過於耀眼,相較下我卻顯得過於黯淡,所導致的不甘示弱 自從喜歡上雲妹後開始,我反骨的個性開始強逼自己,改變了很多我以前不在意的地方 以前我從來不在意我的課業、外表如何,而且內向怕生,不敢與外人接觸,所以成了宅男 可是即便是宅男們也會有自己的宅男圈子、宅男朋友 因為我也不愛看動漫,甚至連遊戲都永遠只有玩那一款,根本連宅男圈都進不了 我完完全全就是單純的就是因為不擅交際導致朋友不多 而認識雲妹之後才開始正視自己的穿著、體態、並訓練自己的口條還有外在 也許有些人會固執的認為改變外表是膚淺的表現 但事實上這其實是「注重自身人際關係的最基本的一種體現」 以前的我很胖,於是我開始減肥 以前的我很害羞,於是我開始獨立學會搭所有的交通工具,並嘗試與人群互動 以前的我字很醜,於是我開始練字,我走進文具店裡買小學用的練字簿開始寫阿寫 以前我不擅說話,我開始強迫自己試著學會閒聊 來台北後,我不斷的嘗試著做所有以前不會做的任何事,有舉不完的例子 好多好多的第一次與嘗試,都是來台北後才開始的 大一上學期結束後,減肥計畫持續在進行,而這時候我又有了新的想法--轉學 一開始會來林口這間私立科大是因為不曉得雲妹雲媽她們到底住哪 所以隨便挑一間台北的科大來念 這個時間點剛好雲妹她也大學畢業要念研究所了 一如往常她就像個上天眷顧的孩子,她很厲害的錄取了北科 也許就是這麼一個契機,使我有這樣的念頭 「就算再怎麼樣比她差,至少也盡可能的努力不要差她太多」 反正就算沒考上好的大學,至少也可以換一間離雲妹家近的,我是這樣想啦 打定主意後,大一的寒假期間我開始到南陽街找補習班上課 報名上課的過程根本大大的挑戰著我的膽量 週遭都是一些積極有為的好學生們,他們的目標都是一些很厲害的學校 討論著一堆我根本看不懂是殺小符號的數學、高深的國文、英文、化學等等 相較之下,我每一科的基礎幾乎都在國中程度,卻踏入這種拼前端大學、研究所的補習班 其實說穿了我根本就是為愛而來,很格格不入,感覺超像來亂的 我還是硬是鼓起勇氣問了報名的方式、要上哪些課、包含要怎麼考轉學考等等... 諸如此類一些很瑣碎的問題,我這些一籮筐完全零基礎沒概念的提問 感覺補習班業務的白眼都要翻到後腦杓去了...哈哈 至於學校我大多是報私立中好的大學、科大 當然私心上我也報報看雲妹的北科、大同,看能不能僥倖考上 大一下學期的時間我這半年來一面持續減肥一面開始補習 但說真的補習上課內容完全都聽不懂 即使這樣每一天我都還是搭捷運到台北車站,很努力的撐著不睡著 每堂課也硬是做了自己都看不懂的筆記,盡自己所能的去理解這些學科 但以結果論而言,現實生活果然不像電影那樣 我並沒有因為努力,就考上好的大學 我學業脫節過久,即使再努力認真,也已經完全銜接不上 既然連好的私立科大都考不上 只好退而求其次在新店安坑那裡選了一間跟原本差沒多少的科大 至少離雲妹家近,也許或多或少可以有助於認識雲妹 學校定案後,大二開始我有稍微恢復一點飲食 早餐之外開始恢復了午餐進食,剩晚餐不吃 雖然恢復了午餐,但還是會盡量避免飯麵之類的澱粉食物 也開始去了健身房 要報名健身房的過程就跟去報名補習的時候一樣難為情 鼓起勇氣一腳踏入報名後 那一年的日子就是每天胸、背、腿三個部位輪流重訓 然後外加飛輪、跑步交替有氧1小時 大二這一年期間體重都在80上下再跑,幾乎沒有太大變化 雖然也沒有復胖,但也沒有變瘦 原因我覺得可能是第一年極端節食後的副作用和運動結果兩相抵銷所致 教練是說「體重沒變,體態有變」啦 我是沒看出來,半信半疑就是了 但其實這個時候80公斤的體態已經快要到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了 穿上衣服跟一般人差不了太多 但我認為不管什麼事情做半調子很糟糕,要做就做到位 所以還是繼續減了下去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半持續到今年一月(2016),我大三下了 上大學為止兩年多的時間,內向的個性導致我還是沒約她出來吃過飯 雖然雲媽邀我去她們家時,有簡單跟雲妹見過幾次面,但是大多還是跟雲媽聊天比較多 說白一點根本就是毫無進展,根本連認識都還稱不上,更遑論要做成朋友 隨著距離畢業的時間一點一點的逼近,我開始著急了 「我可不要上了大學四年都沒進展,也該要做些什麼來突破這個瓶頸才對」 這時候我已經減的差不多了,看起來沒那麼臃腫 加上我也醞釀了非常久的一段時間,考慮了很多的可能性 似乎已經沒招了,無論如何也該衝一波了 我鼓起勇氣應徵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燒肉店 沒錯,就是雲妹打工的那家燒肉品牌 由於可能是雲妹念北科研究所的上課地點關係 她大學畢業後已經不在中山店,而是調去忠孝東路的分店了 而我應徵的也不是這兩間店鋪的其中一間,而是在復興北路的另一間復興分店 最主要原因是我不曉得她和她男朋友的現況 如果還在一起的話,甚至假如還在同一家店做 那一山不容二虎的狀況下,我過去應徵一定會非常尷尬 二來 假如我要去她們店,當然一定得先跟她打過招呼再去才對,這是基本禮儀 問題就在於我不曉得她對此會是如何反應 當然,她也許會歡迎我去她們店裡做 但如果反過來呢?如果她不歡迎呢? 是拒絕、或是勉為其難的接受我去 無論是這兩種結果的其中哪一個我都不願發生 除了這兩個因素之外 其實以前跟雲妹在遊戲中聊天的時候 已經知道他們店鋪之間會互相支援,而且還有春酒這件事 即便不在同一間店鋪,應該還是能夠有機會見的到面的 因此深思熟慮後,我決定不去她們店鋪 研究好一陣子,我挑了一間捷運路線、營業方式還有時段最接近的一間分店 感覺他們可能是姊妹店,假如店鋪間要互相支援的話,機會應該也會是最大的 起初一開始以為自己的頭腦應該不算差的 而且餐廳工作是學生之間,算很普遍的打工選擇,應該難不倒我 沒想到剛進去的時候我簡直嚇壞了 這間店的生意很好,步調也很快 初次工作的我,速度完全跟不上 記錯桌號、送錯餐、打破盤、帶錯位都還是家常便飯 我還曾經把客人正在吃的食物收掉 換網子後要塗的油塗成刷蔬菜用的醬油 幾乎每天都出包,天天被罵 然後因為一直以來我不擅長與人講話的關係 我講話常常詞窮、打結 也許是在潛意識中,知道自己會緊張,會急著想要結束整個講話的過程 一開始點餐上餐的介紹話術都會不自覺的講的太快 客人常常都會聽不懂我在說什麼,讓我感到非常挫折 有的時候私底下會偷偷難過 並不是因為哪裡受了委屈,而是覺得自己好廢 這份工作雲妹已經做了三年了 她能做上這麼長一段時間,就表示她肯定做的相當適應 況且儘管這間店再怎麼樣忙,終究還是一份學生打工很普遍會選擇的餐廳工作 這樣平凡不過的工作,自己竟然都做不好,除了挫折還是挫折 認笨之後我只能再更努力,多排班,多觀察大家在幹麻 每一次上餐都調整自己講話的話術還有方式 為了多排班我也放棄健身房了,改成看中醫減肥在加上飲食控制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調整,還有改變做事的方式 大約做了三個月左右才開始真正上了軌道,漸漸跟上其他人的工作步調 在打工後一個月左右的時候,這時公司剛好春酒 果不其然見到了她,能夠以名正言順的名義見她 也許在某種層面的意義上 我已經不再只是他的網友而已了,我真的很開心 她也來向我打了招呼,然後我居然又在那邊犯害羞,幹他媽的 不過回到家後我藉著春酒的話題跟他聊一下LINE 得知一件事「他研究所畢業後要離職了」 而這個時候距離她畢業只剩下三個月 這倒是讓我開始急了起來 殺來燒肉店打工--這已經是我無計可施中的最後一招了 來到這裡工作之後,我才發現支援別間店的機會其實並不多 更何況自己店裡本身就缺人了,沒辦法奢求倚賴支援的機會去認識她 即便偶爾能支援個一天兩天班,我大概也沒這種本事馬上跟她混熟 這怎麼辦?我都還沒來的及認識她呢! 其實這時候不管她有沒有男朋友跟她在同一間店,我也顧不得了 我一定要想辦法調去忠孝店,不然就再也沒有機會認識她了 既然要調店,勢必要有一個理由 雖然忠孝店確實離家比較近,但我不想用這種避重就輕的理由去要求調店 我覺得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誠意問題,更不用說是這家店帶著我成長的 深思熟慮之後,看來別無他法 只能把我所有的故事給全盤托出,看能不能用誠意去感染其他人同意了 於是四月中的時候,我挑了一天,下班收尾後把店內的同事召集過來 不擅言詞的我吞吞吐吐的道出了事情的始末 我一邊說著還不小心哭了 內心覺得『我終於把這個故事給說了出來』 這些年來我都是一個人默默的去經歷這些事、一個人默默去改變、默默去想辦法 我從來都不敢告訴其他人自己的故事,我怕被嘲笑、被誤會 在我的印象中,高中的老師舉過「在網路交友被網友糾纏」諸如此類的社會案例 去要我們在網路上謹慎交友,要我們小心網路 我會不會其實正是某種程度社會道德標準上的壞人?而自己正幹著壞事卻不自知 我怕自己會不會其實根本就是一個偏執的瘋狂仰慕者 我很難去想像世人會對我的故事抱有什麼樣的看法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不敢告訴別人這些故事,一直自己默默的承受著 這些人都是我來台北三年以來第一個知道我來的原因的人 不過還好,他們聽完我的故事的反應有讓我鬆了一口氣 他們很支持我,甚至教我要怎麼樣跟女生應對聊天 店裡有個老T也可愛,嫌我頭髮醜,還推薦我理髮師陪我去剪頭髮 同時也從店內夥伴的消息得知:雲妹跟她男朋友早已經分手一段時間了 但是因為自己店缺人的關係,暫時沒辦法同意我調店 不過可以讓我過去忠孝店支援,叫我一定要把她追到手 從應徵近燒肉店一直到現在為止,已經過了五六個月 在這幾個月之間我努力的和客人們、和同事們,學習著怎麼樣讓說話更流暢一些 在這期間看中醫再加上飲食控制也又瘦了十多公斤 基本上身高170公分來說67公斤其實體態已經差不多到位了 有的時候看著自己曾經穿過那麼大的褲子 「如果我有著開朗大方的個性,也許我們在網路上認識一陣子之後約出來吃個飯 見過幾次面後對方喜不喜歡大概也就一翻兩瞪眼了,也許根本不必要兜這麼大一圈」 第一次踏進忠孝店的時候,心中有無止盡的感慨讓我無法言喻 後來復興店人手足夠之後也讓我調店過去了 費盡了千辛萬苦,我終於改變到自己認為可以接受的狀態 也如願來到雲妹工作的地方,成為了她的同事 經過幾次上班的相處後 可能還是因為過去是網友關係的緣故,相處起來比較尷尬 我們之間的互動還有對話總是不多 我本來以為能來的及在她找到正職工作並離職前 會有時間可以化解尷尬去真正的認識她 但沒想到的是有限的時間已經用盡了 我調來忠孝店後才第二個禮拜,雲妹已經找到正職工作,也離職燒肉店了 就誠如我一開始所說的,她總是很有距離感 很戲劇化的,她所找到的新工作將會要離開台灣外派到上海去 以後可能偶爾才會回來台灣 我有思考過有沒有追到上海去的可能性 三年多前,那時候的我對一切充滿了未知 為了不放棄任何一絲可能性我上了台北 我從來都沒天真到以為這輩子非她不可 只是希望在接近她的過程中,不要有任何一絲的可能性被忽略掉 如今雖然我們還稱不算是現實朋友,但也見過面了,甚至一起上過幾次班 假如可能性為零,硬是要追去上海並沒有意義 我不能只是一昧自顧自的瘋狂,還得顧慮到會不會讓人家造成困擾 距離並不是我放棄的主因,我並不在乎會付出多少代價 但這一次,深思熟慮過後覺得可能真的該是時候放手了 十一年前我開始玩了這個遊戲 六年前我認識了雲雲 三年前我到了台北 為了讓自己在最後的時候不要有任何一點不該有的遺憾在 能做的、該做的、不該做的,我全做了 我的執著已經盡可能的把握住每一個我所能做的決定 並沒有讓這成為一個因為粗心而失敗的故事 從前的我,對所有事情都瞞不在乎而且消極 高中時醫生認為我需要拔智齒,否則長出來會打亂牙齒 我怕痛,總覺得真的影響到了再說 正視自己的問題之後,我發現我下顎稍微厚道 不僅拔了智齒,還鼓起勇氣做了正顎手術住了院三天 手術後一直到現在都還在持續矯正 對於愛的偏執,讓當年那個肥宅成為了一個可以融入這個社會的獨立個體 來台北為止的三年期間 我減重33公斤、開始上班後訓練了口條、也認識了一群朋友 也許這一路走來 在我的內心裡自始至終都還是一個害羞不擅和女孩子交談的小朋友 在我補了習以後,卻沒考上國立大學 也沒有變成把妹高手、擁有迷人的魅力 改變了所有,並終於出現了在喜歡的女生面前以後 卻還是沒辦法真正的認識她,和她成為朋友 「這一切的情節都那麼的刻骨銘心,那麼的類似電影劇情 然而現實生活並不見得會因為你努力了,就給你電影結局般的Happy Ending」 整個過程中 可能最核心的問題,就在於我沒有一個開朗的個性 能用比較大方得體的方式去簡化整個追求過程 也許我太笨、遲鈍且又小小的偏執 但是我還是相信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意義在的 如果沒有認識雲妹 這時候的我可能還正待在高雄家裡打著遊戲當我的小肥宅 為了接近她,我對所有事情的態度變的在乎、重視、並且獨立 不在是當年那個害羞怕生的小肥宅了 這個故事雖然沒有我想要的那種結局 但雲妹在無形之中真的深深的影響了我的一生 也許在未來我會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也說不定 有時候內心會感慨 「這個世界上,大概不會再有另一個人有辦法為雲妹做到這種程度了」 但至少在最後結束之前 我終於能以比較好的狀態出現了在她面前 伴隨著淡淡的不甘心,但也算是了結一樁心事了 至少,在她的人生之中,我不再是冷冰冰螢幕後那端的一個虛擬角色 她會記得曾經有一個未曾相識的人 排除萬難的來到過她的面前 是那麼樣的喜歡著她,不害怕任何困難
愛心
65
.回應 9
共 9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