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跟我弟也曾說過如果另一半不能接受他們的姊姊是同志,那他們沒辦法與那個人一起生活。 我很感動我有兩個這麼愛護我的兄弟姊妹,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