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說的求同存異、他們就是跟我們不一樣,其實就是充滿著歧視。而且您舉的例子,和我們現在討論的同婚追求平等的議題,事實上是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的。 所以說何必虛偽地說沒有歧視,而不明明白白的說就是覺得同志是異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