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前女友交往兩年多,一開始兩人還是學生的時候,說有多甜蜜有多甜蜜,羨煞眾人,當時認真的以未來結婚為前提,慢慢規劃未來的樣子。

然而自從妳北上念書後一切都變了,遠距離的戀愛支持不了幾個月,輕易的崩潰了。妳哭著對我說是否可以暫時分手,等妳回南部再在一起?我心軟、我心疼,於是我答應了妳⋯
中間斷斷續續的聯絡,試著不要讓兩年多的感情就這樣被時間消化。
但是北部的生活太過多彩,妳玩心大增,跑趴、聚餐、xxx團
--逐漸的我不再需要,也就不再重要--

每當妳找我時就是被教授釘、被爸媽罵花很多錢、說妳要買什麼、說妳未來想要出國工作,當妳不知道怎麼做的時候都希望我能幫妳,
--可以享受交往時的服務又不用被交往綁住,真的是不簡單--

然而這種生活我還天真的想等妳離開北部,重新開始。
多虧了妳找我去旅遊,我才下定決心,一刀兩斷。
去旅遊不多不少4萬多,對我而言花錢事小,開心地玩才是重要。妳絕對不是不好的旅遊夥伴
但是整趟旅程下來有超過2/3的時間妳的眼睛都在滑手機、滑ig、跟朋友聊天?excuse me!?把我當空氣嗎?還是我只是一個仿生自動腳架?整趟旅程下來妳認真對我笑的時候竟然是我帶著反光太陽眼鏡,而妳當鏡子在照的時候⋯
--頓時突然覺得可悲還不能夠形容我--

妳玩笑的一句把你訓練成超強工具人,之後你就可以當別人的工具人了,現在回想我沒翻臉真的是對妳仁至義盡了

文末,
妳說不給我希望是在保護我,希望我可以自由選擇,不再癡癡的等,但妳不知道妳的每次聯絡都是在傷害我,沒有人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
--我想我不需要妳的保護了--



我希望過了幾年我能夠聽到妳過的不好,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