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那年,我決定先去當兵再來讀研究所
妳很挺我,覺得我有想法知道我要做什麼

去年入伍,新訓花蓮整天打給妳,確認在台北的妳依然過得很好,依然是我的女友。
去年結訓,我在花蓮妳跑來找我一起在花蓮玩了三天
我很開心,看著在車上睡著的妳想給妳個好的未來
《只為了讓妳有個不再是妳童年那個妳討厭的家庭。》

今年一月,妳說了不喜歡我,累了
為了只是那個我想給妳,妳卻害怕成為的家庭
而這個害怕,來自妳的不喜歡。
最後給我的一句話是:
《只有單方面的喜歡會變成妳不喜歡的那個家庭。》

交往四年,遇過風雨我們都很努力的挺過去
分手一個月,妳就與那個妳覺得可以給你好的家庭的人交往。
寫給妳最後一封信,成了回憶,投石入井
《沒有回應就是最好的回應》

兵變,我也不知道會發生在我身上
如今分手三個月,每個從我人生經過的女孩
《都是那個沒辦法擺脫妳樣子的過客》

每個女孩,都最後都把我當陌生人
《因為我都把妳的樣子往他們身上套》

陌生人,妳還好嗎?

共 1 則回應

0
如果你沒當兵
你也看不清一個人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