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三篇記錄跟妳有關的人生,

第一篇在最壞的時光遇上最好的妳,
第二篇8,553,600,
第三篇Mon chéris,

相距2901.467公里的倆人,
Mon chéris,
我們的生活就像兩個彼此觸碰不到實體的靈魂,
見過妳的次數大概只比中發票的機率還要高一點,
每次看妳的照片都會發現原來比當初與妳相遇時又更美了一些啊。

如果時間是帶走一個人青春的兇手,
那我想兇手也留了半成熟的美給妳,
如果時間是帶走倆人熱情的兇手,
那我想我能為妳留下什麼?
如果時間是消耗感情熱度的兇手,
那該怎麼抓著兇手不失溫?
如果時間是最後倆人走到最終的盡頭,
那我能怎麼拖延走進最終的結果?

我們用日期記錄時間,
時間用經驗記錄過程,
過程用記憶記錄回憶,
回憶用感情記錄深刻,
深刻用動容記錄人生,
人生用緬懷記錄過去,
過去用熟悉記錄害怕,
害怕用恐懼記錄失敗,
失敗用面對記錄成熟,
成熟用一生記錄全部。

Mon chéris,
面對人生的起起伏伏,
看不見的未來像是未拆的驚喜,
每一天的過招都有不同的變化,
倆人各自握著線的兩端,
一手一纏的縮短線的長度向對方靠近,
收的過多容易有壓迫感,
收的過少容易有疏忽感,
收的用力容易讓線扯斷,
收的小力容易失去彈性。
收的剛好才是倆人相處的目的。

Mon chéris,
願妳一切順心,
這陣子辛苦妳了,
無聲無息的鼓勵,
就當作是我佇立的靈魂在妳身旁伴著,
繼續生活的每天。

繼續記錄關於你們,
關於他們,
關於我們,
關於,
倆人。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