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閃,是從很小就認識的人,近乎是幼稚園的程度。

剛開始就像是兩小無猜,甚至約定永遠都會再一起。

但有一天他很突然的消失了,據說是搬走,可是他並沒有跟我說過。

彷彿他就這般消失一樣無消無息,突然到了讓我不知所措。



當我倆好不容易因為緣分重逢,那已經是國中的事。

我很高興他記得我,並從他那兒得知因為家裡出了問題,不得不隨家裡一起緊急搬家。

但我這些都不想管。

我只知道我很想他,也懷念與他一起玩的時光。

明明隔了那麼多年,我與前閃卻彷彿從未分開過一樣,興趣相仿、個性也相仿,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契合。

但是他忙,實際上他比我還大,必須半工半讀那樣維持生活。

而有一天他又得丟下我了,為了休學養家。

可是我這也不怪他,因為我知道他忙,他有他的困難。

我說我會等他,可這一等——他卻又再一次消失了。


如果一對情侶,能像這樣失去連絡的分開兩次還重逢,那是不是天註定就該在一起呢?

最後一次,是在我高二。

而他家總算處理掉經濟上的困境,確保能夠安定的定居下來,神情比起以前所見開朗不少,神清氣爽許多。

他告訴我,有時候這種近乎得跟著家中一起跑路的生活很苦,什麼都得幫著幹,各種粗工都是,尤其是他那種還沒到法定年齡的人要是被抓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失去連絡兩次都還能重逢,而且是在我為了學校而住在不同地區還能見到面。

這種機遇到底該說是不是注定?

當下的我信了這是種注定,也相信他會是能陪自己到最後的人。


但我——好像太天真了。

在受過傷前的女孩都只是小孩子,只有受傷的次數越多,才會學到更多教訓而成長。

成長伴隨著幻滅。


或許是因為他見識得比我多,又或者我就是如此盲目地只注視著他而沒能讓自己成長。

第三次的開始交往,維持了三年近四年。

第三次被丟下,不再是因為無可奈何的原因。

而是他有了新對象。

我對此茫然且近乎絕望,因為在我的世界裡能推心置腹的人甚少,他則正是支撐我的世界的那根支柱。

更別說他的離開甚至是選擇讓別人傳話,告知我一句他不愛了。

說是,我不再是最初的我。

說是,他累了不想再愛了。

而傳話的人,與正是我推心置腹的人之一。

我真搞不懂為什麼當下自己無法哭鬧呢。


那是一種活像是心臟與肺葉都被人緊緊抓著一樣的感受,無法吸進空氣,只能感受到缺氧的痛苦。

這是我的溫柔嗎?那時我只能顫抖著聲音,回答說如果這是他的選擇,我會尊重他。

最後我到底是怎麼撐回寢室的?

在碰巧斷電的那個夜裡,我為此而痛哭到只要一個呼吸都能讓喉間感到劇痛的程度。

在一片漆黑中,被擱在桌上的手機驀地亮起,可螢幕上不是任何人的訊息,而是有些網頁特有的——生日祝賀。

是啊,生日快樂呢。

這可真是個……大禮呢。



我花了很多、很多時間試圖振作,有了新的支柱,並隨著新的那個人引導學會自己前進。

那個人只告訴我,他沒空給予我寵愛來療傷,但他能為我打破我的絕望來指引方向。

他說,這片荊棘是妳自己的難關,可未來就在那,妳想被回憶繼續綑綁在原地?或者踏出這片荊棘與我並肩而行?

早就沒資格座高塔的公主了。

因為我的塔已經毀了。

從童年開始一點一滴建築起的愛戀並對未來幻想,回憶中的美好與痛苦,全都化做一塊塊象牙般的白色磚塊搭建成塔,那是、我親手搭建的塔。

然而塔崩壞了,失去塔的我只能不得不面對底下那片荊棘。

那些荊棘詮釋我對前閃的情感所培育出來,每一根刺所刺出的傷,都會讓我瘋狂陷入過往的那些回憶與情感。

我很討厭自己,因為對我而言他近乎全世界,可當我一意識到他丟下,荊棘便更加張牙舞爪地朝自己擁簇。

時至如今我雖然斬盡那些荊棘,卻總覺得時不時仍有一些刺傷讓自己又反覆想起。

不再會痛到流淚了,也不再痛到窒息。

只是悶悶的,像一片陰鬱的雲圍住自己。

或許我還差一點才能真正擺脫掉這種情緒,差一點,還是差那麼點。

這痕跡太深,即使再怎麼淡化,它仍舊在那。

共 2 則回應

0
戀愛不是人生的全部
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有預兆的
只是人們常常逃避現實自以為體貼的找藉口
希望你的傷趕快癒合 遇到真的對的人。
0
B1 有時候,我覺得還能當個小女孩時,最容易就是以為牽著那個人的手,親吻過他的臉頰,那兩人就能永遠再一起。

可是、很明顯的,只有單方面這樣果然是不行的呢。

實際上現任剛好是一個非常務實的人,逼我面對也逼著我成長,時不時能聽見他說希望我能成長到與他並肩同行,讓他一回頭就能看見我。

但他也總說人生這條路他能陪我多久也總是未知,太多的意外和可能性。

可是他從沒停下引導我該怎麼前進,永遠站在我的手還差了些才能觸及的前方,要我再往前一些。

對我來說,他簡直就像是燈塔一樣,除了照亮我前進的路,也照亮了許多我以前從沒意識或認知到的許多新知識。

我或許,太過依賴前閃,也依賴著現任,可是我也分得出來這兩段感情的差異。

前閃對我的方式就像是在養溫室花,而現任則是讓我學會失去溫室的保護後該如何自己生存。

我也早就不應該對於另一半太過小鳥依人,越是這樣,越容易被丟下,只有學會自己前進,讓他不得不注視自己別跑遠了,那彼此就不會看丟了彼此。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