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忍了對方很久,認為對方是自己心裡所想的,所信仰的
原來只是我在你身上看見漂泊不定的不安,找到了停靠的港口
你是人,不是神
無法無止盡的包容我的任性,任性是傷害感情的利器
如你,如我一樣
後來才曉得,你的忍受程度好像也只有當初那個美好,我是不是不夠認識你呢?
如果你是神就好了,買幾回贖罪券,扭曲的心理就能得到救贖重來
犯下那些錯誤,還不是因為這個社會對不起自己,所以放縱自己的狂妄,好讓我的世界達到平衡
在眼前,我的視野盡情撒野,以為可以讓他們瞭解我的痛苦,好像沒有成功呢,還樹立了一堆不喜歡自己的人
如果我真的有真愛,我想那應該是他愛我,我也愛他,他接受我,我也接受他,我們互相包容
但是,他還沒出現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