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他的數學小老師-1

2018年2月24日 03:01
以下和大家分享的故事,絕對非創作也非幻想。我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廂情願,如果覺得這篇是創作/自作多情,我覺得您還是別看完,對你我都比較好😊 這篇文不但打給自己、打給他,也打給跟我有過類似回憶的每一位男孩女孩。 -以下正文- 每次回憶起這些事,陪我一起經歷過的姐妹總是說她好像在看漫畫、看電影。也因為他,看到類似題材的作品、Dcard上相關的文章,我都無法控制代入自己角色的情緒。 國二開學的時候班上許多科任老師都大風吹了一番,Y也是其中一個被吹來我們班的老師,他教數學。除了教我們班數學,他自己也有擔任班導,在學校教書已經有七八年了。Y剛好也是三年級體育班的數學老師,於是一公佈任課名單,我就去向體育班的學姐探口風。 「我們班數學也是給他教喔。」 『妳最好小心,他很色!』 當然這裡指的並不是Y曾經有什麼實際騷擾學生的案例,他偶爾口無遮攔,上課喜歡開黃腔,現在回想起來不但政治不正確,又有那麼一點討人厭。不過,國中男生總是愛聽這些有的沒的,Y說話的方式又很嘴炮,年紀只有三十出頭,是這年紀的學生會喜歡的老師類型。不只在體育班,我們班當然也很喜歡他。 我應該算是他在班上第一個記得的名字吧。開學不久的某天放學,我拿著班上的點名單去找他補簽,簽完就要送到學務處然後回家。走到辦公室外的樓梯口時,被Y叫住了名字。『雲雲!』(這當然是化名啊喂)一回頭的瞬間,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偶像劇主角。他的身影在黃昏的陽光中逆著,我看不太清楚。『妳的紅筆。』「謝謝老師。」因為這一叫,我才知道原來他已經記得我;也因為這一叫,我開始止不住在意他的心情。這之中都沒有發生什麼比較特別的,除了我很確定我已經喜歡上他了這件事。 然後時間來到第二次段考結束,一樣是放學時間,我和班長、小希在學校大樓中庭打屁,陪她們打排球。Y從我們那棟教室的方向經過這邊,抱著一疊紙張似乎是要往停車棚走去。我們正好在模仿班上老師,看到他來了,我怎麼能放過機會不表現一下?Y也很聰明,一看就知道我在模仿他,低頭偷笑的時候,他被班長冷不防的喊了一聲:『老師,我這次考多少?』班長笑著,我也附和。「對啊,老師我考多少?」 Y略過了前一句話看著我說:『妳考九十二。』接著不管班長怎麼問,他都笑而不答直接離開了。 後來的Y,說話越來越讓我…與其說是驚喜不如說是驚嚇吧,哈哈!也因為他這個壞習慣,到國三的時候班上同學幾乎都已經在懷疑我們的關係了。 某次上課一如往常的檢討考卷,我舉手發問了,他轉身解題的時候說:『這一題哦,這一題如果不是雲雲問的我就不回答了。』我心想:「這個人在亂說什麼啊……」腦子快要燒壞的同時他立刻補上。『因為我知道妳想破頭也一定想不出來。』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啦!那時候已經會在課堂中跟他對嗆了。「你閉嘴!」 我也只好用這種方式掩飾我快要不行的心臟呀。 但是過沒幾天,他發生了一件讓我著急得快哭出來的事情。有天中午我趴在桌上怎麼樣也睡不著,眼睛閉上思緒卻不斷運轉著。突然聽到一個急促的聲音,非常大聲像是在罵人,我的胃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果然下午馬上得到消息:Y在午休的時候氣不過班上學生,拿了學生手上的掃地用具就打人。 事後我跟他導師班的學生小白詢問事情的經過,班上同學都是站在Y這邊的,雖然動手打人就是理虧,但他也不是平白無故出手。小白說,班上的同學和家長都支持老師,學校也傾向站在老師那一方。即使如此,調職、革職之類的字眼還是陪伴了我好幾天。一直到發生事情後的第一堂數學,他帶著疲憊的樣態走進我們班,我依然無法放心。 那天下課,我找個藉口跟進他辦公室,拿著筆記本擋住我的臉,眼眶小小的泛紅了。是我第一次知道分離何以讓人產生巨大的焦慮。
愛心
16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B1
    2018年3月9日 23:24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