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B31 我也是,我無法接受他愛我的方式 交往兩年,兩年都是遠距 然后又是警察,能見面的時間更少 但是我很怕痛,所以選擇逃避不敢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