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訕】“I thought I was blocked by a Blockchain girl XD”

2018年9月1日 23:10
「那些最偉大的網球選手像Federer, Nadal在場上對峙時腦海中的信念是什麼呢?」J常常這樣想。當自身的技術達到一定程度時,能使人們更上一層的往往是心智強度和腦海中的意念。 網球場上的單打就像是羅馬時代的競技場,角鬥士手持利刃為了榮譽而戰。即使網球少了暴力和血腥,一旁的觀眾仍是為選手鼓動,但場上兩人除了球技比拼外的心智較勁,其中的壓力卻不是喝彩的觀眾能體會的到的。 ... 相較於破發點的壓力,J漸漸習慣走向女孩前厚重的窒息感。簽表抽到一位從未交手過的選手和走向一位素昧平生的女孩,J不再像以往一樣魯莽的進攻,反倒是細細琢磨對手的球路再沉穩的調動壓迫對手。男人們總是在聊兩三句發現女孩沉默時便拋出「方便做個朋友嗎?」「可以給我妳的Line嗎?」這種無腦又低級的問句。 若是無法用自信大方的態度引導女孩建立起彼此的共鳴,拿到的Line也不過是女孩想趕走蒼蠅的小餌。話不在多,而是重於當下兩人間產生的情感連結。多少聰明人自豪於自己的侃侃而談,卻沒注意到女孩的情緒並沒有隨著對話產生波動,在動人的詞藻也是惘然。 ... J騎著小折往河濱公園的球場前進,一路上思考著如何成為卓越。「那些誘惑的藝術都隨著年邁的搭訕大師的沈睡而被帶入墳墓中。」J想起不知在哪看到這樣的一句話。或許是如此吧,因為J從來不知道是什麼支撐著Federer在36歲還能拿下大滿貫獎杯。 一道優雅的身影從J眼前閃過。 ... 下意識的批評又從J腦中浮出。「沒看清楚欸,是不是有點年紀了?」 大概遲疑了十幾秒,J才把車頭往反方向拉去,大步踏著往前追那紅色的背影。 依稀可以看到的是紅色的短洋裝配上護膝和玩板人的正字標記,白長襪配黑帆布鞋。 「選手?」J看著女孩的護膝胡思亂想。不過真讓J心跳加速的卻是印著俏皮圖案的紅色短洋裝,膝蓋以上的那種。 好在小摺很給力,J輕易的追上完全沒注意到的女孩。 「我可以試試妳的長板嗎?」擦肩而過的兩人在J的尾音落下後同時停止往前的慣性。 — 停頓兩秒 — 「可…可以啊~」女孩很努力的思考兩秒後給了J一個微笑。 「我剛剛騎車經過時看到妳在滑長板,感覺很好玩,所以想試試。」 「這樣子喔,那你有玩過嗎?」 「妳要示範一下嗎?」J蹲下開始把那雙米其林寶寶快要掉下來的橘藍色網球鞋的鞋帶綁緊。 原來不是洋裝啊。J此時才看到那是一種連身裝,飄飄的褲管讓J誤以為是裙子,不過圖案倒是挺俏皮的。 女孩有點害羞的聳聳肩,說著就這樣滑之類的空泛教學。 J其實會玩滑板。J還有可以ollie的那種標準板和黃色的小penny板。 J想趁女孩說明時好好欣賞她的五官。 高挺的鼻梁配上彎彎的眉毛,愛笑的眼睛襯著滑板人隨興綁起的俏麗短髮。 「我來試試吧!」J大喇喇的踏上長板。 「等等...這...」這是一種從未駕馭過的size,J只能笨拙的往前滑。 「怎麼轉彎啊?」J大喊。本來想給女孩來個帥氣的180度大轉身,偌大的長板卻讓J只能肢體不協調般的邊擠邊迴轉。 「我操...」正要加速的J往前噴了兩三步,留下後方一臉囧樣的女孩。 J纏著女孩示範走板。J依稀記得他有看到女孩雙手隨風搖擺,優雅的在長板上擺出令人神往的姿勢。輕輕的,卻很迷人。 女孩似乎有點害羞,怕在J面前跌倒遲遲不肯示範走板。 「對了,這個板子一次可以載幾個人啊?」J站在板上朝女孩比了三和四的手勢。 「痾...這只能一個人玩欸。」女孩不好意思的掩飾著看到一個傻逼的表情。
La La Land的經典動作這時浮上了J的腦海,他很想和女孩一起在長板上擺出這個pose。也許是女孩那件淘氣的紅洋裝,讓J覺得如果有機會和女孩跳swing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J問起了女孩的護膝。 原來女孩是前陣子衝浪受傷,所以才帶著護膝養傷。J有點納悶為什麼衝浪會傷到膝蓋。 「所以你是先衝浪還是先滑板啊?」 J興致勃勃的聽著女孩的故事。又會衝浪又會滑板的女孩讓J心癢難搔。 「不過因為常衝浪,所以曬的有點黑。」 「我們來比比看膚色吧!」 J和女孩手貼著手研究起彼此的膚色。 「差不多欸,都是很健康的顏色。」J喜歡古銅色皮膚的女孩。 「妳叫什麼名字啊?」 「我是湯炎炎,你好!」 「嗨,我是Joseph!」J和女孩打了招呼。 女孩的握手自信而有力,這是J很少遇到的,感覺女孩在自己的領域有不錯的表現。 「哇!所以你是工程師?」J第一次遇到聽到工程師會眼睛發亮的女孩。 「我們公司是做Bitcoin的喔!」J有點訝異這個女孩居然是做那麼潮的東西。 「對了,我待會還要打網球,之後有時間可以一起出來走走。」 「什麼意思呢?」女孩以為J要邀請他來河濱公園散步。 「市中心吧,這裡能幹嗎?旁邊都一堆小孩子在玩。」 看女孩傻傻的站在那,J提議交換Line。女孩爽快的答應。 「炎炎?炎炎夏日喔?」 「嘿嘿,就是那個。」女孩嘻嘻的笑著。 「什麼嘛,那如果你有兄弟姊妹不就變淼淼或森森了...」 「...」 ... 女孩先滑著長板離開,再一次擦肩而過時,女孩揮舞著雙手給J一個大大的笑容。 遠遠的,J看到女孩踩著輕快的步伐,開始了走板。 ... 會再和女孩一起去滑板嗎? J也說不準。 女孩的訊息總是簡潔俐落,不超過兩個字。 嗯,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End Part1 ->
Part4
“Sorry,-I’ll-be-kicked-out-if-I-date-somebody-now.”
2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