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 聽聽就好
就像前些時間遇到的她
從沒想過,可以擁有這樣的意外驚喜
我認識 Juan 也是去年的事了
大概是我還沒從工作中完全脫離的那段時間
Post images
聖誕節前夕,冷空氣在台灣不怎麼發威,我是樂的開心,畢竟還是可以欣賞路上的短裙+美腿,有時運氣好,可以看到女性貼身毛衣
看著附近來來往往的人,是如此迷茫呢
偶然走進旁邊那道不起眼的自動門,不怎麼習慣瀰漫的菸味,但這一點也不陌生
渾厚的音嗓在擴音器響著,駐唱,不正是在早餐店好幾次遇見的百分百女孩嗎?
(或許,我應該先說,為什麼是百分百女孩
從以前就沒遇過,早餐都要點剛剛好一百元
這樣子,真的讓人印象深刻
那,為什麼我會發現呢
因為她總是點大冰奶+漢堡,而每天的漢堡都是不同口味,但是價錢總是加起來一百
而她,就是一走進店裡,你就會想要多看幾眼的那種女孩,沒有特別艷麗,但是很有吸引力,鄰家女孩的樣子,一身樸實的居家服裝,卻又不失大雅)
我故意挑在她的舞台斜前方,在燈光往觀眾席照時,那種會被特別注意的位置
不時地,我發現她有在關注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總覺得她的微笑總是到我時都會特別含蓄
這首歌,換成女版,又這麼沉靜,讓我掉落在和Vesna 過往的點點滴滴
眼淚懸框打轉時,我走到吧台,邊歪著頭,抿著嘴唇,一杯教父就推到我的面前
[ 不了,給我一杯馬丁尼 ]
過了一會,他給我一杯暗紅色調飲
[ 今天你不適合在我吧台前面喝大人的東西 ]
[ 喝酒就叫大人嗎,還是你認為我不夠格跟你點飲料呢? ]
[ 先喝完這杯吧 …. ]
不等他說完,一杯約350 cc 的容量已經被我一飲而盡
我倒轉空杯,只剩幾滴沿著杯壁滑了下來,我順口伸了舌頭把它舔掉
[ 看來有人今天在喝調酒師特調呢 ]
正覺得聲音耳熟,想要轉頭,一隻微微冰涼的小手就側摸著我的臉
[ 今天陪我喝吧,我需要有人可以陪 ]
在我想回覆她的時候,一股後勁衝上來
[ 有情人在遠方吧,就像我的前女友在曼哈頓那樣 ]
調酒師幫我答覆,也免了那位從駐唱台上下來的女歌手問我問題
她已經拿了一杯淡色的長島冰茶
[ Cheers ! ]
[ No, it doesn’t pleasant at all. ]
而我在想 這杯曼哈頓 後勁可真猛
不知道為什麼,越喝,我們座位靠得越近
最後,她頭傾靠我,左手抓著我的腰,右手拿著空杯
我呢,左手拿著還沒喝完的螺絲起子 ; 右手,則輕摟著她的肩膀
我知道,再一步,我們之間就可以完全破冰了
我放下酒杯,輕輕捏著她的髮絲,轉頭嗅著女性帶有的淡香
不難想像,她冷不防的出了一聲悶哼
左手也抱著更緊了
我看著她吸引人的側臉,這不就是我坐在早餐店常常注意的臉龐嗎….
微醺的化學作用,她的眼睛變得迷濛,嘴唇更放鬆的微微張開
柳下惠可能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下撐過吧
但,我不是他,我是我,一個留著男性血液的人
此時,左手不安分的輕點著她的鼻尖,再從眉間滑到人中
[ 是誰給妳這麼迷人的曲線 ]
[ 沒有別人,這就是我 ]
我慢慢用食指和拇指,扣著她的下巴,往上一帶
我們彼此間的鼻息就在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 誰准…… 嗯.. 嗚… ]
她的嘴唇,就像潘朵拉的盒子
我只感受到無盡的慾望和貪婪
已經回不去了……
我想,有幾個秋冬過去那樣的久吧
我盡享著她嘴裡繽紛的甜點
偶爾還能嚐到一點點淡漠的孤寂
她的手已經不在我的腰上滑動,而是抓著我的頭髮
呼吸越來越急促….
我好像,不小心打開了開關了…….
再一次張開眼睛,她已經躺在我的臂膀上,安穩而又固定頻率地呼吸著
看著這個側臉,我不禁吻了一下額頭。她把身體往上挪移了一點,回吻了我
[ Bonjour ]
[ ahh……. Shh… I want you more. ]
剛說完,她就抱我更緊了。還偷親我的臉頰
過了大概一世紀這麼久吧,她終於甘願起來了。這是我的房間,沒有她熟悉的綁髮,所以簡單用我 “剛好” 留下前女友的軟髮圈,弄了一個以前我都沒看過她綁的馬尾
白皙項頸,我忍不住偷親一口
她沒有拒絕,而是悶哼回應
到現在為止,已經完全顛覆我對她以往的想法
來到熟悉的早餐店,我用食指輕壓她的上唇,然後轉身向老闆娘說
[ 大冰奶,牛肉漢堡 ; 再一份豬肉總匯 ]
她露出訝異的表情,我則是微笑雙眼,然後快速又輕巧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我們沒有吃完,因為她竟然邊吃邊哭
[ 為什麼要記得,憑什麼我們都還沒這麼認識,你就知道我今天想點牛肉漢堡…… ]
捧著她的臉,就像在夢裡練習好幾次那樣
用大拇指抹掉她的眼淚
[ 傻瓜,快吃吧 ]
跟預期的一樣,她已經沒有胃口吃下這餐了
周日的早晨,我們逛著附近的公園
即使天氣不錯,但假日不到九點十點,很難湧現人潮
她挽著我,就像交往很久的情侶
我竊喜著,也擔憂著
突如其來的小確幸讓我興奮
但隨時可能崩盤的關係,搖搖欲墜
嘗試不讓話題切到感情,我講著尷尬到不行的笑話
我也試著不帶情緒的講著一些最近在工作上遇到的困境
但她好像就根本不在意我說什麼,只有輕輕點著頭
然後對我微笑,無論我在講得是開心的事,還是抱怨職場的不順遂
突然
我停下來,因為我發現她又在啜泣了,時間來到了十一點
熙來攘往的人潮在我們身旁經過
我讓她的臉埋在胸膛,衣服濕了,算了
心酸酸的,這種感覺硬是把我拉向五年前,Vesna 在機場和我冷靜分手前的場景
她一樣哭著,我一樣抱著
然後她慢慢說了一句
[ 謝謝你,我們不適合….. ]
那個背影,讓我這五年做著惡夢的背影
對,現在胸前這個女孩,平時在離開早餐店時
有著一樣讓我掛念已久的背影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此時,她反而打破了沉默
[ 你以後還可以再陪我逛公園嗎? ]

共 4 則回應

2
文筆👍
Btw

你這樣混有吐嗎?
0
B1 簡略吐的部分 寫完也應該沒人想看了 😂😂😂
1
粉絲來了(⁎⁍̴̛ᴗ⁍̴̛⁎)
0
B3 🤓🤓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