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妳能毫不在乎我的感受,恣意傷害我,那是否我也能如此自私

2019年4月19日 08:06
妳在分開後的第二月,就與曾追過妳的人在一起,而且還讓我撞見,真是苦澀呢,兔兔先生,我歇斯底里的,自言自語著,自別離始,妳一句已無感覺,讓曾經視妳為救贖的我,再一次回去那個地方,我心心念念,妳曾僅僅是吃了我做的飯,便喜上眉梢,直言幸福,那個瞬間,彷彿滿是荊棘的世界裡,綻放了薔薇,柔軟的攀附著帶來痛楚的尖銳,用最簡單的溫暖,融去無助的絕望。 我是敏感,世上太多絕望,以致我憂多喜少,更甚曾妄想渾噩一世,如今,妳帶著妳的救贖離去,然後任性的直言再不相欠,以此為藉,妳可以胡作非為,恣意搗蛋,任憑早已剜出心腸的我兀自難過,是的,我們能說以普世的事理而言,任何人即便沒有任何理由,她亦能無所牽掛的離去,而離去之後的人,她能妄言我們早已分開,要他人別再糾纏,可我們回過頭檢視這個過程,被離去的人、望想挽回的人,何嘗不是被動的接受呢,一個人,可以毫不在乎對方感受的離去,然後用普世的事理,去為自己找到一個對方應該遵從的理由,做人原來這麼容易。 倘若柔軟是不會受那麼多傷的聰明,那我必然是堅決的把所有的傷都吃下,我能理解為什麼柔軟,也知道那樣有什麼好處,但我更清楚的是,一個富有人格魅力的人,他的優點必然會是他最大的缺點,對於偏執又頑固的兔子而言,堅持比放棄容易,我既不放棄,那必然也會遭受最大的苦難,知曉這一切,但仍然還是選擇受傷,比起逃避,受傷更讓我像是活著。 今夜,我的臉上不見珠潤,倒是無情的漆黑,也憐我如此執拗,替我留下了淚,染濕了空氣中的氣味,見此夜盛情難相卻,我亦不願無情,提傘相步,寂靜的暗路,反而令我心安,身處黑暗的人,此刻終於歸於所處,回頭相望,遠了稀疏閃爍的燈,此刻與夜的柔情共舞,不必再去找尋,可以待著的地方,默然的空曠之間,竟然自適無比。 回首此間兩月,我未有一日不怪自己,堅信著是自己不夠好的念想,越發振作,並對知識更加謙遜積極,努力成長、摀著傷口兀自逞強後的昨天,是狹路的相見,不知妳見沒見著我,料想即便見著,妳也不敢認我,妳只能總是那麼合理的,說我兩互不相欠,親愛的,如果妳也放逐妳的溫柔,那才是真的互不相欠,因為我,在沒有光的世界裡,只能枯萎。 而今我只能感謝,那處處包容的摯友,任憑煩人又任性的淅瀝叮噹的落在他的生命中,他沒有逃脫,反而擁抱了我,我只能活著,然後告訴自己,堅強是使命,而幸福不該是追求。
16
.回應 5
共 5 則回應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謝謝你努力地活著 謝謝你把這樣美的文字寫出來
B1 謝謝你,願意欣賞並不吝嗇的讚美
國立臺灣大學
堅強是使命 而幸福不該是追求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機械工程系
不是我故意批評,只是這個斷句,這個長度,讀起來讓我有點窒息
B4 甚少於此撰文,若有不便,還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