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大學
我之前喝到有點茫的時候 另一半也是好好的照顧我 即使我整個軟掉 叫不動 他也沒有不耐煩 (雖然隔天他說他忘了我有喝酒 只覺得我那天特別盧 差點要生氣哈哈哈 結論是 人 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