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RE:於是大家都結婚了

3月2日 18:55
嗨,同學您好。 在三年前有一篇,或許你會有興趣的文章。 在此和你分享。 結論來說,我們正在面臨第三波結婚風暴的前夕。 - 原文連結: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1472 - 「啊啊,結婚好累啊~婚紗、宴客、傳統儀式好崩潰,可以不要辦婚禮嗎?」 這樣看似抱怨的臉書狀態,附圖是一位朋友穿著美麗婚紗對著鏡頭燦笑的側寫。照片中,女主角上著完美的妝容、還有比印象中還要精實的身材,搭配上男主角的背影,各種幸福要素齊全,幾乎無法掩飾新娘滿溢的幸福感。這位朋友是考研究所補習班認識的一位女性朋友,在碩士畢業後即將踏入婚姻,也是我的社群網路中即將結婚的新人們之一。從她的這篇狀態中,不難預測接下來的半年時間內,在她的臉書上會有什麼樣的狀態連發。畢竟類似的「粉色颱風」已不是第一次朝我席捲而來。 拜臉書所賜,以前只能輾轉得知的喜訊,現在可以在社群網路這種半公開平台上輕易地「訂閱」。連載式的內容從開始分享婚紗照和拍照過程,到三兩句的打情罵俏和抱怨,不斷強迫我們預習(遇襲)著結婚這件事,也提醒著適婚年齡的我們都已經進入暴風半徑。 不知是巧合還是臉書的演算法分類精準,這篇婚紗文後緊接著的,是一對22歲帶球上籃的國小同學,作為新手爸媽含辛茹苦的育兒心情分享。這是我25歲後的臉書,我正目睹著第二波社群結婚潮的引爆,以及第一波爆發後的盪漾餘波。 《高中畢業後的三波結婚潮》 在《東京白日夢女》中,曾經有過一段描述著何謂三波結婚潮: 所謂高中畢業後,高中同學們的結婚潮, 第1次(22歲~23歲):大學畢業後立刻結婚,多為溫柔可愛的女孩子們,對方是高中、大學以來的男朋友,其中也有不少成為幸福的家庭主婦。 第2次(28~29歲):踏出社會後幾年,和在一起數年的對象,決定在30歲前結婚完成終生大事,且在不辭去工作的前提下成為了職業媽媽。 第3次(30歲~35歲):老娘就是要結婚啦!帶著這樣的氣勢,抓住自己最後結婚的機會殺入戰場。 一開始看到「假抱怨真幸福」這種狀態時,還沒有太在意認為只是個案,按按讚、浮出水面說聲恭喜後就滑了過去。沒想到這樣的狀態近半年來,不知不覺竟出現到了第五位,其餘的狀態中還有許多位22歲就結婚的朋友們,集體曬著照顧寶寶的新手爸媽照或是睡眠不足照。結果而言,踏入25歲這個後青春期的我們,每天都能在社群網路上滑到至少一篇跟同儕進入結婚、成為夫妻的相關狀態。「我們(民國80年次)也開始進入第二次的粉紅色暴風圈了啊!」不禁讓人如此感慨,這一切來得實在讓人有點措手不及。前陣子才好不容易從思考究竟「如何當一位大人」這樣的難題中找到答案,卻不知何時開始又有個新的課題出現,而我們被一隻看不見的大推手在背後催促著自己,在你耳邊耳語著「大家都在往前走囉,還不快點跟上?」一般,讓人開始對於結婚這件事無法再無視,而是開始靜靜地潛水觀察。 《粉色颱風的邊陲與核心》 「社群結婚潮」又有另一個別名「粉色颱風」。有趣的是,「社群結婚潮」和「颱風」一樣都是一次又一次有預兆的連續現象。一旦觀測到一定強度的風(關鍵動態或照片)時,我們就會開始判定又有新的颱風(粉色風暴)的出現。既然我們透過觀察熱帶性低氣壓的風速和氣壓來觀察颱風的形成,那我們又用什麼來觀測粉紅風暴呢?這些粉色風暴究竟是從何時開始形成的呢?其實和地球科學一樣,粉色風暴也是有特徵和分級的。這幾年在社群網路上觀察的經驗,風暴的起始點都會有些特徵。 例如: 觀察對象的臉書上出現了「未曾謀面,但逐漸記得的異性名字」。 照片內容開始有兩個人一起出國旅遊(大型休閒活動)。 社交場合,開始出現一起參加婚禮(以情侶身分出席的公開行程)。 幾項特徵,這些情侶就已經算是小小的熱帶氣旋,逐漸開始在醞釀成颱風。 「透露自己想結婚的意願」 轉貼「結婚就想在這裡!細數全台最美的十大浪漫教堂」 分享「婚攝不踩雷,十大必看重點!」等參考文章 提筆寫下「超長、超感性週年感謝文」 這些就相當於七級風以上的輕度粉色颱風了。而第一次讓人感受到風度過強必須調高警戒層級成為中度颱風的,則是關鍵事件的出現,歷史個案的統整中,最常見的關鍵事件,應該就屬對於社群破壞力極強且逢PO讚必破百的「求婚」這種一次性大爆發。對於現代人而言,在臉書上出現「求婚」的公開訊息就像是大型記者會一樣,將自己即將結婚的喜訊曝光,對這個世界宣布「我們即將結婚」。而這對情侶也正式地間接地在告訴你,從「她說好(愛心)」那刻起,一直到「謝謝大家」的婚禮感謝文結束,就是這個粉紅風暴的肆虐期。如同連載一樣每天大風大雨地吹著每個滑過動態的讀者,也不知在多少人的心中掀起了多少風浪,所幸大部分都是能讓人共鳴、令人開心的養眼照片,所以滑過時也都是心甘情願的按讚祝福。 而我們就一次又一次的參與著各種粉色颱風,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也逐漸從在這場一連串的粉色颱風的邊陲逐漸步入核心。被各級強風吹拂的頻率也逐漸越來越頻繁,相信不出幾年,我們都能判斷颱風形成進度成為觀察專家。和當年大學時看到「三個月快樂!」這種狀態就驚訝到狂敲朋友視窗大驚小怪的自己完全不一樣。身為旁觀者,總覺得願意跟這個世界分享喜悅的人們可愛。不管是可以坦然分享心情,或是敢愛敢恨的寫著彼此的人都是。畢竟你願意表態代表你將自己的另一半帶入自己的生活進而公開、開始願意讓這個世界將你們兩個人的名字兜在一塊、願意放棄可能有其他潛在可能性的機會、願意背負著「我將來有可能會和這個人結婚」這樣的責任。不知從何開始「過了學生年紀要發文,都是需要有覺悟的。」這句話開始縈繞在耳邊,在自己社群網路中透露的想法越來越圓融和無關痛癢。 《對於那些還沒成為粉色氣旋的人們》 經歷著這股風暴的不僅是同年齡的我們,其中也有各年齡層的親戚朋友和自己家裡的老人家們,他們總會用著自以為迂迴的方式暗示著自己的兒女。又或者是因為「逐漸理解自己正在經歷社群結婚的風潮」的關係,才逐漸讀懂一直都對自己有所期待的眼神。說起來,那雙眼神也是最近才出現。在我求學階段,爸媽在看我時眼神總是操心中帶點忍耐。等著那個焦躁迷惘的少年有一天長大,等著有一天不必再擔心。因此記憶中父母的那對眼神帶著望子成龍的嚴厲和無可奈何的包容。到考上大學之前,我是害怕直視他們的。直到自己研究所開始,回到家推開門迎接我回家時,那雙眼睛不知不覺開始柔和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對我不再擔心,心中也不再有壓力。 踏入25歲後,這個不再是學生,應該對人生也想法的年紀,那對眼神除了信任外,多了些身分對等的尊重,我被當成了大人對待。有時候3C產品出了問題,那雙眼睛還會像孩子一樣多了些無助感,還有協助解決後的感謝。然而,到前陣子我才明白,那雙可以輕易讓你輕易看出想法的眼神又有了更新:他們想要玩小孩。老實說,我原本對「含飴弄孫」這詞一點感覺都沒有。但親戚若帶了自己的孫子上門時,父母接過來把玩時的歡樂氣氛和享受的模樣,讓我難以忘懷。那個眼神,是打拼了一輩子,年紀大到開始希望有機會能享受逗弄兒孫的模樣。那是一個很原始的盼望,而且,你知道只有你自己可以滿足他們。 「可是我還不想這麼早定下來呀。」「可是我才剛畢業沒什麼錢。」「除非對方可以接受我婚後還是可以保有自由,我才要考慮。」面對難以抗拒的注目,我們的心裡終究還是有些抗拒的聲音在試圖合理著自己現在還沒有結婚打算的立場。又或者說,這個快速變動的時代,我們無法湊足讓我們願意降落穩定的安全感。若年輕的自己還有什麼實際的作為可以貢獻,或許就是答應父母願意認真地思考這件事。這種粉紅色颶風的侵襲,襲來的不僅是幸福洋溢,也讓人開始盤點這幾年周遭社群圈的變化。重要的不僅是表面上這些浮出水面分享喜悅的人們,還有,同齡的自己是否進度落後呢?看著大家努力的籌辦著婚禮的背影,再回頭看看自己的理想,「這樣的奮鬥和任性真的值得嗎?」在深夜時是否我們也曾偷偷地回問自己。或許即將成為新人的人們逐漸在變多,但終究只是結婚潮的開始。而身為旁觀者的我們也不僅是旁觀而已,我們也有自己的任務和功課要做。 《去了解、去聊天、去參與吧!》 正因為我們對結婚猶豫,我們更要面對和直視。或許在和即將結婚的朋友們聊天的過程中,你可以發現自己究竟和婚姻這件大事的適性是否合適,也去慢慢了解若要經歷這樣子如此繁忙又盛大的大事,自己的另一半又會是怎樣才給力。在認真思考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或許我們也會因此重新描繪自己「理想的另一半」的樣貌也說不定。曾在一堂名為「生命禮儀與文化詮釋」的課程中,聽過一段關於婚姻和另一半的詮釋。當時上課的老師這麼說: 「結婚」是兩家人的事,代表著你即將因為這個儀式讓你的生命從此多一位夥伴,然而幸福的另一面也有著同等辛苦的難關。因此你若能找到一位給力的隊友,結婚後的挑戰,你們將會是彼此最堅強的後盾,互相支援、共同成長、渡過難關。 因此,讓我們開始去參與、去煩惱吧年輕人們。 不去思考、不去面對的話這議題永遠不會進入我們的思考程序。或許總認為25歲太早,但正因為還有時間迷惘才要提早準備,而不是從選擇方,進入到被選擇的一方。畢竟,進入核心好好確認後,就算後來發現自己不適合婚姻,那也是自己的選擇。而不是一開始就因為害怕所以猶豫,這不僅是放棄思考,也放棄去了解不曾碰觸到面對這個議題的自己,少了一個認識自己的機會。不管願不願意承認,年紀終究是人生中保持選擇權的最大籌碼。不過,在那之前還是讓我再多當幾年的觀眾吧。「下班後有個人可以陪著自己」這種幸福這件事情對自己的感召雖然強烈,但知道自己還需要再一段時間才有辦法緊追入列。因此,各位先鋒,容我在此舉杯致敬各位的英勇。也祝福即將結婚的新人們,趕快先「生」奪人、增產報國。 而一旁的我們,也請一起享受這迎面衝來的粉色颱風吧!
愛心
11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