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B10 沒有什麼暗示⋯應該說我不喜歡跟沒有確定關係的人肢體接觸,而我的男友目前就一任,而且就是現任,是現任追我不是我追他,所以沒有什麼暗示,都直接說想怎麼做想做什麼 想牽手就說想牽或問能不能牽,不會突然就握手,而且還是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