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我20年人生裡,一半有妳

2020年7月26日 18:21
(原文網址:
(文長慎入) • • • • • • 正文 我仍清楚的記得小學升上國中的那個暑假,我爸和所有全亞洲的家長一樣,讓我提早到補習班報到,最一開始還是很不情願的,直到我遇見了妳;本來大家依然保持著童年的稚嫩和單純,比較不會在意男女之間的界線,一直到熟識了,再到後來,發現每當妳在笑的時候,時間停了,教室裡好似就剩我和妳,短暫嘈雜的下課時間裡,只有我望呆了,即便是那短短的幾秒鐘。要知道,從朋友的互動到暗戀的羞澀是天差地遠的;從那剎起,兩人立場完全不一樣了。原本,我以為妳是從茫茫人海中來拯救我的,誰知道,最後妳卻要走了我的青春,和大半條命。 那時手機和line並不普及,我期待每天的放學到補習班的時間,珍惜我們彼此只有前後排短短的距離,回家後也總迫不及待打開電腦,只是為了當下能馬上收到有妳回覆每則訊息。儘管不懂甜言蜜語,不了解如何聊天,最後都被妳用句點收場,卻還是會再厚著臉皮的找各種話題死纏爛打,那是年少無知的勇氣;回頭看看當時,才明白我用的方式錯的多離譜,多令人討厭,多少次由愛生恨讓我中途放棄,卻也一直走過來了。有一種喜歡,注定了愛情的燈火闌珊。 大人的世界裡,有這樣一段話,男生表現愛的方式,就是想盡各種辦法,來去吸引女生的注意。很高興,我做到了,卻也做錯了。我不知道這樣的捉弄讓妳不愉快,不知道這樣大肆的宣揚讓妳丟臉,不知道這樣的幽默讓妳難堪,不知道當時自己總以為這樣能追到妳的方式,全都錯的離譜,所以高冷、成熟的妳,覺得無聊幼稚且低俗。那時的妳從未對我半分好,偏巧,這感情瘋長恰似野草。 什麼時候知道就決定是妳了呢?無論在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妳;難過著妳的難過,快樂著妳的快樂,感同深受妳所有的感受。而物極必反,愛的太深的時候,開始厭惡妳。那時一次過火的惡作劇,我被班導師叫出去罵了足足一節課,言語中反覆強調妳的爸爸是警察,妳的身世不簡單,放學就在朋友的簇擁中一氣之下講了一句:「警察了不起,我炸彈客,要來抓嗎?」大概也只有男生才會兄弟相挺我的‘‘幽默’’,而妳根本不在乎,後來妳說,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後來這件事之後,無名的怒或讓我厭惡妳,而我開始回想,這一切都與妳無關,為什麼我在討厭妳。意識到錯誤後,又再深陷於妳的一切之中,不管我在內心做了什麼樣的天人交戰、思想鬥爭,妳仍舊沒變,妳就只是妳自己。還記得,我在傍晚的墾丁沙灘,告訴妳難得可以看到天上這麼多的星星,台中市區裡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美景,我想與妳分享這一片天上美景,於是我順手拍下,但卻無法捕捉到天上星辰的閃耀,妳打開訊息看到的卻是一片昏暗和簇擁的人群及燈火。多想妳可以是我,能見我所見,才知道在我眼裡,妳到底有多美、多迷人。 可惜這不是童話,國中畢業後的一則陌生訊息,是妳的男友,他沒有告訴我叫我滾遠點,沒有叫我別騷擾妳,只是用冰冷的文字告訴我,他是妳男友,你們交往了。會痛嗎?嗯,的確,也許打擊太大了,除了痛也沒有其他感覺,而我就只是傻在原地告訴妳的第一任:「真的嗎?那你們要幸福 !」是我給妳的禮物;單相思的第一次失敗,在那長達兩個月的假期,我也多少次想忘記,多少次不小心的想起,多少次一個在外開朗樂觀總是在笑很堅強的男孩,一晚一晚哭濕了枕頭,一夜一夜在無人的地方怒吼到沙啞,但日子卻依然要過。開學不久,妳突如其來的訊息告訴我:「我們分手了。」原本想在高中好好忘掉開始新生活的我,妳的所有關於在頃刻間湧入,我假裝若無其事的回答妳:「哦?是嗎?為什麼?」卻也始終無法抑制手機前的愉悅。妳說他就這樣從台中離開,從妳的人生突然消失,妳無法接受,打從一開始妳就只是他的感情寄託,妳所有的聯絡方式都被封鎖了,他就像一個無論如何都會離開的人,我看到妳像個孩子一樣和我哭訴,妳還是喜歡他,可以為了他接受遠距離,可以為了他........我細細的聽細細的安慰,卻不知道自己的卑微和悲哀。妳在一開始要我保證,不會和妳的第一任男友再有聯絡。答應妳這件事我認識妳的三年來,第一次對妳說過的謊;我無法看著妳這樣沒有原因的受傷害,我和曾經的敵人聊了好些時候,轉頭告訴妳,他突然和我說你們倆的分手,還有他為了夢想南下讀書,也都是早有預謀的,那時候妳徹底心碎也重新的活過來;從那時開始我們的對話開始直接了當,也不避諱彼此的玩笑,甚至連當初追妳的每一個蠢事都能笑著聊,那時妳第一次告訴我,那個男孩變了、長大了、成熟了。她明明不屬於我,我卻像失去她千百萬次的那樣哭訴。 就是那時候,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對自己說,還想再追一次,想成為那個妳值得託付的人;十一月,妳告訴我從高中放學後的伙食總是便利商店;寒風凜冽的冬夜,隔天我披上了外套,放學買便當直接騎車衝到妳那裡。謝謝妳那六個月把自己照顧的很好,那是一樣的笑容,臉龐一樣的白皙,再見到你之後,我知道你的一切彷彿都沒變一樣;我們就這樣安安穩穩的到了高一下學期,談了理想、生活、朋友,我發現,開始有除了喜歡妳,非要妳不可的理由,我倆多麼的相似。我能理解妳的思維,妳把我的鬼胎看的透徹,僅僅隔著一部手機妳也能警告我剛萌芽的壞思想,我也可以從冰冷的文字感覺妳的喜怒哀樂。本以為也許就是這次,就這次,妳能會和我在一起;直到妳又有了另一個他我才知道,那是妳又一次為了測試對於我的感覺,所以約出來的局。很抱歉我沒有接收到妳那所謂的細膩,這是我倆第二次超過兩個月什麼都不說,我放棄了,也是第二次,是無奈、是失落、是一些無法解答的難過;你開始第二段全新的戀情,我在考救生員的泳池裡試著把自己的溫柔和感情溺斃。把公主從魔王手中拯救出來的勇者是騎士,但公主最後卻和王子在一起。 同年父親節那天睡醒,手機打開是妳的訊息,祝我生日快樂,就是這樣,妳毀了往後我對慶生百般期待。 我仍有上次那樣的愉悅興奮,卻好像少了一些激動,這是第二次和好。高二的我們都成為了學長姐,背負著學校不同的壓力,妳開始有對未來明確的道路,我開始投入在籃球比賽對名利追逐中。妳依舊貌美如花,我卻對感情舉棋不定,漸漸有了許多桃花,而我卻對妳無法忘懷,總是想再等等、再等等,我不希望再分手之後馬上和妳告白,不希望讓妳的名聲變得難聽,也不想使妳的內心產生混亂,最後我的顧慮讓我輸了,什麼都沒有得到;我還是一個人度過,妳說妳的第三任男友是流氓、佔有慾很強、不喜歡妳跟其他男生說話.......妳只留下這些話便把所有交集斬斷了,徒留我一人和困惑在原地。這是我們第三次,失去聯繫。我與春風皆過客,妳攜秋水攬星河;我好像不該這樣,不止這樣,但只能這樣了。 升上高三的暑假,仍是那個熟悉的訊息和方式,第三次了,和妳整點準時的生日祝福,是我沒想過的禮物,也是心魔。妳開始解釋了當初的不辭而別,還有那些單方面基於為了我好的保護,卻忘了我是什麼人;而我對妳的態度對妳的回覆總是敷衍帶過,總是簡潔了事,就像在報復妳當初對我的那樣。可五六年的“朋友”終究不是白做的;哪怕過了好些時間,我們仍然了解彼此。從妳道歉了不下幾次,混著自顧自每天告訴我心情和瑣事,(而我要向自己道歉,這是第二次的心軟捨不得)對妳的感情又一點一點的回溫,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妳這樣;於是我陪著妳,妳也在分擔著我對未來的不安和惶恐。在妳要學測前的幾天,妳說,謝謝我陪妳過了高中最陰暗的半學期,也許老師的針對,也許同儕的不理解,也許父母的刁難,雖然一開始會敷衍會不屑,卻還是一直陪著妳挺了過來,這是我愛上妳的第三次,妳說,我又變了,變成了真的能依靠的男人,未來在我身邊的女孩會有多幸福。知道嗎,那時候我有幾次暗示著,手給我,我就牽著,妳能不放,我就牽著一直走,那怕路不會有盡頭;我們之間相隔的一百步,只求妳能為我踏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就讓我來跑。 可能是我暗示的不夠明顯,妳接受不到,最後我挑明了和妳告白,可憐最後……妳的擁抱,仍給了第三者,妳告訴我,為什麼不早一點說,妳已經再次接受了其他人的好;這是第幾個了,也罷,不重要。也是,很多人說過我傻,妳也告訴了不下百次,去吧,找個比妳更好的,記得我問過妳,是否真的想過在未來某個日子裡,是我牽著妳,妳說:「有,我....」我立馬打斷,說知道這樣就好,便不讓妳接著說,這樣子就很好了,至少留一點能夠遐想的空間給我,給不存在擁有好過妳的女孩的這世界。妳遇到了同樣愛妳的人和妳十指緊扣,而我還在找能深愛的人生死相守。 我們第四次很久沒有說過話,把這一路的感情想了很久,也找了很久卻見不著比妳更好的女生,我知道對妳還是耿耿於懷,我用了所有管道找到再次讓我新的line有了妳的好友。第一次換成我先開口,只問了妳一句,有空嗎,想打電話給你,在打之前和朋友做了多少心理準備。這次換我為不告而別道歉;而妳生氣了,妳說不了解為什麼我的作法,我們仍舊可以做朋友,甚至是一樣最了解彼此的知己,第一次妳親口告訴我,我在你的人生有很重要的地位,我知道妳經過的男友的允許,但真的很抱歉,我沒有辦法接受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伴隨我的每一天,以別的男人女友的方式。這一段時間,頂多三五天一兩句話,彼此留著對方的好友,關係卻模糊不清。我,沒有在等妳,只是在等雨能停,等我的世界可以放晴。 「我被告了。」這是我告訴妳的一句話,開始了我們最後一次頻繁的往來,開始最後一次妳對我的關心,我對妳的分享。來自台北的存證信函寄到我家,只因為我和監視器的詐欺犯長相相似,我被叫往了台北。但很高興有這個白癡,最後能和妳最後見一面,和妳吃一頓飯,體會到妳的溫柔。後來我勸自己別傻了,妳回我訊息開始很慢,於是礙於面子我也故意很慢的回覆訊息,本以為這樣就扯平了;殊不知她根本毫不在意,最後的看到我的訊息從一個禮拜的不讀到已讀未回覆,妳很幸福,但與我無關了。全世界都說我夠深情,我也確實很愛妳,可從頭到尾感動的只有這個世界和我自己,舔狗都算不上,這叫做犯賤,這就是現在的我。 後來的妳,讓我開始討厭每一年的生日,甚至想忘掉。我害怕卻也期待著妳的消息,我覺得未來的每一年收到的禮物和祝福,都比不過妳的一句生日快樂。 可能現在的妳,也在看這著這篇文,或許在家裡,或許在靜宜,或許在公車上;我並不怕妳突如其來的短訊,反倒希望妳可以打過來給我,罵罵我的愚蠢,嗆一下我的自戀。我知道是我對自己訂了那樣不可越界的規則,現在卻反悔不要妳遵守;雖然不重聽但還是請妳諒解,在遇到妳這些年一直在長大的男孩,後來學到很多,看過不一樣的人事物,他不願意再拘泥,所以也曾找上妳。 妳結婚的時候呀!一定要邀請我,我答應妳不會鬧場。因為啊,我想去見見,那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完成了我的夢想,摸摸他的西裝,敬他一杯酒,我想多了解他一些,想知道,是怎樣的的一個男孩,讓這世上唯一的妳有了想結婚的念頭.......
7
回應 0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332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