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段八年的情感
也該好好面對了
分享在Dcard上 也一絲絲期望她能看到
我想告訴她 我很好
---------------------------以下正文----------------------------------

看著只有FB對話框那仍然只有藍色的字
曾經好好說話大概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吧
起起落落的這段友誼和情感
也被大學的忙碌漸漸吞噬而忘懷
回憶起來遇到妳也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我們變成這樣,我想我也許我一輩子都不得而知吧

這個女孩是我國中的同班同學
想起當時我跟她還不熟時 我曾不經意的察覺她好像回避著我
那時沒怎麼在意 卻沒想到妳的存在深深影響我國中三年的情緒
我們因為一個小遊戲 變成了好朋友 五個人常膩在一起 妳是裡面唯一的女生
其實我們兩個的互動並不多 就好像是五個人綁在一起才形成的交集
但妳給人那種神秘感卻吸引了我 我才發現我好像喜歡上妳了
成了我心中最重視的存在

我們五個假日會一起讀書 打球 玩遊戲
每天中午一起吃飯 我還記得妳總會分我們吃水果
我覺得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因為有這群朋友 也因為有妳
潛移默化的也越來越喜歡妳 但我知道如果就這樣說出來 這段友誼未必能維持
這份心情一直藏到了國二 直到
基測的到來 我意識到我們就快要分開
我也下定決心 希望在這之前能讓妳知道我的心意 就只是想讓妳知道

“我不相信 喜歡我的不是傻瓜就是在開玩笑”
這句話至今仍似乎在耳邊 妳不是拒絕了我
而是否定了我喜歡的事實 我說我就是那個傻瓜 我真的很喜歡妳
妳卻認為我只是想知道妳喜歡誰
我沒想到當時只是想讓妳知道我很重視妳
卻會造成這樣無法挽回的結果

可想而知 平靜的校園生活起了漣漪
表面上沒有什麼事情 但網路上卻先行封鎖了
那是一個即時通還盛行的時代
我意外的發現 妳好像對我顯示離線
而在我有要是要找妳 或者聚會要約時間的時候
妳就會突然上線 雖然我知道妳本來就在線上
我曾經問過妳為甚麼要這樣 妳只淡淡地說妳沒有做

到了一基的時候 我才發現 曾幾何時
我們竟然幾乎沒有在學校說過話了
而且甚至沒有印象我們在畢典有說過任何一句話
我當時在想 會不會這段友誼 也就這樣了

上了高中 臉書興起 我隔了一陣子也開始使用
我邀請了妳 也傳了一些訊息給妳
不過妳從來沒有接受過
我們之後四個男生還是會一起打球
偶爾聊聊國中的青春往事 而和妳之間的事總是我最難忘也無奈的

就這樣一年後
五人之中男生跟妳同校的男生希望和妳說清楚
“我們很努力的想維持五個人之間的關係 為甚麼要一個人疏遠我們大家”

還記得那天打完球 我發現她接受了邀請
男生也告訴我事情的經過
看到通知的瞬間 眼眶已經濕潤 心中卻充滿激動和疑惑
我很高興 也很害怕 高興我們又能說話當朋友 害怕妳會對我做同樣的事情

這之後 妳說的第一句話是
“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
我: “咦 那妳之前為甚麼要躲我”
女孩:“可以暫時先不要問嘛”
因為家住的不遠 我開始會在跑步前問你要不要出來聊聊天
我跑完步 就一起在河堤旁邊散步 聊以前聊現在
當下我覺得 我們感情更好了
而後來我也說出我一直以來對妳的感覺
我哽咽著說:”我真的一直很重視妳 我那時真的很喜歡妳”
妳說妳知道和我說著對不起
我以為這段友誼能就這樣繼續 但我誤會了

學測結束了 又是一次畢業典禮 三年光陰轉眼即逝
那是我去大學前和妳見的最後一面
一個晚上 妳少有的打給我說能不能來我家一趟
我很詫異 但內心有說不出的高興 所以便答應了
想想這好像還是第一次妳一個人來到我家裡來
妳坐在我房間的地上 把玩著畢業勁舞表演的服裝
妳試了幾個配件給我看 我們就這樣聊著
過了一陣子 妳說妳很累
於是我出於好意問你要不要躺床上休息一下
妳說好啊就躺了下去 在床邊我看著妳祥和的笑容
腦海回憶起那認識五年期間的種種 妳對我來說真的是很特別的存在
就算不能成為妳愛的那個人 我也想當妳一輩子的朋友
整天都在讀書 我也累了 於是我便躺在妳的左邊
一左一右 卻不尷尬
妳精神好點後我們聊了一下 我便送妳回家
路上有說有笑的
那天 我們是這麼的親近 然而我卻還是不能理解妳

就在這之後 因為我大學比較遠 沒辦法再跟妳連絡
想要在這之前見妳最後一面
但妳卻用各種理由打發了我
當時我很難過 但卻也不明白怎麼了
現在想想 不過就只是之前的那些嘛 我還沒習慣嘛

接下來的這兩年 我們斷斷續續的聯絡著
大部分是我在說話 妳不說話
久了我也放棄打開妳的那道門
我以為 友誼如果兩邊都想維持 是絕對不可能斷的
既然妳不想這段友誼的話 我也只能成全妳
儘管我是這樣想的 偶爾想起妳的名字 與妳有關的回憶
心還是會刺痛一下 我知道我不會忘掉妳
但我會讓這段記憶塵封 直到妳願意再次打開

我現在過得很好 如果這是妳的選擇 我會默默接受

共 1 則回應

0
慢慢等,等那個始終等不到的回覆,何苦?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