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女孩的帳號發文,趁她跑去姊妹家玩耍的時候。

--------

如果傲慢與偏見中的Elizabeth是因為Darcy那一封赤誠坦白的信,
對自己過往的行為與偏見做了一次完整的審視,
而啟發了那個更好的她,

那麼,她就是我的Darcy。

我跟她在一台公車上相遇,
人潮很多,不得不在相互推擠的情況下才能多容納一名乘客,
而我順著上車的人潮,順勢地在一名女孩身旁停下。

看慣了Dcard上的神展開劇情,
我總是期待會遇到一個長髮美女對我展開燦爛微笑什麼之類的,
但是我看見的,是一名留著俐落短髮的女生,
她戴著耳機,很開心的左搖右擺,嘴中念念有詞,偶爾又突然切換成一段動感的樂音。

這件事本來沒什麼,就只是一個會讓人多看兩眼的偶遇,
直到一個禮拜後,我在一個盛大的活動會場上看見她。

這是一個完全聽不到中文的活動,
美國英國西班牙德國……你伸手一抓就是一個八國聯軍了。
這個活動意在讓大家分享交流假期中做了什麼事情──以非中文的方式。

正當我還在周遭的攤位隨意看看時,
一個說著流利英文的女聲躍入耳邊,我抬頭一望,是她!

和在公車相遇的她不一樣,
站上台的她散發著自信的光采,一身套裝更是展現出專業度,
她剛從上海的Apple公司實習回來,為了那個實習機會她休學一年,今年和我一樣是大二生,
我不禁想像著幾個月前我剛領到30分的考卷,
而她可能正完成了一項重大的Project。

我好廢。

不得不承認,她的簡報能力非常厲害,加上演講技巧更是相得益彰,
她贏得了滿堂彩,給了一個溫暖的微笑,然後下臺,
才剛走完階梯,便有兩三位西裝筆挺的男士走近她並且遞上名片,
顯然是一種想招攬的概念。
此時的我手上拿著眾多傳單,不乏海外遊學、打工住宿等等,
已經猶豫了很久,每天晚上卻還是在召喚峽谷。

我不禁對那個神采飛揚的她感到有一點點的羨慕,還有好奇,還有疑惑,
在聽完她的簡報後,對比我現在的模樣,
很多複雜的情緒一時說不上來。

此時有一名會場的工作人員遞給我活動的回饋單希望我幫忙填寫,
還在渾沌的我隨筆寫下了對女孩的種種問答,然後投到場邊的箱子。

至於她怎麼在茫茫的回饋單中看到我的單子,並且聯繫我,
這就是後話了……

-------------------------------

- 踢我

共 2 則回應

1
趴兔呢?
1
下集下集!!(敲碗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