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暮,我們相遇在海邊,你笑著對我說:「你不認識我了?」

那天起我對自己說,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毫不避諱地在我面前交流女生的人,甚至可以叫我去跟女生要電話的人,隨時隨地都能收編一票女性追隨者的人,就像一個黑洞,吞噬著我的理智。

那天起我對自己說,我也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那時候你還有個天天鬧分手的女朋友。另一個暗戀你的女孩對我說,好希望你們分手。其實她不懂,你們不分手,競爭者不過就是個「隨時會分手的女友」。

而現在你們分手了,卻到處都有虎視眈眈躍躍欲試的替補。

她就是在你們分手的當口出現的。彷彿圓桌上我期盼已久的菜餚,正好轉到她面前。我的妒恨一寸寸撫摸著她的臉龐,卻無能為力。

我用一切可忙碌的事填埋你的身影,把自己武裝成事業第一的女強人。不管表面上多麼不屑一顧,在夜里無路可退的我,只能懷抱著對你的卑微思慕入夢。

我的愛情在黑暗深淵里,而你在她的光芒萬丈里。她說要為你做點心,我想她的點心一定很甜。她尚且還有努力的資格,而我看著你們,不能安枕。

岸本瑠可說過:「張揚說喜歡喜歡的,就是愛嗎?有時候壓抑自己的心情,為對方所想,才是愛。」
岸本瑠可還說過:「我想要留在你身邊,就不能成為你的重擔,不能讓你看到我受傷的臉。」

又是一個無眠夜。

共 4 則回應

選擇我所選擇的,義無反顧,即使愛情如浪裡花,開過便滅。
我們都在自找苦吃。
施主,妳這是何苦。
是一個失眠的夜才逛到這篇。

by 3.14159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