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星座獅子,是胖子,在大學就讀高階公民課。
(和梅西一樣高,但是體脂肪與BMI比他年齡還大)

她星座金牛,是瘦子,和我不同系。』

上次在這發文,我是這麼開場的
只因為有意無意間她就這麼摟了我的手臂
搞得我心神不寧,只好發文騙點讚以患得幾秒的虛榮
結果被Dcard轉帖到粉絲頁,這根本是最高殊榮啊www

人家說看得很有情境之類的
我只能說我學到最好的劇本就是抄襲自己的人生
本來以為那是我碩果僅存的男女版文章
沒想到我今天又來寫續集了......

吾本乃非天龍國國民。
真有四年一度的民主入場券,我也只能仁醫、校長二選一

正好這一階次的外語課上完了
我想也是返鄉的好時機,而她要離開天龍國去旅行。

在返鄉之前我仍逗留在天龍國
每天任務就是去看天龍電影節的作品
一如往常,她總是能帶給我驚喜
痛恨著Line的她,有時會從臉書即時通換個口味
只因為她說她是個不穩定的存在
要出門看電影前,Line的語音通話就這麼響了
話筒邊傳來人在南部的她的聲音,清晰到彷彿她就在我身邊一旁

就這樣,那場電影我又遲到了。

回去老家,日子也是那麼過的
家裡是做生意的,所以就算是小少爺也得捲起袖子幹活
這位不穩定的存在也不確定地發著訊息,殖民著我的心
有時是早鬧鈴十分鐘的morning call、有時是一張照片、有時只是一句話
不知從何時開始,看到櫃檯上的手機通知燈閃爍著變成是我一天的喜樂
等著那通知燈的閃爍、那即時通的波波聲、或是Line的叮咚
五吋螢幕裡運轉著是我的小宇宙。

直到今天

今天沒有早鬧鈴十分鐘的morning call,過了中午也沒有一張照片或簡單的一句話
一種從規律中找出不尋常中的尋常

我們的對話不太有道別,有時已讀不回、不讀不回
突然間隔個一夜,「波」一聲,不是接續著昨天的話題就是開了新的話題

「她忙嘛。」「她金牛座嘛。」
不管是什麼理由不就是為了解釋任何那不願面對地已讀不回之真相嗎?

下午她傳了兩句話接續著昨日的話題
等了十個小時的副作用就是內心情感很澎湃
好像心中有兩個彪形大漢把我架著要我冷靜下來
不然另一邊某人的Xperia ray會像情趣用品一樣震動到當機

最後我只回了一句話,其中一句話是問她今天在幹嘛?
一小時後,螢幕上出現著:「早上游泳,已黑。」
按耐住澎湃情緒的結果也只能回:「很健康啊,請擁抱新的妳」

我另外接了一份外快,打逐字稿
這工作的要做的就是從混亂中建構出一個時空與秩序
正巧今晚我頭家—也就是我老子—放了我一晚假
這時段是該拿來趕稿的,但想當然爾,這事不會發生
取而代之的是躺在沙發上一邊看著怪獸大學,一邊哀悼著我那不成材的大學生活

正當廣告時間我滑著我的小宇宙,與她Line的對話記錄裡突然多了張我沒看過的照片
她發了張照片:兩棵椰子樹中央有棵對焦模糊的夕陽

「真好。」是我回給她那張照片的回覆
這兩個字以前她常對我說,自從她去度假後,換我常對她這樣講
她不定時地會告訴我她做了什麼,或附了張照片來傳達她的心情
我不知該如何回覆她燦爛的生活,因為在家裡工作
每天應付的就是一票沒人愛擱顧人怨的三寶,而這些怨念中的抱怨不太適合當回覆
不禁會有份感嘆是,少了份共同經歷過的事話題也會變淡吧

但我有預感,今天她會傳Line的語音通話來
彩券沒中半張,這種預感就特別準

凝視著電腦螢幕,聽見她那清楚的聲音
她說她會在那''village''住三天,但沒有想到是那村莊叫渡假村
聽她的描述,她在小木屋附近散步,那裡很黑
從背景聲聽起來,我感覺到一陣寧靜,從耳機裡我彷彿聽到海聲

我說:「我聽見蛤蟆叫。」
「喔,那是......」
「喔,我以為妳要跟我說妳在學蛤蟆叫......」

話鋒一轉,聽她的聲音好像不大好
她之前受過傷,傷勢嚴重到影響到她的說話
因為不自覺地肌肉緊繃,她需要尼古丁來讓她放鬆

耳機一頭聽到斷斷續續的聲音娓娓道來,而這不是收訊不好
原來是她剛才在路上抽著菸,她「男朋友」的家人:爸爸與姑姑在附近
因為很黑,沒看見她就走了......
聽著她的抽蓄我不知道她在哭還是在笑
聽著她呼吸的節奏,我可以感受到她在抽菸

對我而言,她是個很神秘的人
跟她相處就好像要把那破碎的拼圖拼湊回去
當下我知道我拿到最後一片拼圖了,也許不是最後一片
但我知道是很重要的一片

「妳男朋友知道妳最近不太舒服嗎?」
「知道!就是他引起的!」

「喔?妳就抽嘛,又不會怎麼樣。」
「可是他媽媽討厭煙味」
「妳又不是為了娛樂才抽煙,妳是為了化解某人帶給妳的不舒服的苦痛而抽煙。
我相信他與他的家人會理解的。妳有帶夜用牙膏吧?」
「有。」
「那就好啦。要嘛,你就當著人家面抽菸。要嘛,妳就一次抽三根。要嘛,被抓到妳就把菸吞下去。」

我們到底說了什麼,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我只知道當下我笑不太出來,眼角不知為何濕濕的
鼻音好像變得有點重
但我告訴我自己要守住,不然對方會發現。

拼圖繼續拼下去,所拼出來的是我那不願面對的真相
後來我才知道,害她受傷的就是她的男友
女兒受傷了,人家的父母親當然不開心
爸爸覺得過去就過去了,而媽媽則是略帶責備
而至於那位「男朋友」,是用非常「高夫曼」式的方式來道歉的(戲劇化)

當下我只對她說:「其實我不知道你們嘴裡講的『高夫曼』是什麼,我後來去google才知道的。」

她說男友來這後變得「狹隘的煩躁」,讓她不太舒服,而她不舒服,就想抽煙。
我不知道「狹隘的煩躁」是什麼意思
從她的語氣聽來,她跟她男友處得不好
但這只是個蓋茨比式的看法
對蓋茨比而言,他的黛西在別人懷裡永遠都過得既不幸福、也不美滿

「哎呀,那就好啦。」
「嗯?」
「反正妳們兩個註定有生命的羈絆,妳就嫁給她吧。」
耳機另一端傳來一陣沈默,接著她用她自有的節奏果斷地跟我說了這三個字:「幹 你 娘!」
「反正他欠你的,他註定要照顧妳一輩子。」
「我真要嫁給他,我每天一次要抽三根菸吧。」
「那也好啊,這樣妳很快就解脫了。」

我引述大亨小傳的結尾給她聽,但其實那應該是講給我聽的。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聽不太到,你再念一次給我聽。」
「我去找中文版唸......」
「不要!你唸英文!」
「英文在中文版隔壁。」

我不知道該不該聊下去,
一方面我的語氣很沈重,好像快死了一樣
我們的對話變得很慢,有時是一陣的沈默
另一方面,十點五十了,十一點有辛普森家庭......

「誒十一點我想看辛普森誒。」我這麼對她說
「妳那有FOX 78台吧?」我要澄清一件事,福斯沒有置入性行銷......
「我不知道,真好。」換她說真好了
「你很適合看辛普森。」當然,感謝曹冀魯,我講話快變荷馬了

斷訊了,這代表她要讓我看辛普森家庭了嗎?

突然,Line又響了。Orz

「喂,妳還要跟我聊嗎?不然我要去看辛普森家庭了。」
對方沒有回應,所以我掛了她的Line。去看辛普森家庭。

這大概是所有禮拜裡,我唯一笑不出來的一集吧。
才怪!這集超好笑的!!!荷馬他們一直用打油詩說話。
但我第一次笑地那麼悲哀

這時我的Line跳出了對話,她寫著:

「是我訊號不穩嗎?
唉,剛剛第二支,到一半就用妳說得招了
浪費了媽剝鹿。」

「(我傳了張荷馬劇照給她)
1130,再聊。」

「可惡,羨慕。」

「如果妳有空的話。」

「哈哈哈哈哈,好!」

我為什麼會喜歡看辛普森家庭?
因為荷馬辛普森大概是全世界最智障,但是是最誠實的男人,沒有之一
裡面的故事無論多苦痛、多荒謬,他們都會用最喜樂的方式來解決
人生,不就是該如此嗎?

面對放到變宵夜的晚餐,我實在沒啥胃口
但我還是全部把它吃完了
講話變荷馬,身材也變荷馬

還有,我決定要告白。

曾經有女人告訴我,不,幾乎是周遭的女人告訴我
告白最重要的是表達出自己的心意,而不是詢問對方願不願意當你的女朋友
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這次我是信了

想當年幾罐海尼根下肚,我決定要跟我喜歡五年的女孩告白
當初的死忠兼換帖的問我:「你確定?你酒醒不要後悔喔!」
告白過程金落漆,但有段事我一直忘不了,我逼問著電話一端的她:「妳真的只把我當作朋友看嗎?」
換來的是一陣沈默,然後她肯定地說:「嗯,我一直以來都只把你當朋友。」

我不知道哪一個比較荒謬?
是黃湯下肚逼問人家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邊看辛普森邊rehearse告白......

2330確定下集是重播過(可是黑洞那集很好看誒......)
我坐回我的電腦前,按下通話鍵
回撥有點攏長,我心裡OS著:「我話都到嘴邊了,妳總不能要我嚥回肚子裡吧?」

她接起來了,一聲簡短有力的「有!」
背景聲不像剛剛那麼寧靜了,有電視的聲音還有人在說話著

「妳剛剛說妳用了我的方法,到底是用哪一個?」因為我真的害怕她把香菸吞了
「你還是不要知道,哈哈」

這時我們沈默不語......
我聽著背景聲音:一個中年男人、一個中年女人和一個年輕聲音低沈的男人

「你正在聽到一段社會過程。」她這麼對我說
「妳怎麼知道我在偷聽?」

這時男生問她要不要先洗澡?她說好。

「他們好像在想我了,你要跟我說什麼?」
「......沒事,小事。」
在這個情況下我沒辦法告白,在旁邊的男生問她要不要洗澡的情況下
「噢好吧,那,掰掰。」

於是我又把話嚥回去,我決定下樓再去看辛普森
小宇宙要跳出了Line,
她寫著:「掛之後跟他們一片空白= = ,真可惜沒有聽到你話的重點」
妳要我回什麼?我只好說:「小事,只是把話嚥回去。」
「可惡。」是因為我這麼做很可惡?還是妳沒聽到我的話很可惡?

「我回去看辛普森了。」
「我去洗澡了,再會。」

只後臉書上又跳出了對話框,我們又聊著天
但我決定告白的事先不說了,等到她下次語音通話再說吧
因為短信會留下記錄,回過頭一次又一次地看只會再痛一次
但是語音通話只會顯示那三分鐘,至於那三分鐘發生了什麼事,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

「突然覺得打字好麻煩,說話好方便。說完如過往雲煙,而字就留那麼一串在那裡。」
「我也喜歡」
「希望妳過得好」我真的希望她是過得好的。

我們聊了一會兒,但是我覺得很空洞
那種感覺就好像我開啟自動導航模式在跟她講話一樣
聽著她說男朋友跟她說話,她就會覺得焦躁

我貼了段音樂給她,前幾天貼過一次了

「再陪我聽一次那首莫札特,妳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她睡著了,後來她說睡到有幻覺
而我,是一直活在幻覺裡面。

正當我把電腦闔上,準備洗洗睡時
我聽見我的腦海一個聲音:「我們每個人有時都會有些瘋狂。」
我笑了。


不知為何,該哭的時候反而喪失了哭的本能
頭一次拼圖拼出來了,但我卻開心不起來
也許拼圖根本沒拼好,但我不想再拼下去了
現在帶入了這項前提,一切的方程式都合乎邏輯了
過去那一點一滴的某人到底是誰,為何她那時含蓄地笑著,一切都有了解答
但這都已經不重要了。

真正的惡夢不是你睡著時所遇見的牛鬼蛇神
而是閉上眼睛無法入睡時,眼皮底下的想望所化為泡影還有那帶入了你不想知道的「前提」所成立的邏輯

我想望著什麼?
我想望著她突然來到我的故鄉,來找我玩
那幾天,我人都是他的。而我的後座不是空的。
那三天的伙食費,都是我出。

我想望著,我的生日她會祝我生日快樂
我會很驚訝,然後用這個藉口送她那已經過去的生日禮物
我本來不知道裡面卡片該寫什麼了,但我知道了
卡片上面會寫著:''It was nice to meet you.''

正所謂奇蹟就是看似不可能卻發生的事,而這一切也只能等待奇蹟發生了。

我知道挑戰會隨之而來,但我沒有想到會來得那麼快
我的人生一直抄襲著電影,
無論是那句It was nice to meet you,還是腦海裡那句我們每個人有時都會有些瘋狂。」
或是當初告白時想講的那句話:「喜歡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我一直拿大亨小傳的故事作為一個警惕,雖然我比蓋茨比魯多了

「如果真是這樣,他一定覺得自己失去了那個溫暖的舊世界,為了懷抱一個夢太久而付出高昂的代價。他一定曾抬頭透過張牙舞爪的樹葉看著陌生天空,顫抖地發現一朵玫瑰多麼醜惡,早在稀疏草地上的陽光多麼殘酷。」

我很高興,在我下場跟蓋茨比一樣慘之前,我踩了煞車
腦袋裡有另外一個聲音告訴我我孬,沒有種搶過來
橫刀奪愛才是愛,但是這場愛背後的代價呢?
人家已經去見父母了,不管她願不願意
真殺遍血流成河,換得的也是一段不受祝福的愛情
我知道玩這場遊戲要有一定的實力,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
因此我知道,我玩不起這場遊戲。

現在我只想跟當初算牌的朋友說,他算錯了
結果我還是走到了No的那一頭,儘管我靈魂走向了Yes

會不會再跟她告白,我不知道
這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
我相信成熟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友誼,應該不會像青少年那麼尷尬
但我知道我大概不會像以前那麼熱絡了

那五吋小宇宙的寄託與思念,我可以放下了
在想著以後要怎麼跟她講話之前,應該先想著明天活要怎麼幹
服務業就是這樣,不管你狀態好不好,你就是得拉下人肉面具跟三寶微笑寒暄
畢竟「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嘛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青春,好像又這麼過去了
如果真的要跟她說什麼的話,我只想說:
「等妳我的靈魂都自由時,我可以正式地追求妳嗎?」

畢竟,雖然這輩子還沒過完,但到目前為止和她在一起的時日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候。

共 10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看完了整篇,我還是不知道我看了什麼....XD
[超幹] 文章太長,我到底看了三小


中顆橘子
覺得強大
惆悵
(嘆……
能感受文字破碎背後的心碎……
不過感情嘛,
面對自己的悲傷是明白愛的過程 ……
文筆超好的!
很期待你下一篇創作唷!
只是希望篇幅能短一點=_=

BY台南東區小東路ㄈㄓ
我一開始覺得嫌文長就不爽不要看啊
後來我發現這文章真的長到我完全不想潤稿跟校正......

感謝諸方的批評指教
我只能說我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一開始還能強顏歡笑,但後面我連演戲都懶得演了
朋友們都叫我好好地敷衍她,可我不知敷衍為何物
所以講話就變超酸的了......如下:

「我在他房間抽菸,他發現了崩潰,嫁不成了」
「妳真要嫁啊?祝妳幸福。」
「覺得有嘛?我頭殼壞去」
「妳壞得是臉,不是頭
可以等我畢業後再嫁嗎?我現在沒錢包紅包。」
「......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希望這不是妳對妳戀情的註解」

現在,連我自己都想知道劇情發展會如何
我想下一篇創作的可能性變很低吧,因為來這發文不是有好事、就是鳥事
推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
迷:這篇文的完成度太高了啦,看到一半就放棄了ˊˋ
sor....我看完開場白就不行了...
但是上一篇有認真看完
馬上回應搶第 1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