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就位~
擺好舒適的坐姿,拿好爆米花
來~我們繼續~~

Part 1

Part 2

已經到了第三篇了
其實我們故事一直都在繼續

打到這其實讓我想到“程又青和李大仁”的故事,但他們曾有愛情,而我們“可能”完全沒有愛情,接下來的故事就是………



三年級的我們真的除了看書讀書考試沒有別的事了,唯一的樂趣大概就是去圖書館讀書順便找咩和找帥哥看XDD
而那間圖書館真的小的可憐…帥的真的很少,反而有一個別校的正咩,那時候小Q一直跟我說想和他做朋友,想盡各種方法和賄賂我要到那正咩的電話,當然我要到了~但是沒給他XDD
好…這有點糟糕,雖然最後被他發現了,但是也沒怎樣哈哈

再來三下了,我們越接近基測拼的越可怕…
而這期間我們班發生了一件“水加粉筆毒老師”的事,因為所有在場證明就好死不送指向小Q和另一個同學身上,另一個同學完全把嫌疑撇的清清楚楚責任自然就指向小Q,我知道不是小Q做的,因為我相信他,和他聊過之後我更相信不是他了!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不承認只是會把事情越傳越糟,所以他幫人背了黑鍋,所有懲罰都由他承擔了…
當下其實我覺得他這樣頗帥的!不過也很可憐… 所以在他又一次被排擠的這段期間我是一直陪伴他的…當然花了我一堆電話錢(傻瓜手機),漸漸的他也開始對我產生一定的信任,而我也偷用他的話:
“我才不要和一個失魂落魄的智障競爭呢!”
結果他卻笑著回我
“誰智障啊!你才智障!”
然後我當然就追著他打…= =

而為了應付煩死人的考試,我們是互相照應著,不是作弊,而是考前臨時抱佛腳,也可能因為這樣練就了我們臨時抱佛腳的神功XDDD

到了考前一週,我們開始一起和學校請假,請假早上7:30去圖書館排隊卡位讀書,從早上8:00到晚上8:00除了吃飯外(甚至把吃飯時間拿來睡覺,中午只吃包餡巧克力)
到了考試當天我們是信心滿滿,一定可以考到我們要的志願… 前一天晚上還互相打氣加油要早點睡,也約好早上一起早點去考場讀書,…

可是…


好死不死我那天因為雙重打擊…
1. 和沈佳宜一樣痛死人…
2. 我的親人那天凌晨過世了…
還記得第一天考了三科+作文… 好像是國英自吧…
我心情很混亂經期又很痛,作文還寫到哭了…
第一天我就搞砸了人生的第一個升學考…我們班導也很關心我,知道我不對勁,一直待在我旁邊鼓勵我,而小Q他一直坐在我旁邊陪伴,沒有多說話,一直督我做最後的衝刺還有班導問我有沒有好一點,小Q在旁邊一直問說“什麼有沒有好點” 因為女生嗎…所以我一直說“沒事~快讀吧”
嗯…這時候前男友看了不是滋味一直干擾他XDD


第二天中午考完了,我們在休息室同時問了“欸!下午要做什麼?” 講完我們又同時說“幹嘛學我” 然後我們就開始一連串的互嗆 $\%&¥§~…
最後決定是…先回家睡覺XDDDD

考完試之後就是各種解放啦~~~
之後選填志願的時候我問他他的志願是什麼?
(因為數學和社會第二天當然不能再失誤了…一共才錯兩題…)
結果我們兩個竟然寫出來的都一樣… 真的是莫名其妙的默契啊…
然後又是一連串的互嗆…XD

成績最後出來了…
因為第一天的失誤嗎…所以考輸小Q了…
但是還是考上志願唯一和小Q不一樣的學校…(一間女校,不是女中)
雖然成績還沒出來之前說好要一起上同間高中繼續競爭的…

也就這樣到畢業了…

(未完待續……

今天故事講到這讓大家消化一下…
其實真的還有好多…好多…
畢業之後的慢慢繼續和大家分享吧~

到今天我們還有很多故事是繼續的,回憶錄一頁一頁的寫~
謝謝你們的觀看~
敬請期待下一集…

共 3 則回應

2
其實只要問雙方一句話
如果兩個人要在一起 有沒有可能?
如果任一方心中有任何一點點下列的想法
例如不知道、也許可以試試、不排斥的念頭,
或是沒有立刻產生不舒服的感覺
那就肯定不是純友誼

很多男女好友被問到這種問題
常常是某一方可能真的覺得不可能
但另一方表面上說不可能 其實心裡覺得有可能 或是根本就是喜歡對方

如果是我跟我的男性好友 被問到這種問題
肯定是一陣不舒服 也絕對不會有可以試試看的念頭

這大概也是我不相信有純友誼的原因了
因為我不相信有一個感情很好的男女朋友
雙方被問到在有沒有可能交往
心中產生的感覺就像是被問到與同性交往一樣的感覺 (這裡必須排除同性戀的討論)
如果沒有這樣的感覺 就表示有可能在一起 即使機會不大

那這種怎麼可能是純友誼呢

另外有人說我跟班上或是公司誰誰誰就是純友誼
也不常有啥聯絡
抱歉 我得說那種情況連友誼都稱不上
頂多是同事或是同學罷了
0
B1 我相信每個人對於純友誼的觀感都不太一樣
你講的我也同意,或許在別人眼中我們真的像一般情侶一樣,但我們自己心裡真的有界線在,而且故事還沒結束噢~
希望你看完全部再來說說你的感想~^^
1
謝謝你的故事!良性競爭的感覺真的好好!
期待期待~~~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