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為何還不睡而死撐著呢?
是因為害怕會失去了些什麼還是因為害怕要去面對著些什麼呢?
抑又或者是如我一樣的害怕著面對卻又只有在面對時才能短暫的忘卻自己早已失去一切呢?

有的時候
我們明知再往前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但我們還是會奮力地踏出那一步來讓自己粉身碎骨
只為了那短暫的飛行

有的時候
我們明知道眼前的這人不是好東西
但我們還是會讓眼淚模糊著雙眼來擁抱著眼前的這人
直到這人無情地往自己的胸口捅了一刀後離去

有些時候
我們明明就清楚明白著現實的真相明白著自己會受傷
卻依舊還是莫名的死守住自己所編織的幻夢中害怕著醒來

有些時候
我們都明白關於未來是不存在的卻依舊還是貪戀著虛假的當下

有些時候
我們都以為讓自己學會飛行的最好方法是讓自己不斷的從懸崖上墜下

我們總想著
或許這次的墜落會不一樣
或許這次的受傷之後就能學會飛行

我們總是不斷的被自己給自己所找的理由打動說服
來讓自己再繼續下去再堅持一下

我們被眼前的海市蜃樓迷惑了雙眼
被腦海中關於藍天的想像與憧憬模糊了心智

以至於我們都忘了
其實我們並沒有翅膀去學會飛行

飛蛾撲火大家都知道吧?
飛蛾在被火光吸引時知道等待自己的只有身軀的燃燒殆盡嗎?
飛蛾在奮不顧身的追尋火花時會是感到幸福的嗎?

飛蛾失去了翅膀只能在地上殘喘掙扎著
甚至遭受到了螞蟻的啃食

或許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還是會稱呼這生物為飛蛾
但本質呢?本質上來說牠還能算是飛蛾嗎?

在生命的盡頭在身軀遭受啃食時
飛蛾會後悔當初勇敢墜落時的那勇氣嗎?
飛蛾最後的美夢會是幸福的嗎?

抑又或者是其實飛蛾追尋火光的舉動只是一種不甘心?
不甘心著自己被那看似溫暖卻會傷害自己的物體所吸引著?
不甘心所謂命運所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
不甘心自己所做的那些努力那些準備只為了讓自己短暫的生命中綻放一瞬的光彩?

不甘心
因為太多的不甘心所以把這份不甘心誤以為了是愛戀
所以衝撞著火花來表達抗議來表達不甘

就算眼淚都蒸發殆盡了
也依舊還是說服著自己去衝撞直到自己再也無法衝撞為止

或許有時我們所執著的並不是眼前的萬丈深淵
而是讓自己決定勇敢墜落不惜粉身碎骨的那勇氣吧?

其實很多時候身為旁觀者的我們明明知道眼前的這人會受著傷流著血
但我們又能為眼前的這人做些什麼呢?
我們又能為了眼前的這人去守候著些什麼呢?

如果成長的代價是受傷
那麼我們會選擇視而不見的看著眼前的這人墬下呢?
還是在眼前的這人墜下前抓住衣袖不讓其落下就算會被其憎恨也在所不惜呢?

有時當我們只專注在前方的不真實時
往往我們會選擇忽略了周遭平時就在的那些小幸福小確幸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或許飛蛾在撲火的當下是幸福的吧?

------------------------------------------------------------------------------------

後記

好吧最近我不知為何的當完愛情顧問後順便也當起了心理諮詢
其實是想說些什麼的但總是文不達意無法好好表達自己所想表達的
其實是想讓對方知道其實還是有很多人在關心的
就算明知對方一定會受傷也還是給予著支持

其實是還想再打一篇去表達對另一位好友的關心的
但由於資訊所獲取的還不夠多不夠全面所以只好作罷

我只能建議說真的不用把什麼都背負在身上的
有的時候我們無法改變這世界也無法讓大家都得到救贖
那麼又在煩惱著什麼呢?那麼又在糾結著什麼呢?好好想想吧

或許有些時候我們總是會無自覺地把自己預設進了故事或是對方之中
因為我們都知道著當這些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自己也是一樣的無解
就算自己曾說過許多的大道理也是一樣的無解
所以需要的是不斷的與人對話其實就等於是與自己對話

之後還會有關於其他主題的系列文也說不定(至少有預訂也有想了一些想表達的)

知道嗎?
其實有很多時候我還是很羨慕大家都還是個有情感的可愛人類啊 XDD

對了由於某些立場我只能在狄卡上發這篇文
然後抱歉我文筆很差排版也很爛所以可能要請大家多見諒了

至於內容的話我也直接承認其實到後面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
我也知道其實這篇文沒什麼內容也一直在不知所以然
我只是想表達些什麼自己的想法還有給對方的鼓勵與關懷而已
希望大家不要怒砲我 Q_Q

抱歉啦總是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想法
於是只能言不由衷 T^T

加大臭豆腐 #暖豆腐系列

不定時更新
有需要請投許願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