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離開之後,有人說是無縫接軌,也有人說是劈腿。
我說,你只是找到一個更適合你的人。

等了你將近一年的時間,才願意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和尊嚴。
內心暗地裡想著,你一定要幸福,好證明我只是輸給了真愛。

現在,你回頭了。
這又叫我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