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交往了五年,分手三個月。
分手的這三個月,從一開始崩潰,到後來冷靜,我幾乎都是一個人。

習慣在大家面前堅強,就沒有哭的理由。

這三個月,我們沒有聯絡,你刪了我好友,而我也封鎖你。
每次大哭,都想打給你怒聲斥罵。
怎麼也提不起勇氣,好像也沒那必要。
關閉一切與你有關的事情,順便把傷心鎖起來。
每天帶著假面具,說著已經不在意了,已經放下了。

但夜半,還是有個聲音提醒自己,還沒忘記。

淚濕了幾夜枕頭,那天,你打給我。

我們閒聊閒聊,我佯裝瀟灑的聊。
突然你好認真的問我,之前說要看的電影,還去看嗎?
我沉默,但內心早已應許。

我知道我還沒放下你。

後來我們出去吃飯、聊天、看電影,都像還剛在一起時那樣甜蜜。
只差我們不牽手,你不搭我的肩了。

看完電影的那天晚上,我打給你。
問你好不好來陪我,你問為什麼。

「沒有你我睡不好。」

而沒有你的這三個月我也真的睡不好。
睡的,很糟。


——————————————————————————————————

如果你拒絕我,我們會簡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