俐落的短黑髮,入手卻意外的柔軟滑順。

或許他的個性跟他的頭髮一樣,並不如我想像的那樣冷硬。

仰著頭放任他親吻我的脖子,一股股陌生的顫慄感順著背脊往下到尾椎。不自覺的想躲,我用力抱住他的頭,試圖阻止他亦加放肆的舉動。

他停下,輕笑了聲,抬頭望了望我。一雙太過漆黑的眼眸霎時闖入我因思緒遠飄而失焦的眼瞳中。深黑色的、波瀾不起的,像是幽深的潭,引誘人墜入般的黑色。

「不要。」我嘟嚷了聲。他的經驗豐富讓我的空白顯得更加脆弱無力。

我不喜歡那種失控的陌生感覺。

「好。」他的眼神似乎暗了些,但他確實停了。

我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臉,目光一一掃過他的眼、眉、鼻樑、唇......

他慵懶的般瞇著眼,放任我的打量。

他的眼很狹長,瞇起來時有種狡猾、在算計著什麼的感覺。眉毛沒什麼特別,由靠近太陽穴的眉骨尾端往鼻樑下斜,給人果斷、有魄力的幹練感。高挺的鼻梁讓我偶而也會生出幾分忌妒,聽說這代表著做事比較積極主動,只是有時會較具攻擊性。

盯著鼻子久了,不禁又冒出了小小的忌妒,我壞心的低頭輕咬了他鼻頭一口。

「噢...怎麼?忌妒啊?」沒有躲,他挑了挑眉,出聲調侃。

「對!」我的理直氣壯換來他的笑。

看著他的微笑,他的薄唇,我想著這似乎是薄情的象徵。但是之後查了,嘴唇薄似乎只是表示做事比較理性、有時會比較不顧情面而已。

我低頭吻了他,蜻蜓點水的一吻。心裡開心又有點羞澀。

我親了我喜歡的人。

他嘴角似乎又上揚了些,伸手把我的腦袋按向他,帶有電流一般,自他的唇傳來。

我閉上眼,感受他的吻輕輕地落在我的頰上、唇邊、髮梢...

吻著,溫度似乎慢慢升高,我的不安開始充斥。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又被壓在他身下了。

伸手推了推他,但他卻紋風不動,持續小心翼翼的吻著我的眼、頰、最後是唇。

我閉上眼,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有點想哭,「不要。夠了。」

他又持續吻了好幾下才停住,這次眉眼間似乎帶著明顯的不滿。

「我該回去了,十點了。」我拉下他的脖子,緊抱著他,想把我的不安傳遞給他。

我喜歡他,但不想這麼快發生關係。

太快了。

窩在我頸邊,他咕噥了聲,耍賴道,「再讓我親一下就讓妳起來。」

我握緊了拳,全身緊繃了起來,「你答應過的。」

「恩,我答應過,妳說停我不就停了嗎?乖,讓我親一下嘛。」孩子氣的口吻讓我心裡顫了一下。

喜歡佔上風了,妥協了,「好吧。」我放松環著他脖子的手,閉上眼,全身細微的顫抖著。

他嘆了口氣,最後只輕吻了下我的唇,然後把我拉了起來。


幫我穿上外套,我盯著他的短袖,「不穿外套嗎?外面很冷,你等下還要騎車。」

「沒關係,我不怕冷。」聳了聳肩,他一如既往的挺拔站姿讓我羨慕他的不畏寒。

拉好了拉鏈,我轉身抱了抱他,嗅著他身上淡淡沐浴乳香味,我想我笑了。

他回抱我,有力的手臂環繞著我,像是我是他很喜歡的人、很重要的人。

蹭了蹭他的胸膛,我率先放開了手,「走吧。」

「恩,你先下去等著,我去牽車。」他輕輕碰了碰我的臉,拿了鑰匙道。

「恩。」我笑得一定很甜、很傻。


在住宿的樓下,我們擁抱了好久好久,最後親吻著道別。

從沒想過會這麼喜歡一個人。

一個讓我不斷掉眼淚,我卻依然捨不得放手的人…

熱門回應

我也正喜歡一個
讓我不斷掉淚卻捨不得放手的人
或許傻
但都是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