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那女孩唯一的連結是,
中間的介紹人,是我哥哥大學後的好麻吉,Shane。

Shane和我哥是像血濃於水的兄弟,
他也是哥哥所有朋友裡面我見過最多次的。
初次見面,他很害羞,也很客氣,
雖然年紀又比我哥大一些,
卻透漏一種更為年輕稚嫩的感覺。

「妹妹你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他臉有點紅,在哥哥的畢典上我第一次見到他,
他胸前掛著相機主動向我打招呼。
我心裡噗哧的笑了出來,
這個哥哥很有禮貌但又有點八股,
身材跟我哥差不多,看起來有點baby face,
白白淨淨的很好相處的樣子。



現在回想到這些,有些東西特別深刻,
未曾謀面的姊姊,和善解人意的Shane。

我一直有些在意那位姐姐。
因為我的認知是,
我會愛屋及烏的去愛哥哥的女友,反之亦如是,
我會希望她能想要認識我、跟我說說話。
但交往期間,似乎只有我單方面的想認識她,
想逢年過節給她祝福,或是像親姊姊那樣,
有什麼心事煩惱都跟她說。

但她從未表達對我的關注。
反觀Shane,他只是我哥哥的好友,
卻在哥哥入伍時,代替了他的角色,
關心即將學測的我,
常常傳好長的簡訊給我加油打氣、
新年時包了個紅包給我(以一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來說很大包)、
我生日時送了我一條很美麗的手鍊。

Shane來自單親家庭,
哥哥說他心裡對家人一直有個陰影,
所以看到我和哥哥的互動覺得很羨慕,
才會這麼疼我,把我像親妹妹的疼。

「哥,我要跟姐姐講電話!」
我瞄到哥哥吃完飯就急著上樓,一看就知道要去愛的電話煲,
我放下碗筷尾隨上樓,在他拿出電話時跳進他房間
「……不行!!趕快回去吃飯~~~~~!!」

「欸~為什麼啦!吼唷!!!」

每次我想耍賴,都會用腳底住房門(以防他把門關起來),
然後拉住我哥大叫吼唷~~~~~~~~!!

「不要!不行!」
哥哥斷然回絕我,強硬把我推出房門,
然後笑著回去電話煲。


諸如此類,每次我想用他手機(他是智慧型、我不是),
哥哥也總是監看我,不准我偷偷滑到其他地方偷看通聯或照片。

「ㄟˊ~妳~~~~想幹嘛」
「我只是想看遊戲啦……」
「妳是我妹欸我又不是傻瓜XDD把手機還我~~!」

哥哥臉皮薄,談戀愛又低調,
所以我從來沒有越雷池一步,
那位女孩,還是在迷霧裡沒有走出來過。



這段愛情走了兩三年,
中間似乎斷斷續續,
我有點搞不清楚他們還有沒有在一起。
除了一開始的熱戀期偶爾會放閃外,
哥哥始終很悲觀,
愛得很深卻無法有結果,
沉甸甸的,壓在他的心上,
讓我也不敢多問。


後來我也上了大學,
認識了現任的男友,
和哥哥一樣遠距離的戀愛著。


步入社會開始工作的哥哥,
對人世更有歷練,
他常說,我的愛情和他的有點像。

「我們對愛情都很執著,所以有些盲點自己看不到,
我走過的路,希望妳不會再走一遍」


在那一年,哥哥和女孩分開了。
同一年,也和血濃於水的Shane不愉快,
兩人的關係降為冰點。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