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分隔線】--------------------------------------------------

彷彿在向國中年代告別一般,我離開了家,離開了你,想拋開以前的一切不好的回憶,卻愚昧的連最該珍視的東西也一併丟了。
也許是考試失常的緊張、老師責罵的陰影,或是你那天簌簌落下的眼淚,我把我自己包裝起來,想藏好自己,卻不小心也把自己的心給弄丟了。

幾次你打電話過來,我剛好沒接到,看著手機來電紀錄幾通,我就心顫幾次,我沒敢回你電話。
「我好想你。雖然不知道你變了這麼多,我還是在等你,讓我聽聽你的聲音好嗎?」你簡訊上簡單明瞭的寫著。
那時候剛升上高中,課業壓力和國中果真不能比,覺得原來我們就是這教育體制下,一直被強迫考試的受害者。
好像只能靠分數高低來評斷一個人的好壞,卻也不想這樣是否也磨滅了學生的其他方面,包括生活、小確幸等。
在一個陌生環境開始新生活的我,原本還以為自己夠獨立,能習慣現在這樣的生活,縱使面對新的挑戰也認為總會撐下去的,一切東西再回頭一看應只是一笑。
但當我一看到這封簡訊,我眼淚直接掉了下來,聽到了什麼破碎的聲音,轟,腦袋空轉了幾輪。

學習與壓力共處,和與自己內心對話,我想了很久,自言自語了幾天,試著打開自鑄的枷鎖,企圖解放自囚著的真實的我。
幾天後,我心血來潮,撥了你的電話。
沒響幾聲的,你馬上就接了起來,我聽見了久違的熟悉溫柔聲音,聽得出來帶著很濃的興奮語調。
沒有出現預想中的尷尬情況,我們很開心的聊了很久,分享彼此最近升上高一發生的趣事,很有默契的不談以前的事,你說你很想見面,其實我也是,我們便約了一個禮拜,在那家我們常去的麥當勞。
那天,你笑著問我,怎麼最近長了這麼多痘痘,手還調皮的作勢伸過來要戳幾下,我裝作厭惡的表情打掉你的手,不過嘴角還是忍不住笑了。
我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升上高中,課業變重晚睡壓力大吧。
你的聲音還是一樣溫柔。
一兩個月沒見面了,你突然變得很成熟,和以前國中的感覺有些不一樣,眼神不再只是稚氣的純真,而有一種清澈深遠的感覺,好像直視人心。
反之,我感覺我還只是那國中屁孩,心還長不大。
但,我好像在你眼睛的倒影中,看到了不再偽裝的我。
你最後問我有看到那封簡訊嗎,我輕點了頭沒說話,看得出來你眼神的失落。
我靜默了一會,不久,站著起來收拾一番,把兩人吃完的垃圾屍體端去倒掉。
結束後,我不動的凝視著你幾秒,欲言又止,我們都是。
一股衝動凌駕了我,我牽住了你的左手,柔軟依舊,你臉上寫滿驚訝。
「走吧!」我看著你笑道。
「去哪?」你好奇的問著。
「對不起,我們重來好嗎?」我拉著你的手,心跳不止的加快,我們走在那條彼此熟悉的路,還記得你那眼角微潤的側臉,斜陽打著,一抹彎笑的看著我,美得讓人心醉,至今仍未能忘。
「好呀!」你眼睛笑成一條線,一滴淚摔落地,砸的粉碎。

分隔兩地,雖然只是隔壁兩個縣市,火車約一個小時的時間,但在私校的我,自由卻如奢求般,只在假日降臨。
我們很少通電話,但是每到能回家的週末我總會稍作造型,立馬從學校搶搭公車去火車站,有時看著車陣阻擋會越看越幹。
你也會在提早火車站附近等我,再一起去市區逛逛,享受小情侶難得的約會,畢竟我也不是每個禮拜都能回家。
有時候留宿,會和同學出去玩、念書,沒有辦法陪你,感覺雖然在玩心情卻不會太好,可能「距離」對我而言是種難題,影響心情的討厭難題。
聽到你打電話過來問我這禮拜會不會回家,有時我會支支吾吾的不確定,你打趣的懷疑,是不是我在這邊有偷偷交女朋友呢?畢竟我們這裡是男女混校。
我不擔心你會劈腿,憑著彼此的信任,況且你讀的是女校,身邊都是女同學,沒有男生。如果在男女混校的話,一定非常吸引男生注意。
但是,高中損友也嗆我說,搞不好女朋友被T把走了這更可憐。
這話害得我嚇的連續好幾個禮拜回家,生怕你真的被T把走,一放假去找你好像在宣示主權一樣把你牽牢牢,還迂迴的問你關於這方面的事,不過我不太會問問題,感覺自己問什麼都不太清楚。
但是你很看我的奇怪的言語和舉止手勢,好像很快就懂了,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來輕吻了我一下,笑了一笑。
我既驚訝又疑惑,也高興的笑著摟著你。
「你要相信我啦,也要相信自己,我們很難得。」你的最後一句別人可能會聽不太懂,但是我馬上就懂了,笑著回說,謝謝,謝謝讓我安心。
愛對那時的我來說還觸之不及,但我希望能認真的喜歡你,和你在一起,直到我能說我愛你,能扛得起那更深沉的包袱。
但現在回首,我失約了,笑。

共 2 則回應

笑屁阿
趕快寫下一集啦
對對對~下一集下一集!!
好期待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