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二集

---------------------【分隔線】--------------------------------------------------

高一的時候,我曾問你大學想要讀哪一間。
不過那時候我們也才是小高一,還不知道大學是怎麼一個環境,也不知道學測是多難考,只知道耳熟能詳的大學是台清交成政。
那時候說想念台大,感覺台大台大阿,聽起就是台灣第一名的大學,感覺念台大一定很威風。
「好阿,那以後畢業一起念台大,這次不能耍賴囉。」你眼睛直瞪,手狠狠指著我說道,外放殺氣直直壓迫過來,惹得我哈哈大笑。

我念的是升學主義的私校高中,離開了家鄉,到了都市,才查覺到城鄉差距的巨大,週遭同學一個比一個還要聰明厲害,讓我覺得若是不認真起來會跟不上他們,畢竟我入校的基測成績在班上跟同學比本來就不算太好。
直到現在回憶起來,人生中最昏暗的日子就是在高中,那些年真是昏暗無光的埋頭苦讀,尤其是到了高二下開始,禮拜六也要上課,禮拜天還要來學校自習。
自那時起,能夠和你見面的時間就變得越來越少了。

大家都知道你讀的女中和另一個我原本該讀的男校高中,一直以來,都有聯誼的傳統。
比起私校封閉式的學習環境,講求升學至上;一般高中更注重自主學習,有些人忙社團玩得很瘋,也有人書念得很多很深博學多聞,各擇其所好,盡量過得充實。
你有次在電話中跟我講過,你們班和那男校某班的聯誼近況,還湊合了好幾對情侶,常常看的放學一大堆男校男生堵在校門口等女朋友等場景等等。
雖然你沒有講出來,但是我聽得出來你的話語中帶著濃濃的羨慕語氣,羨慕那些情侶可以每天放學、社團活動等時間可以常常膩再一起。
你還向我坦白,說到有幾個同屆和大一屆的男校同學、學長跟你要電話,你礙於場面也給了,不過一開始你還沒有直接講明,卻讓他們有了動力,有時會幫你買早餐等你上學、或放學在校門口等你下課等等,對你獻殷勤。
想當然爾,這是正常的現象,一個漂亮女孩總會有幾個男孩在身邊環繞,不過你可是我的呢,我當然不會退讓。
這樣讓你很困擾,也會造成我的誤會,之後就一個一個跟他們說你已經有男友了,請他們放棄,停止這些舉動。
不過因為我們距離使然,卻讓他們更有了競爭的欲望。

高二那次,應該算是我第一次嘗到吃醋的感覺吧,不過我夠相信你,也相信我們的感情。
某個連假放假當天,下午三點多一放學,我連奔向你的學校,沒有事先跟你說要回去找你,就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
我趕到了你校門口,撥了你手機,你正好也剛下課,我們在電話聊到見到彼此,然後互相走近。
我們那時一週沒見,彼此也都很想念,我一如往常的把你的書包提過來背,你總是開心的說我很貼心,我摸摸你的頭,彼此笑著,感覺到了一種幸福的感覺。
不過這時一個跟我差不多高的男生,向著我們逕自走了過來,他身上穿著制服,馬上就知道了這是隔壁的男校,他向你點了頭,「這是?」他眼神飄向我,我突然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我腦子一轉,二話沒說,手直接往你的手用力一牽,試圖宣示著我們的關係。
他用輕佻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對你說,「是不是那個去外地讀書的男友阿,從來沒看過他,那,今天就不陪你去火車站囉。」他漫不經心的說著,談吐間有濃厚的挑釁意味。
「什麼?」我叫住他,問他是否每天都像這樣放學來找你。
你跟我解釋說沒有啦,這兩天而已,我心頭確有一股酸酸的醋勁噴薄而出。
看著我已經變臉了,你牽著我的手更緊了。
「學長,他就是我男朋友,你以後可以不要再來找我了好嗎?這樣我會很困擾。」你這樣說道,讓我心情明顯好了許多。
「好吧。不過一個不能每天陪你的男朋友有什麼用。」那位學長甩下這句話,瞟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被這道眼神、這句話給震懾住了。
醋勁、脾氣在這句話後,悄然瓦解、破碎,卻成了難以言喻的失落、自卑。

我打從心底相信你,也相信著我們的感情,但是心情卻不住的失落。
你說那個學長後來就沒有再去找過你了,不過我在意的點不在這,而是仍不能忘他那天講的那句話。
那句話讓我失落,他一言道破了我無法給你的東西,陪伴。
有時晚上念書念著念著念到一頭亂緒,心中煩悶,我會走到教室外走廊,靠著窗戶看著操場,看看一片夜空,想到了好像在電影中聽過的一句話。
當你孤單的時候就看著天空,那時候我也會看著天空,我們的世界這時就會連在一起,距離無關,時間不管,心神就能契合。
不過一段時間回神了之後,才發現手是冷的,身邊的是空的,心是澀的。
孤單還原了一切的虛妄,提醒了我現實的可怕。

你明白我的失落,也更珍惜和我再一起的每分每秒,和你在一起時,不知是真是假,總能是看見那動人的笑容掛在你臉上,很少聽到你在抱怨。
你的笑容一直都有種療癒的功能,讓我看到會被吸引注,能暫時忘卻煩惱、拋開一切負面情緒。
彷彿在你身旁,負面情緒甚至是對你的褻瀆一樣,也讓人生不出任何不快。
對你我來說,陪伴只是奢侈品,久久只能嚐一次。

漸漸地,歲月如梭,飛逝到了高三。
每天以日繼夜的念書。上課、下課、吃飯等時間,總離不開書本。
日復一日,生活就像被書本給擠滿般,再加上直面學測的壓力,是決定未來的一次考試,總讓我特別緊張、壓力也漸漸倍增。
我能回家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每次回家的時間也縮短,能和你見面、約會的時間也越發的少了。
到了後來,你竟然開始冒出黑眼圈,在完美白淨的臉龐上染了兩圈灰黑的色調。
沒想到,後來彼此互相抱怨考試的壓力,竟然也成了一種疏壓的樂趣。
幾個擁抱幾個吻,我們為彼此送出祝福,為了迎接著不遠的未來。
約好的大學生活,說來期待,心裡卻有種不安的預感,反正先過了眼前的大考要緊,我如是思考。

緊張急驟日子終於過了,大考過後,壓力轉瞬間被我們拋越拋遠,心有如一股清風撥拂開了積厚的暗霾,徹底空明清爽。
學測考完正式迎接了屬於我們的寒假,這段久違的真正長假中,我才發現,默默支持我們之間感情的,已經不是國中時期那種稚嫩青澀的感情,而是已不知察覺的成為一種類似習慣,較為成熟平穩的悠遠之情。
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是溝通,我們都能彼此了解彼此,這是三年半以來的相處淺移默化而來,說來好笑,有一種莫名其妙老夫老妻的感覺。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