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日子,過去了四個多月了
沒妳消息的四個多月,曾經以為會很難熬
但還是撐過來了
即便依舊沒有膽子去打開妳的臉書,看看妳近況如何
但,我能夠平靜的對其他人說起我們曾經的故事
翻開妳的照片而不淚流,
回想起相處點滴而不徹夜難眠
我想...這就夠了

-------------------------------------------------------------------------

"妳打給他吧,這麼想他的話,就跟他說吧!"我無法置信這話竟然從我口中說了出來。
但望著她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我只想終結她此時的淚水。
不管結果是如何,我不想看到妳哭,更不想...看到妳哭...卻不是為我...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好想他..."眼淚潰堤在她小巧的五官上,我抽了張衛生紙,輕輕的拭去她臉上的淚。

"來~手機給我~"我接過她的手機,搜尋了一遍電話簿,終於找到了一通疑似是"他"的電話。
"是他嗎?"我把手機湊到她面前。

回應我的是一個點頭。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按下了通話鍵。
"來~妳自己說,跟他說說話,想說什麼都可以,說妳想他...。"我把手機湊到她耳朵。

遞過手機那一剎那,我聽到了心理某種東西破碎的聲音,而我...則轉過頭,閉上了眼睛。




若我那天沒有拿起妳的手機,撥了通他的電話
現在的結果又會是怎樣呢?

-------------------------------------------------------------------------

小柚,這是她的名字。


我還記得那天下著雨
第一次見到她,她頂著一頭半溼不乾的頭髮,在雨水的侵襲下,頭髮呈現溼漉漉的暗紅色,微捲。但看起來卻非常的吸引人,臉上畫的淡妝卻絲毫不受雨水的影響,依舊可人。小柚身材不高,約略150-160左右,在人群中是格外的嬌小。

啊 !我忘了說,那天是五一勞動大遊行,學運剛從立法院光榮退場,乘載著這股潮流,"大社運時代"隨之揭幕,這是各樣的議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我則是趕上了這波潮流,五一當天毅然翹了課跑到了凱道參予勞工大遊行,朋友是黑島青的,我跟著他們的旗子開始遊街。

還記得當時的口號有"支持警察組工會" ,"支持黨工組工會","黨工不該只領500"等等許多令人發噱的口號。但我們依舊喊的不亦樂乎。

"支持為廷飛帆戀"當時不知道是哪個朋友開始竄改了遊行的口號,我們這一區的開始跟著亂喊口號,大家都是年輕人,接受度非常高,邊笑邊喊,原本只有我們這一群比較認識的朋友在喊,突然間,旁邊傳來了一群女生的聲音
"支持為廷飛帆戀~"
這不是我們的口號嗎?說實在~我們喊到自己也有點覺得丟臉,卻不料還有人跟著喊~XDD

聲音傳來的方向是三個女生,那是我跟小柚第一次見面的經過,這群女孩們帶著V怪客的面具,雨衣穿在身上卻擋不住雨水對秀髮的侵襲,沒有一個人頭髮是乾的,臉上帶著面具看不到表情,但感覺的出在面具底下興奮的口氣。

於是原本的一群人變成了更大的一群人,"支持為廷飛帆戀"的口號也從館前路經忠孝西,一路到了重慶北的大街上。

中途女孩們紛紛拿下了面具並反綁在後腦杓,接著大家開始介紹彼此。

"你們怎麼會跟著我們喊這麼奇怪的口號啊~"其中一個朋友說。

"因為這根本就是我們的CP啊~"其中一個女孩掩嘴而笑。

CP?! 我那時不懂這些專業術語,就默默的聽。

"喔~原來妳們是腐女~~"說話的是我朋友,小智。
"沒關係啦~我們也是腐男~~XDD 小智直接用力的搭上我的肩膀~一臉"豪邁"的跟女孩們介紹我們。

果不其然,女孩們都被逗笑了,氣氛瞬間被打開了。

於是小智一行人,就這樣跟著遊行的隊伍前進,中間聊了許多,但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內政部也在聊天中到了,此次遊行的目的是向勞動部遞陳情書,但勞動部前確已佈滿了手持盾牌的警察,那時衝突是一觸擊發。

聽到有人在前面徵糾察,想到也許能夠到最前線好歹阻止衝突的發生,加上社會運動這樣參予下來也累積了不少經驗,至少能夠在最前線做好保護自己的行為。但是人海茫茫,擔心女孩們會有所閃失,我在前往最前線之前,留下了小柚的電話。

最後事情和平落幕。
回到家後,小柚用LINE傳來訊息,

"還好吧?"

"還不錯啊~~怎?"
"平安回到家~"我回

"那就好~"
"希望今天XXX沒有嚇到你,因為她有時候會滿脫序的~"
XXX是其中一個女孩~腐的程度超乎我們想像,但我也非正常人,覺得並沒有什麼~

"還好啦~還能接受XDD~"

於是我們開始聊起來了。


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同樣是社運場合
動保大遊行

在這此之前我們聊了許多,我得知了她家有養貓,知道了她是大學夜間部的學生,知道了她也會打LOL,知道了她真的很腐XDD,更甚至...
知道了她還有一個男朋友...。

我忘了是哪一天,透過LINE我察覺她跟平常的她不太一樣,沒有平常那麼多話,沒有平常那樣再手機另一端當貓,沒有平常那樣講沒兩三句就想推我入坑,沒有平常那樣急著想掰彎我=3=

我直接打給她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哭泣的氣音,原來剛跟男朋友吵架,現在負氣離家...
於是我開始更種安慰她,直到哄她破涕為笑,哄她到答應我先去吃晚餐,然後我開始幫她分析,想辦法幫她解決,教她該如何處理這段爭執。

然後沉寂了幾天,動保大遊行就在隔天。

"喵~"我敲了字過去。

"(開罐罐" 她回。

"(拍掉"

"不可以任性!!" 她回。

"好啦!!明天遊行妳會去嗎?" 我直接切入正題。

"你現在是貓,不能說話!!" 她回。

"= = "我的表情同對話。




中間哈啦了許多~但我們說好明天凱道見,用電話連絡。

遊行當天的過程其實跟五一是差不多的。
只是...

"喂!學貓叫~你自己答應過的!!"在遊行隊伍中她執意要我學貓叫,因為我每次跟她聊天都是以喵為起頭,我跟她都是,在某次的聊天中我鬼使神差的答應了她親口喵叫的請求...所以才發生了今天這樣奇怪的一幕。

"不要啦~很奇怪耶!"我裝死!

"不管!!你說的!!我還要錄音給XXX聽"
一聽到還要錄音誰還敢叫啊...那時候我是無法拒絕她的,但此時我的理性依舊佔了上風。

"改天啦~"能托一時是一時,我依舊裝死。

"吼~很小氣耶!!!"

"阿不然妳先示範啊~都叫我!!ㄚ你勒~"我不甘示弱。

"喵~~"她真的在我面前喵了一聲,說實在...當下真的有股融化的衝動。她的聲音很甜,卻不做作,輕柔,卻不減尾音,我不得不承認那聲音真的很令人心動。

"換你囉!"小柚挑了眉故作挑釁。

"改天囉~"理智依舊佔了上風-3-

"吼~~~你很討厭ㄟ!!!"

將近晚上時,遊行的隊伍也陸續回到了凱道,我們席地而坐,

幸運的是,那天沒有下雨,天氣不錯,就是微涼。
風吹過,感覺到她身體抖了一下,我炫耀似的從包包裡拿出了當年TPA世界冠軍後所販售的TPA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吼~你好宅喔,居然連外套都買了。"

"對~我就是宅的自信,宅的有型,宅出自我風格~"我自我吹捧XDD

"喂~誰比較宅啊,我才金3妳都金2了。"我接著反嗆,我忘了說,其實我們實力差不多,我打AD,她打SUP,但她可能稍強一點,
而她...男朋友,則是鑽石...。
這又是一個我無法域越的鴻溝。

那天晚上在凱道,我認識了更多的她,包括她的家庭背景,她的成長,還有...她的感情。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她的手機稍來了一通電話,是她男朋友,她對我示意了"噓",然後開始講了電話。

雖然臉上沒有表現,但心裡可能有一點點的失落感在吧。

電話的內容是她男朋友準備來載她,而我們也差不多該各自回家了。我沒有跟她一起等男友,她男友是個控制慾非常強的男人,不准她有任何男性友人,有次她有個男同學打電話問了功課被接到後換來的是無止盡的碎念,為了避嫌,我們在凱道分道揚鑣。

待續

熱門回應

就算B1你曾是受害者,
也請不要看個關鍵字就急著激動

其實大多數的悲劇發生,都不是單純“我就是賤愛劈腿”那麼簡單
感情的事什麼時候那麼簡單了

共 15 則回應

你也懂避嫌
我的故事沒打完 ,我也沒打算合理化我的故事
只是單純分享曾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事情
你沒必要這麼酸 特別挑這點來打

B1感覺有怒氣,原po你⋯好壞
就算B1你曾是受害者,
也請不要看個關鍵字就急著激動

其實大多數的悲劇發生,都不是單純“我就是賤愛劈腿”那麼簡單
感情的事什麼時候那麼簡單了
這叫小王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略懂略懂
希望原PO對彎彎也可以這麼寬容
我曾經也跟你一樣
彎彎事件對我來說不過就個人行為
不關我的事 ,我欣賞的是她的才能
而不是她的為人啊
女生都很懂感情
原PO加油

同意 B4
感情這件事本來就是個理不清的毛線球
從來沒有明朗簡單的一刻

雖然...我承認我有點無法接受感情上的小三
但我知道,情感來了就是很難控制得住

事情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重蹈覆轍就好
這種事不論是對女孩或者是她男友都是個很大的傷害

也給受情傷的原PO一個拍拍
希望你能快點走出來,再愛上個能愛的人

東吳校瓜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覺得...
並不全然都是原PO的錯吧...
曖昧是兩個人的事情...
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
更何況 原PO又沒有介入...
給原PO拍拍~加油!!
趴吐在哪?
原po可以給網址嗎?
馬上回應搶第 16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