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你相信,齊娜依達‧亞力山大羅夫娜,不管你做了什麼,或是如何地戲弄我,我都會愛著妳、崇拜妳一輩子 "
-----伊凡‧謝爾蓋耶維齊‧屠格涅夫 初戀

我們可能都是這樣,面對自己的初戀或單戀對象,無論時間過了多久,我們總是對那個他或她感到憧憬,願意獻上自己當時所有的戀心

高中,正是一個脫離智力混沌,勉強可視為一個理性個體,去討論、思考自己內心深處情感的開始
不過既然是初入,那自然會有些不成熟與不熟練
所以,對於高中時的自己,或多或少會覺得羞恥,也覺得不解
甚至,會認為有些事情在當時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圓滑,更圓滿
但是又想起其實根本不可能,畢竟這些處世技巧都是一點一滴,靠摔倒失敗的經驗堆出來的

所以,羞恥和遺憾,就留在記憶中,以一種難以忘懷的型式
而和各種羞恥記憶混雜交織成的,便是戀愛的青澀、甜蜜,以及酸楚了

今天要說的,是我的私藏記憶,可能會很亂,因為我只想順著一股氣勢去完成它、抒發它
如果能在其中看到一點和妳/你青春時相似之處,而露出會心一笑的話,那我會感到萬分榮幸的

畢竟,這可是我的初戀故事呢

---------------------------------------------------------
說起來,為何那時候會開始在意起她呢?
我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高中的事情,好像都是這麼一回事,總是答不出所以然
對於未來都還很朦朧的我們,面對情感這種心靈深處的秘密,又怎麼可能辨明呢

很早就開始在意起她、不過太過悶騷的我,想不出和她能夠加深接觸的方式,在經過交談次數屈指可數的一個學期後,迎來了高中的第一個寒假前夕

苦無交談機會的我,在無意間聽見她和朋友的課間閒聊,說是會去某間大學經濟系所舉辦的寒假營隊幾天
不知從何處湧現了勇氣,在情感上總是卻步不前的我,在寒假前幾天的下課後去和沒說過幾句話的她,說了 :


"你可以幫我寫筆記嗎? 就營隊的"


現在想想,我是白癡嗎? 這是標準癡漢行為吧? 對方沒拒絕我真是奇蹟啊


"呃,你是說...?"


個性很好的她,僅僅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歪了歪頭


"(這個困惑的表情好...好可愛啊...不對啦我在幹嘛!!)"
就算是遲鈍如我,也知道剛剛這席話實在是沒頭沒尾,連忙自她的表情中清醒,支支吾吾地說了對經濟學有興趣,希望她能幫個忙讓我知道大學在上些什麼之類的理由云云

當然,自己那點隱藏的小心思,姑且還是有藏好沒說出口的


"好啊~沒問題"


為了假裝自己不是很在意這件事而戴上的,自以為瀟灑的面具,差點因為這句話整個裂開

"真...真的?謝囉~回來請妳點什麼吧? (yes! 機會get!)"


並未察覺到我一開始不小心漏出的顫抖語尾、那點小心思和心中吶喊萬歲的她,笑著答應了我的請求,還跟我聊了幾句,那每一句超出意外的、看似平常的語句,對我卻彷彿是天籟之音,像是快樂頌般地在耳邊響起

這造成了我目前真的記不起來閒聊內容,畢竟,對於當時陷入了巨大喜悅的悶騷傢伙來說,要記下點什麼內容,實在是過於強人所難了不是?


在和她約定寒假輔導時拿筆記之後,我以一種莫名其帶寒假結束的心情,步入了寒假

---------------------------------------------------------------------------------------


現在回憶起來,真的謝謝她
謝謝她的答應,感謝這份只屬於我的小小奇蹟,讓接下來一切的故事有了發展下去的可能,讓我的初戀能夠好好的走下去,也讓我無趣的高中生活,開始多出了不一樣的青春色彩


下回,大概是重要的它的出現(?)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