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妳,我了解這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喜歡妳是從一無所知開始,我只知道妳的臉龐深深烙印在我腦海

那時的妳閒聊間總帶著同齡女孩較成熟的口氣
確實,那時的我真不成熟

周末是個連續三天的假期,我原本猶豫著要不要星期四晚上回家
心想也已經將近一個月沒回去就還是踏上回家的路
走上客運我看乘客並不多,我便選了一個雙人座自顧自的開手機聽起音樂
沒多久來了很多乘客,我很清楚後頭的位子還很多,但我還是禮貌性的把手提包放在腳邊
以免位子不夠,誰知道妳就這麼坐到了我身邊...

過去這五年每當我試著去忘記妳,卻會因此想起妳
假裝不去想,換來的是心中更無力的空虛
我試著喜歡其他女孩子,有高的有矮的有胖的有瘦的,
各式各樣的都有,我漸漸發覺自己能看透每個女生美好的一面,
我以為我能自此恣意的愛上別的女生,但,我錯了
能愛上每個人,那每個人對我而言還有什麼差別嗎?
於是我明白,我沒辦法愛人了,其中有女孩對我示好,但我也許出於自私、出於大愛,
我選擇遠離他們,遠離我這樣頹靡的感情觀

妳的髮質說不上柔順,但仍帶有光澤,妳的頭型對我而言是獨特的幾何圖案
後腦杓略微凹陷是你的特徵,相較於五年前,妳對我來說一點都沒有變
家人常說我像是陳柏霖演過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角色,
高中時的我最貼切的角色就是「愛情無全順」裡的吳全順,
如今的我常被說像大仁哥,我是覺得過獎了
但我承認我有了相當大的改變,也許這樣的改變沒能讓你認出我

妳不像一般人上了客運就狂用手機,妳選擇看看風景、看看乘客、看看我
妳似乎是質疑了,我試著不對上眼,因為我很怕在那一瞬間之後我會移不開我的視線
妳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又或許妳把我忘了
最後我還是看著妳下車,一邊苦惱著沒有與妳相認,一邊沉思著今晚該如何入睡

這樣的日子究竟該怎麼擺脫,時間能沖淡一切,總覺得對我來說並不適用ˊˋ

熱門回應

同學你讓我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