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帳]
原PO是在高二時認識她的,她是我的第一任,而我也是他的第一任。

當年即時通還很流行,與她聊天不間斷,到了LINE盛行更是如此。
因為本身並沒有經驗,說曖昧其實也無法界定曖昧的行為是如何
我們處於一個我沒表白,而她也不表白的狀況,只是相處融洽。

兩年後的畢業那天,典禮結束後我們在一間餐廳吃了謝師宴
期間,本來是鬧哄哄的群眾們突然鴉雀無聲,老師湊了過來
同學們也逐漸圍過來我與她這桌,
老師突然問了:「你們兩個沒什麼好說的嗎?」。

同學們漸漸鼓譟起來,想當然爾我是叫他們不要鬧了
我往她看去,她卻背著我,不知是害羞還是什麼原因(而後來我才明白)
我趁著她背著我、同學鼓譟的氣氛、以及以前她對我說的一句話
「親得到的話就來呀」,我拍了她的背,趁著她轉過來瞬間
抱著她,往她嘴巴一靠,現場掌聲如雷,同學們的氣氛漲到最高點
我轉過頭對同學們說:「好啦好啦滿意了沒?」

不知道是群眾滿意了,還是怎麼著。
大家突然又一片鴉雀無聲,這時有個聲音特別突兀
是背後傳來的啜泣聲。

她眼淚潰堤,口中一直念著對不起,推開我以後
頭也不回的往店外跑,直到一台小客車在我眼前掠過
後來回想起,這段記憶給我的只有她左臉的眼淚,還有右臉的血跡

那年暑假,打完工我常常去探望她
帶著自己削的水果,還有全然不同的心情

只因為危險期時我每天都會去探望她
直到有一天她的母親語重心長對我說了一句:
「謝謝你每天來探望她,其實你應該不知道
而女兒她也沒跟任何人講,她其實是AIDS患者。」

-PART 2-

熱門回應

可怕的不是AIDS
可怕的是人的無知
AIDS親嘴沒事啦
我想起了我以前看的一個小説
叫做"尋找尼可西".....
我看到哭 許多人對AIDS的誤解真的太深了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