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狄卡上看到有幾篇講:剛在一起就親、還沒在一起就牽手......之類的故事,
對於我而前,那些真的都很簡單就能做到(牽手、擁抱、接吻)。

曾經的我,把性看很重;在剛在一起不久後就上床。
可能這樣的舉動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是噁心的、不珍惜自己的,
也確實,好幾次過後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想要什麼?

我不是個很會愛人的人,也不是個很會被愛的人;
我討厭不平衡的感情,卻又無法明確說出何謂「平衡」。
別人對我好,我就逃跑,因為認為自己給不了相同的關心與愛;
反倒對於不理不採的人很有興趣,會主動出擊,
這樣的我,我覺得很病態。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在愛當中,我又有幾分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感?
自以為能把壞男人變回只愛我一個人的好男人;
以為交出了身體,就能得到愛,就能綁住對方。

但那樣的愛不是愛,
鮮少心靈上的交流,只有體液的交換,
我們仍不懂,也不解彼此心中的想法,
原來,我們是那麼的不合,徹底地。

至今,或許極端地,我開始對性稍有排斥。
的確,性不是滔天大罪,
但我想,這樣的選擇,不僅是保護自己,

也讓我知道:
原來不盲目地喜歡上一個人,好好的珍惜自己,正視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得來的緣份更顯得珍貴。


A.J.

共 1 則回應

人生百態
噁不噁心見仁見智
從中得到收穫 那先前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