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個月前因為一場比賽
我們展開了好長一段曖昧關係

從一開始的陌生,
單獨相處的尷尬,
到後來越來越好,
單獨出遊,因為我不是臺北人,所以你帶著我去認識你熟悉的臺北,
帶我去認識你的朋友,
好多好多。

後來,
你說時間不對,
你說除非我等你,
我也默認了,
我們依然還是一樣過著一樣的生活

再後來,
好像漸漸變質,
我更喜歡你,而你,好像變成一種施捨,
你說你沒打工,
我請你吃飯請你看電影,
我想這只是一個過渡期,
卻沒想到,後來的你,
只是在利用我的喜歡。

有一天,
你說你的選擇從來沒有過我,
『早就說過妳不用等我了,是妳自己硬要等的。』
『我知道我得到你很多好處啊,好像有點愧疚吧…』
『我以為你會自己發現我們早就沒機會了,誰知道你這麼笨。』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正在面對一個陌生人,
在我心裡,你原本是那麼好
成熟,體貼,對未來有想法,做事總是很認真負責……

現在,
考試,靠著我和我身邊的朋友,
你沒有去上課卻還得到一系列題目講義,
看到其他沒有資料的人,
跑去嘲諷他們筆記好少死定了,
是你的好哥兒們,
你卻沒有告訴他考試提前,讓他當天傻眼,
覺得別人不問,你幹嘛自己告訴人家。

原來,
真正的你,是那麼自私,
臉不紅氣不喘的利用別人,
原來,
這些對你來說,是你覺得自己很風雲,
所以大家自然要對你好,
是大家自願的你也沒辦法…

你說你心裡從來沒有過我,
我哭了一整晚
只是想想,好慶幸,
我們沒有在一起。


因為,
你的心裡一直都只有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