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台北還是一如往常的飄著雨,
下課了,
我問她,要我載妳回去嗎?

我把自己的傘丟在車廂裡,
所以我們撐著同一把傘,
慢慢地往停車場走去。

幫她戴上安全帽,
替她撐傘,好讓她能穿上我的雨衣,
起步後,
我問她,妳會冷嗎?
她說她的手有點冷,
那妳要不要把手放進我外套口袋裡?
"好!"

就這樣,我送她到家,
收雨衣的時候才發現,
原來,我的雨衣也有口袋。

漸漸地,
我習慣了每天飄著雨的台北,
卻不能習慣沒有載她的日子,
騎車有人載,是一種幸福,一種被信賴,
我已經習慣了被信賴的感覺,
後座沒有人,就會全身不自在。

希望今天晚上,可以下場暴雨,
把明天的雨水,在今天全部宣洩,
讓明天有個好天氣,
因為明天對我來說很重要。

明天氣象預報說會下雨,
可是通常都很不準確,
希望明天不要破例,
希望明天一如往常地失準。

世新來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