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楊丞琳《想幸福的人》裡曾經說過的對白:
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你到底要我說什麼?
我喜歡的是男生、女生、都可以,這些真的都是你想聽到的嗎?
原來你對愛情的定義這麼地狹窄!誰跟你複雜,誰跟你實驗啊!
『我不過,只是一個單純想要幸福的人而已!』

噢難以想像當時的多麼震懾,直到現在,這句對白仍舊完好如初地收藏在我的札記裡

我曾經深深地愛過“他”,卻也同樣忘不記那樣的一個她。
忘不了當初對她的所有付出,雖然後來用一句年少輕狂的友誼,
淡忘掉當時連我自己也無法掌控的奇妙感覺。

最近身邊多了一個她,讓逐漸淡忘掉的那些又再次復甦。
幾乎快要讓人窒息,不得不去重新思考當時的那些難以言喻究竟是什麼。

心有些慌了。怎麼辦。明明我就不能喜歡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