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再一次提起她的名字

他們說我始終沒有放棄她

你說一個人可以把過去抹除嗎?

發生的事情就是發生了,傷害也已經造成。

人要往前看,我放下了但我朋友不。

害我又想起傷心事

我總是喜歡叫她呆頭鵝,因為我不習慣叫人名

叫全名,又怪怪的

一切都只能從國小說起

那時,我得了一種叫灰指甲的病

簡而言之,就是手指看起來很噁心

再加上我鼻子嚴重過敏,一個禮拜要用掉一包衛生紙

當時老師就跟全班同學說:

灰指甲就是那種不愛乾淨的人才會得到的

當時我很無奈,恨得拿刀子削它,沒刀子用咬的

誰也不能體會那種感覺

班上每人跟你做朋友,只要你離開座位,所有東西都得在垃圾桶找回

你沒有名字,垃圾鬼 骯髒鬼 鼻涕蟲 哀噁~ 髒東西 才是你的稱呼

你也沒資格叫別人名字,那是種污辱

你的東西沒人敢碰只有被丟進垃圾桶的份,下課就是被揍,回擊就是霸凌同學

直到後來學會讓別人忽視我後,才沒有再被欺負

但是從此成為透明人,班上沒人記得你

直到國中時,第一個交到的朋友就是她

我無法形容她帶給我多大的光明

外表再開朗也抵擋不住內心的創傷

這也是我為何說她帶給我安全感

回頭看時,才明白那種喜歡是朋友的喜歡

祝福她,有好的另一半,好的未來

畢竟我又不是愛上她,是祝福身邊朋友幸福

也明白如果她要交男朋友,勢必要跟我絕交

在她說出[適當的消失是對的]這句時,我就已經認為是她說的

畢竟像她那種一板一眼呆頭鵝一定是拿父母當擋箭牌

只可惜我來不及說明,一切都結束

為了斷的一乾二淨,切斷朋友關係一年後我故意密她讓她封鎖

此時我犯傻了,GAN~我為何不自己封鎖呢?

後來想到我一定會忍不住偷看她動態

所以我沒錯呵呵

只是我朋友為何放不下

我喜歡的人又特別放不下

嘆息
--------------------
前文

共 3 則回應

0
突然想起剛訣別時她曾發類似的文
愛情就像橋的兩端
男孩女孩各自一端越靠越近
N年前在橋的中心相遇
這一次我決定放棄
狠下心朝各自方向前進
即使如此
我仍期盼
期盼他回頭
----------------------------
0
老實說有一陣子我很智障把一些胡思亂想的話丟在個人的PLURK
可是說實在那些事情干她屁事==
超白癡的
這讓我想起有人說
當你被關進精神病院時你要怎麼證明你是正常人?
0
灰指甲要復原真的好難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