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跟XXX剛剛走在一起時看起來真的好浪漫喔~~~」
「.....你煩不煩阿。」
「阿就真的很配阿,你們到底有沒有什麼嘛,大家都在傳耶!」
「是誰都好,我可不可以不要在從你口中聽到我跟他很配或是被傳在一起這件事情了?」
「你幹嘛阿,幹嘛對我這麼不耐煩?」
「我沒有。」
「明明就有,你討厭我喔?你是不是覺得跟我做朋友很勉強?」
「.....」



他,不高,長相還可以,單純,貼心,開朗,是好哥兒們。
你,比他矮,長相差不多,腦袋複雜又有點憤世嫉俗,自我意識強烈,很愛大笑但80%都不是真心的笑,跟我是像閨蜜一樣的要好,


但我真的覺得跟你做朋友很勉強,
因為我想做的從來就不是朋友,從第一次見到你還很陌生時到現在,一直都不只是想做朋友。






「怎樣啦幹嘛不說話?」
「白痴喔」
.
.
.
.
.
「當然不會勉強阿。」我用最欠扁的笑容回答你,你說我臉真的超機歪的。
我知道這時候不能用太認真的表情看你
我知道要像平常一樣搞笑來讓前頭的對談雲淡風輕

我想繼續跟你好好的,所以我盡了力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