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傻妹
個性難搞,很獨立,可以處理事情處理得很不錯
大家看起來我是個女強人
是個可以面對社團、老師、同學、興趣處理得不錯的人

但是你
上學期轉學的你

我以為我們會是一般的朋友,雖然兩個人在不同城市
但是我可以跟你訴說我的糾結還有我的煩躁
我是處女座,每天每天心裡就有小劇場在演
又特別敏感,所以常常會把念頭往壞處想

不過你真的讓我很不解
我只是想跟你訴說我的感情煩惱
後來也是你自己問我的感情狀況如何

那天我因為他跟我說他有喜歡的女生,我半夜在街上亂晃
心裡已經痛到麻木,疼到幾乎感覺不到
我愛他,愛得很累

當下我想起你,所以我打給你
但等我說了事情狀況,你卻說

"你到底想怎樣?這明明是一段很簡單的感情,你怎麼硬是要把它搞得這麼複雜?"
"明明你們說好只是當兄妹的話就好好當兄妹,你三不五時這樣讓自己糾結"
"你到底想怎樣?"

我知道這是你的說話方式,其實當下我也不太怒
只是原本傷痕累累的心,被你這樣一講,
如同撕開正在結痂的傷口,裡頭潰爛成堆

我是大家眼裡的女強人,有個性、有能力
但是正因此,我才特別容易收起我的敏感與感性
我不會讓我的眼淚在別人面前掉
除了他,他是唯一看出我的溫柔,也讓我願意在他面前掉淚的人
當下我需要的是被哄,而不是被落井下石的傷害

我也是女生,就算平常很多事情表現不在意
但不代表我不痛、不糾結、沒有傷口

後來我刻意跟你斷聯繫
因為你的話太酸,酸到我覺得不舒服
特別是你的話會刺到我的心,那潰爛道我不敢看得傷口
我知道你是無心,因為平常對話我們也是嘴砲來嘴砲去
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在我傷口上撒鹽

兩週無音信
這段時間我讓自己調適好對他的看法,調適好對這份愛的感覺
後來我主動聯絡你,畢竟最後我還是心軟
在我們SK的過程裡,閒聊閒聊
你又跟我提到他

"你們最近怎麼樣?"
我回
"沒怎樣阿,就這樣。兄妹就兄妹,有什麼好說的?"
你聽完後冷笑
"哼,最好講得會跟做的一樣。"
我不是很喜歡你冷笑,感覺像嗤之以鼻。
我說
"真的齁,這次是真的。"
你說
"你就不要講講最後又推翻你自己的話"

我就說
"短時間之內我不想談戀愛了。"
這時我聽到你的冷笑,又像嗤之以鼻
"哼,你也沒有資格談戀愛"


我沉默。
為什麼我沒有?
你是我的誰?憑什麼定論我有沒有資格談戀愛?

我對你好,從這縣市跑到你縣市找你,騎車帶你去吃消夜
又把你送回去,我們吃飯我還會幫你多付錢,你沒有找過我錢
這些都算了
那是因為我看重你這個朋友

但不代表你可以用你的話傷人
我之前不跟你計較只是因為我不想破壞我們的關係
你把我對你的好當作理所當然
把我看重我們這份情誼當作隨性

為什麼你還可以跟我說,你也沒資格談戀愛?

等我們後來在SK群組見到,我說你都落井下石,看到你我就一肚子火
你在臉書上發文說你想幫忙卻被炮那幹嘛擔心朋友擔心這麼多
我私信你,想關心你,問你氣什麼
你卻在文字信息裡跟我說
"蛤?你反應太大了吧?"

你都發文表人了我問你你說我反應太大?
我到底在擔心你什麼我真的不懂

我說過了
我對朋友都一樣,只要我說出承諾,我就會做到
我對你說過

除非你先放手,不然我是不會主動離開你的

就像我對他這麼說過,以至於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忍心跟他斷聯繫
我承諾了,我就會做到。就算他是我又愛又煎熬的人。

但這次我真的不懂了
你一次一次讓我覺得受傷
一次一次揭開我的傷疤
正因為靠得近,知道對方弱點在哪,所以才更應該要避開不是嗎?

你這樣做
我就真的要放手了

我沒有辦法讓自己受到太多傷害
就算我們真的是很好的好朋友

也一樣

好朋友,原諒我不得已,
我要打破自己的承諾


你若再不有點行動,一再把我杜絕在外

我就沒有耐心在等你,靠近你了

原諒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