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首PO 應該也是最後一PO了XDDDD

在我跟他滿一年的倒數3個禮拜,我考轉學考的前一天,我們分手了。
在遇見你之前,我真的一直深信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能用那種溺愛目光看著我的人。
就算分手了,我的命運還是我自己的,“我寧願拿跟他的感情來換我的夢想”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慢慢釋懷跟他分手之後的一切,在DCARD裡打著裝瘋賣傻的自介,在第九天的午夜我們抽到彼此的名片。
話題從我繞到了你自己,說著我喜歡的文化,那也是你家鄉的風景。起初我的確不怎麼專心於你,從我的回話字數即可略知一二。後來交換line以後,才讓我們的話題連綿下去。

還記得交換line的前幾個夜晚,話題不知道為什麼,從小時候的共同經歷,繞到感情上。
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思緒很敏捷的人,我已經跟不上你的思考,甚至開始有點受不了你的不受控。
後來還是每天持續的聊天,我的轉學考試也終於全部考完了,只剩下一半的暑假;當時你正準備回澳門,語帶神秘連登機時間也不跟我說。

在你回去不久,也許是因為那個禮拜就是我跟他滿一年的日子,我又陷入憂鬱的情境,加上身體的不適,我居然希望你能夠當我的暫時男朋友。
大概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們雖然分隔兩地,不過偶爾還是會通電話;就連我自己也很驚訝,因為我不是一個喜歡講電話的人,可是我居然可以跟你聊一整個下午;就連靜默也不尷尬。此外,從交換line的那一天,就像心理已經制約了一般,每天都會聯絡。

不過事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或許你自己也在編織著不真實的曖昧,時而清醒脆弱時而沉醉忘我;當然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心裡到底把這件事下了一個怎樣的註解,只是一直沒有目標的延續下去這個隨時會變質的情緒。
在開學前夕,你回台灣前幾天,態度跟以前不太一樣,開始在意起我真實的感覺;讓我覺得很奇怪,但是就算問你,你也不會給我真實的答案。
你回台灣以後,我們約好見面,就是要為這種關係做一個了結。

在見面之前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我想我分的很清楚,在曖昧的期間你所說過的話我都不會當真;縱然你是真心的,我也不希望我相信,因為我不想再被感情牽著走,讓自己顯得不堪;所以我強迫自己理性。
赴約日的到來,你的表現確實讓我有6成的失望,一路上你的慌張或躁動我都為你解釋成緊張,“我覺得我不太可能跟你在一起了”我這麼覺得。
可是你說話語調的溫柔,還有過馬路時拉我閃避車子時的瞬間接觸,卻給我從未有過的心悸,只是我仍然堅持我不太可能跟你在一起,因為我不相信感覺,在所有合適條件發動的情況下,才是我相信能夠在一起的,所以我阻止我自己衝動的去對你表示更多。
我只記得在那天晚上,你問我是不是跟你玩一玩而已的,沒有想認真;我沒有給你答案,我給不了你答案,也許我在心裡也反問過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把所有的關係到此為止,可是這個問題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決定。
因為我覺得未來隨時在改變,尤其是我開學後到了新的環境,你開學後也有自己的課業要忙,我實在不應該這麼快去決定一個未明朗化的情況。
最後,你跟我說不給你答案也沒關係。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拖延你,可是我就是做不了定論,在要與不要之間都是對等的分量,沒有決定性的事物讓我做參考。對於決定權轉移到我身上時你的不安,牽引著你的情緒,在字裡行間理流露的越發明顯。

事情就這樣拖了大概一個多禮拜,開學前我們又見了一次面,意外的這次你給我的感覺還不錯,我們終於能夠像朋友一樣自然的對談,我開始認為我需要去消化各種不同面向的你,而不是用只單單一次的晤面去決定我們兩個的未來。
開學以後的某一天,通車佔據了我大多數的時間,那天我的身體狀況不好,回家就睡了,我們都沒有互相傳訊息。我也沒有主動找你,因為我知道你真的很忙很忙,忙著那些研究的事meeting的事,所以我沒有吵你;大概到了晚上10點多將近11點,你才主動找我,但感覺就不太開心。
在這些差不多的時間,偶然幾個情況下,你問了幾次我有沒有隱瞞你什麼;甚至更激烈的是你說你沒有資格管我什麼,我不知道你的語氣為何,可是我想我應該讓你很痛苦了。
對於你的質疑猜忌,我也不太高興;同時也警示我應該做出決定的時候了。
在新的環境裡面,我沒有熟識的人,失去這層保護的徬徨,讓我更渴望噓寒問暖的字詞;就算是字詞我也滿足,慢慢的我已經習慣你每一天越來越多的關心,甚至我自己也開始主動關心你。我已經不再用武裝防禦著柔軟容易感動的自己,我想我也已經不再擔心我只是你消遣的對象,因為我知道你願意為我改變,就已經是真心的象徵了。

我們決定第三次見面。
這次不再強迫自己壓抑情感,只順從自己的感覺,我應該已經找回了那個付出也會愉悅的自己了。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這樣帶給另一個人開心,是你讓我再次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在那幾個小時的會面裡,我們幾乎沒什麼對談。
你問我是不是準備好要跟這麼忙的你在一起了?我給予肯定的答案,事實上在我以往交往的對象裡,幾乎都是上班族,對於對方的忙碌疏忽的關心我根本已經習慣了,因此我只回答你,你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就好。可是你居然回答我你捨不得。
聽到你的回答,我的心真的很痛,是因為我第一次知道,自己還可以被對方這麼喜愛著。

在這個過程裡面,雖然我因為傷害不斷把自己封閉著,但是你讓我全然相信你的那一刻起,我決定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終於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不再只有那個已經失去的他那樣溺愛我,這個更完美的你也能那樣的寵愛我,更棒的是,為了你付出的所有不再是被制約強迫,而是我真心開心的付出。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