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小時候喜歡過的朋友,叫做“本”
小時候曾跟他告白過
但是被拒絕了
因為自己不知道本有一個交往三年的女朋友
那次之後我們之間有點像兄妹那樣的形式相處著
因為我很恰,常跟男生吵架
明明知道打架什麼的一定打不贏
還是會和吵架的男生硬碰硬,要是本知道我又惹麻煩了一定會出現幫我
本在年級中很吃得開,通常事情都會以玩鬧形式解決
這對我在老師那邊省了不少麻煩
本也會把我的事都跟他女朋友說,因為小時候長得像多拉ㄟ夢中的小珠
對女朋友拉說根本稱不上是威脅,大概有點像是丑角性質的存在吧!
後來他女朋友去外地唸書,四年戀情也因此告終
本跟我平常也不常聯絡
聊天也都有一句沒一句的
對他來說我是會讀書的存在,但根本是生活白癡,不懂生活不懂應對進退
對我來說他是有目標的存在,學歷不高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才二十幾歲已經有四十幾萬的儲蓄,一台新車


雖然兩個月甚至半年沒見面或聊天,可是完全不會有陌生感
沒有當初想跟他告白的怦然心動,取而代之的是緩和的心跳一下一下踏實的跳著



其實很害怕誰會突然往下提下一步
昨晚聽到他連環性的暗示
但是我自己覺得自己還很衝、很任性
還需要被世界、被社會在磨幾年,才會是個好夥伴、好對象
對這樣的我,並不會對他說:「等我幾年」這種話,很不合理
覺得他的存在不可或缺,但卻又覺得自己的心裡的自己受到父母思想的約制
需要時間沈澱一下自己的步調
同時也想聽聽旁觀著的意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