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智大學 中國語文學系
這種事也不是說「愛惜」不「愛惜」,男女之間講求你情我願,本來也沒什麼是非對錯的問題,兩個人溝通好就好了。 先說我不是衛道人士,也不是說很反對婚前性行為,更不是那種覺得處女膜很珍貴的人,只是我個人的選擇是暫時不要而已。 我跟閃光在交往的時候就約定好,這件事情要留到結婚之後,一來因為他的宗教信仰(他是基督徒),二來也是因為我的生理週期非常不固定,有時一個月有時兩三個月,基於不想戰戰兢兢每個月都在驗孕,所以就決定等到結婚後、或者是等我們雙方都能夠承擔懷孕的風險再做。 當然不是沒有避孕的方法,但是任何方法都有風險,現在的我們還無法承擔這種意外的後果,所以共同決定先不要做。 男生一定會有生理慾望,但是就算不做,也可以用其他方法替代,這我就不多言了,現在資訊這麽發達,大家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