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是一位成績很好的男生,在國二時轉來,導師把J的座位安排在我的後面,
並叮嚀我要教J聯絡簿的格式要怎麼寫、好好幫助他,
我沒有想太多,只是心裡覺得有些麻煩,因為班上轉來不少同學,
再加上自己本來就比較慢熟,要照顧新同學對我來說也算是一項挑戰。
而在導師說完那段話後,H與一群同學們便開始起鬨說:「好好哦~都有人可以幫忙,
寧~(指原PO,以下以"寧"代稱)可以教我怎麼寫聯絡簿嗎?」
與班上同學都已經熟了的我,直翻著白眼要他們別吵後,
耐心的告訴J班上的一些規定,
也不曉得為什麼,往後的幾次換座位,我與J都坐在附近,
J在我課業遇到問題時,也都會很熱心的教我,後來我們也成為什麼都能聊的好朋友,
那時候還會以知心互稱彼此。
但J對於班上其他同學也較不理睬,導致其他同學(男生居多)都不太喜歡他。

也因為J與我的關係較好,同學們也都會開始在後面指指點點的討論我們,
而那些行為在我這種覺得男女生有純友誼的人眼裡,一點也不重要,我也完全不在乎,
可從這時候開始,H跟我在私底下有了較頻繁的交集,
那時候流行的是YAHOO即時通,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聊天,但絕大部分的時候,
都是他問我我與J的關係,當時我也沒有想太多,
慢慢的,我們變得什麼都聊,但我與H所聊的層面,卻僅只限於表面,
不會像我與J所聊的那麼深入。

升上國三以後的某一天自習時間,班上吵到一個無法控制的狀態,
我歇斯底里的大吼閉嘴以後,H仍發出一些噪音想引人注目,
但已經管到無力的我,轉身露出無奈的眼神,沒有怒氣,只是冷冷的說:夠了嗎?
H事後問我為什麼沒有對他發脾氣?
我只是冷笑,但心裡卻因為接近基測的日子將要到來,已經夠令人感到厭煩,
實在沒有太多力氣,再為了那些小事浪費精力,
尤其面對完全無升學壓力的H,我真的不曉得要用什麼方式去勸阻他體諒大家。

但卻因為這樣選擇無視的行為,讓H誤會我對他有意思,
甚至私底下追問著為什麼我對他「特別」好,又「特別」有耐心?
我笑而不答,我不曉得自己該有什麼樣的反應。

那陣子,班上因為倒數著基測的來臨,氣氛變得非常凝重,
H與L屬於開心果類的同學,會在大家壓力大時逗大家開心,
雖然有時候真的很白目,讓我很為難,
但為了能緩解氣氛,很多時候我也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H也因為他的樂觀和天真,引起了班上幾個女生的興趣,
有陣子,不曉得為什麼,大家老追著問H是不是有喜歡的女生?
H總是笑笑著看著我,但神經大條如我,只覺得這人到底是哪裡有問題?
同學們不斷的揣測,也不斷的逼問,H都不願意鬆口,
連他最好的朋友L都來求助於我。

L:寧,你知道H到底喜歡誰嗎?
寧:我怎麼會知道?
L:你跟H不是都會聊即時嗎?
寧:那又怎樣?你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
L:我怎麼問他他都不講欸,寧你幫我問好不好?
寧:不要,想知道的人是你們又不是我。
L:拜託啦~難道你都不會想知道嗎?
寧:還好欸,沒什麼興趣。
L:拜託!(加上苦苦哀求的眼神)幫我們解這個謎啦,你問一次就好,如果他不說就算了。
寧:好啦好啦,再說。

回到家後,我左思右想,
邊覺得這樣挖別人的私事當八卦好像不太好,邊覺得反正只是問問,
要不要告訴我是H自己的決定。
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卻覺得有些怕怕的,有點緊張,
所以,我趁H還沒上線時,在即時通上留了「H,我有一件事想問你」的言給H,
然後速速的調成「隱藏模式」後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回到電腦前,看見H傳了個「?」來,
寧:就是啊,班上最近都一直在傳你喜歡誰啊.......
H:嗯?
寧:所以,你到底喜歡誰?
H:你怎麼會突然跟著大家一起起鬨?
寧:沒有啦,就好奇問一下啊~
H:你是真的想知道?
寧:嗯。
H:呵呵
(H離線)

留下覺得莫名其妙的我在電腦前覺得這舉動莫名其妙= =
----------

原PO明天早上就有課,(二)暫時就先到這裡了,
(三)明天下午或晚上會PO上,希望你們會喜歡,
大家晚安:)

共 7 則回應

0
卡位等三~
0
卡位等你唷(´・ω・`)

- 榛果拿鐵子
2
我也來卡位等後續囉!!!

-占好位子的十年原PO-
1
B1 B2 晚點就會PO上囉,謝謝你們的支持,希望你們會喜歡:)
B3 十年原PO!!!!!!!! 我好喜歡你的故事,也很謝謝你願意分享,讓我也有面對的勇氣:)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卡位!!(敲碗

斑馬線
0
謝謝支持:P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