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當年的小大一,一上大學的必修三門學分,課業、社團與愛情

大一的課業平平,中上程度,坐的位置都是在靠牆,不一定左邊右邊

因為班上有些女生會先到先坐,會坐的離教室門口比較遠

所以大部分都是坐離門口近的那面牆壁旁邊附近坐位

高中的天真以為大學的課能自己排

上了大學後才發現必修要選,只有選修才能自己排,不然必修都不休是要怎麼畢業

大一的課幾乎都滿滿,必修零學分一堆,根本瘟腥

空堂不多,但是勉強可以湊出快一天的空閒,剛好排在禮拜五軍訓課過後

就能登出,坐上公車客運回家去

大致上課業就到此這邊

社團的話參加了兩三個

因為聽媽媽的話,所以我不是個好東西(誤

所以跑去吉他社學吉他,可我不是很想要變成青蛙指,手指長繭又凹凹凸凸的我不是很喜歡

但我在吉他社還是待了一陣子,學了四和弦,繃拉掐搭掐拉蹦 掐拉 拉掐拉蹦

跟著系上的同學一起去學吉他,也有加入地方聯誼社團

一開始去滿多人的,拉著同系的同地區友人一起去

沒有傻傻的交了社費,看活動決定是否要參加

一說到這個,溫馨的小大一,學的都是"自我介紹"Presentation

簡報到好壞好像也無關勝敗,頂多好的自我介紹讓大家更認識你

社團大部分都是男生,少部分有女生

也有漂亮的,只可惜不認識,不過大一屆的幹部,有不錯的學姐

跟學姐也是後來參加活動漸漸熟有話聊

可是終究沒有跟學姐聊到感情這塊

看學姊也是都單身,後來遇到也是會打招呼

加了fb也會透過fb看她的生活進態,學姐人高又瘦又白

感覺不怕沒人追,所以我也是抱持著跟學姐對他只是朋友,沒有更多追求的舉動

我要講的主角當然也不是學姐,主角稍待一會就登場了

最重要的愛情學分,班上的男女比例一半一半

女生有漂亮有不漂亮的,男生當然就是只有那樣

班上的同學一開始都還不熟,大家都是從夜系列開始認識

有一個熱心的男同學(他的故事又是一段長篇大論),會主動打電話給女同學 男同學,找車找咩

大家有想要認識的就會出來,那這位男同學當然也不會說只找正的或是啥

只要是同學他都會找,夜衝、夜唱及夜保

夜衝高美,想看日出,根本神邏輯阿,高美在西邊,負責看日落的

夜衝望高寮,晚上屁孩多,有點小可怕,當時去的時候還沒有新的更亮更寬的廣場

只有往彰化那邊看去那邊可以看以及古堡旁看看台中市的繁華瓏是夢

夜唱最愛去銀櫃,學生沒錢唱好X迪跟錢X,銀櫃當時我記得唱一次140

好像省壹兩餐就能唱一次歌還不錯

至於騎乘都怎麼互載的,沒抽鑰匙

單純駕駛員與乘客協商好就好

小大一的我沒車,都跟朋友借車

男同學配的男女比一定剛好,一男載一女

有多一男就再找一女,多一女再找一男

我載過一兩個而已,最常載的當然是當時的閃光

老實說班上漂亮的女生很多,不會到很正

但是我覺得都還不錯,可能我眼光太低吧!標準不高

至少他們心地善良,眉清目秀,各有姿色

當時的閃光留著中長直髮,頭髮肩膀下五公分,愛穿黃色POLO衫,牛仔短裙

皮膚白皙,身高約一百六,體重52,中等身材,講話很有意思

還沒再一起什麼都叫做不確定,一切都只是從曖昧中開始

載了誰就有機會在騎乘過程中的小天地開始聊天

當然停了紅燈就會安靜下來

深怕旁人偷聽到了私密的談話

一綠燈油門一催起步後

話題繼續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失心瘋的喜歡上她

隨著同學漸漸的認識

從一開始的不好意思拒絕

到學著如何拒絕別人的邀約

後來的夜系列生活,參與的同學也變得剩下一些人

十來個變成六七個

逐漸的只會去夜唱

畢竟夜衝太冷 也太累

這期間大概都在十月多到十一月吧

都還沒到聖誕節大節日

夜唱當時唱的幾乎都是當下的新歌

張惠妹-三天三夜,周杰倫-稻香

因為海角七億很紅,喔不是海角七號

所以范逸臣的無樂不做也是常點的歌曲

小宇的終於說出口好像也唱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她非常的愛聽歌,幾乎在宿舍的時間都是在聽歌

那時候比較少再使用yahoo即時通訊,比較常用msn

只要一有留言就會登登登,我都用msn趁我室友再忙時透過msn敲他

就會一直登登登~ 就跟私奔到月球的開頭一樣

她聽的歌非常的多元,幾乎時下的流行歌手的歌都聽過

聽到滾瓜爛熟、倒背如流

我常常酸她 可以發片拉

剛熟識就無話不聊

聊到想睡覺就去睡

不過有時我跟朋友打信長 三國 打到三更半夜

對她的感覺喜歡又害怕

因為高中的告白失敗加上對自己的沒信心

不知道對方對自己的看法真的非常害怕

好像是待宰的羔羊或是只是想當好朋友而已

還沒開始再一起,她就提出了一些問題

「從小生活長大的環境不同,讀的國高中也不同

造就我們生活圈不同,因為這些異同,會使我們不適合嗎?」

共 1 則回應

0
未完待續……
「愛錯就愛錯,早點認錯,早一點解脫……」~田馥甄《寂寞寂寞就好》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