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填飽了肚子繼續來寫故事

------------------------------------------------------

阿股(化名):「從小生活長大的環境不同,讀的國高中也不同
造就我們生活圈不同,因為這些異同,會使我們不適合嗎?」

「是的」 我心裡捫心自問的說
當然我也只是說是的每個人從小到大,家庭不同,幼稚園不同,高國中小不同
儘管有相同的,國小同班,國中也是會不一樣的班級或是學校
想是這樣想,但說又是另外一套,畢竟,哪兩個人的過程會相同阿?
我則採取安慰的話語來向他解釋道:
「不會不適合阿,每個人從小到大的過程本來就會不一樣
即使是你和我,但我們現在已經相遇到了,可以透過認識來了解雙方的不同
透過溝通使問題一一解決」

解釋完後阿股似乎有點比較妥協,也比較不會鬼打牆似的重複一而再再而三的話語
好像吃了藥的一般暫時不會發作,只怕哪天又再度犯了起來,就像有一天沒一天的定時炸彈般
當下的我是沒有想這麼多,像蝴蝶效應般了埋了顆種子等待發芽
安撫完後像往常般的一起去吃飯、散步、逛街

隨著聖誕節的到來,我的心理不斷的跟著我說:「不甘寂寞!」
面對自己的心理,伴隨著曖昧的氣息
戀愛就像甕裡的發酵品,等待著那天的到來
於是乎又過了幾個夜唱的日子,故事也隨著日子增加更加精采
在上篇提及很愛邀約同學活動的男生,稱他為阿日
阿日身高比我還高,白白瘦瘦的,我看不出他的感情狀態
透過同學,去過他宿舍房間,才知道他有著女朋友
有時候在快半夜時期,一夥人在他房間完成作業或聊天的時候
他需要使用他的電腦或是講到飽手機與女友連絡
看起來是每日作業,兩人感情顯得不錯
阿日我一開始也是跟他不熟,經過多次同學出遊漸漸認識
他或許看起來單純,喜歡熱鬧,但這一切都是表面的行為
而他的內心不知在盤算著什麼

阿日也跟班上的兩位女生多多及少少十分要好,這當然也是我跟他熟識之後才知道的
他們有時一起在宿舍煮東西吃,做作業到晚上快12點
而這當然是只有他們三位的活動
夜生活系列也少不了多多與少少,她們兩位都單身,個性滿好相處的
夜唱往往都是需要熬夜爆肝唱隔夜
阿日在晚上11.12點需要與女友回報
但明眼人多少看的到他與女友講電話後的口氣
我覺得阿日滿會講話的,可能跟他成長過程有關
但我覺得跟女生講話曖昧了點似乎不妥,不過感覺是他的習慣
他的曖昧話語用於班上每個女生
他當然有時候也會對男生這樣說,但聽得出來是玩笑話
可女生就不知道會怎麼聽進去了
多多少少搞不好就中招了

我跟多多少少的關係沒有阿日好
但我有時候在學校下課時會跟多多少少聊天
常常是被少少嗆,跟少少聊過後
知道少少以前有交過男友,不過是高中時候
交往的對象好像滿大的,可能當時交20幾歲的男友吧
多多就有時候會跟她聊到,聊的沒阿股多,也沒有少少多

大概隱約知道阿日跟多多少少關係匪淺
就是有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三角關係
小弟我覺得太複雜了不想去知道
那時偶而會跟少少用yahoo即時通訊聊
殊不知聊一聊後過沒多少日子少少就用及時通跟我告白
害我有點傻眼,當下的感覺是喜歡阿股的
斷然拒絕少少我怕她太傷心
跟少少說讓我想個幾天再回復她

後來的唱歌她們開始買酒進去KTV
銀櫃、美樂地不等的ktv成了最熟悉的地方
也讓我越來越熟悉台中市區的道路
礙於喝酒不開車,所以他們找喝酒我也都拒絕
多半只有乘客(被載的)有喝
司機就當好司機的職,好好的唱歌好好的玩
從紅酒開始小試身手
剛生大一的大家也都剛滿十八
對於酒是初嘗禁果
紅酒真的是使人慢慢的落入酒精的迴圈
不知不覺越喝越多,越喝越醉
看到多多開始發酒瘋,與其說是發酒瘋,不如說是借酒裝瘋
後來略有耳聞多多少少都喜歡我,但當下的我根本不知道
哪個當事人會知道對方喜歡自己的道理?
而且對自己沒信心的我更不可能做這種猜測
多多開始親每個人,親也就算了 是嘴對嘴
當然阿日也被親到了,毫不退縮的就給她親了下去
親到我來時,我果斷的拒絕
而多多也對我說出:「你不是喜歡少少嗎?還是你喜歡阿股?」
這邊她會知道我也不得而知,或許是姐妹間的對談以及生活上課中的觀察
畢竟我都會故意上課挑坐在阿股附近,增加聊天的機會
對她的言語我選擇了不言不語
而他也就跳過了我往下個對象繼續親下去

多多真的不是我的菜,少少真的很愛嗆我
而沒多久後阿日就出去與女友講電話,我不知道是他主動打的還是他女友打來的
只知道事情的發展好像有了變化,就像剛天亮的魚肚白,嶄露日光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