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樂的時光,總是咻得一轉眼,就被現實打落。

開學後,面對同學的我們,似乎有著相同的默契,
沒有跟任何人說破我們的關係,一如往常的過著對彼此有點尷尬日子,
那段時間,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能體會什麼叫「最熟悉的陌生人」的狀態。
雖然有些煎熬,但說實在的,我挺享受那樣的生活,
在校園裡,我們各自維持著自己的友誼,過著屬於自己原本的作息,
誰也不打擾、不破壞誰應有的模式。
放學後,我們就像一般的情侶一樣,傳著簡訊、談著今天發生的每件小事、
一起牽手散步在回家的路上,甚至在對方需要的時候,給予最溫暖的鼓勵,及擁抱。

直到有一天下午的打掃時間,正從外掃區走回教室的我,
遠遠就看見了教室內有一群人,圍著H。
越接近教室,我心跳越快,越覺得不太對勁,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將要發生似的。
在教室外,我深呼吸一口氣,慢慢的走進教室,裝沒事的繞道而過,坐下,
然後認真的偷聽他們到底在討論些什麼。

「欸靠,這女的長得也太眼熟了吧?」一位路過他們的男同學說。
「幹!不要搶啦。」我看見H邊奪回他的手機蓋上(那時候最流行的是折疊機),
邊往我這瞄一眼的說。
當下,我心裡只有完蛋兩個字,我知道就要被發現、被拆穿了,
但我不想,因為我知道當那時候到來,就代表我必須在跟H的戀情中,
與J的友誼間做選擇了。

我開始感到焦慮,但在焦躁之中,我腦袋也沒閒著,
我邊想著為什麼還不快打上課鐘?邊祈禱J別在這時候回教室,也希望他不要發現些什麼。
終於,鐘聲打了,但一切也都來不及了。
「阿!那張照片是寧!!!!是她即時通那張大頭貼。」剛才那個白目的同學說。
當我我內心邊翻一百萬個白眼,邊髒話連篇時,J出現在我眼前。
但那個瞬間,我只想知道你他媽的我沒傳照片給H啊,照片是哪來的啦?幹!
在憤怒大於擔心J的感受時,我趁老師還沒進教室前管著秩序的當下,手也沒閒著,
我以最快的速度傳簡訊問H,照!片!到!底!是!哪!來!的!!!!!?

「我怕我跟你要你不會傳給我,我就自己對著你的大頭貼拍。
因為我希望每天早上開機的時候,都能看到你,就把你當桌布了,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會被發現、被看到,對不起:(」
沒多久後,我收到了這封簡訊。

老實說,心裡很感動,也很愧疚,
因為從這些細節中,就能感受出他對我的愛,
也能感受到這男人有多體貼,多為我著想。
而他想擁有的,不過是那微小的幸福,只要一點點,他就能滿足,
但我卻什麼都沒辦法,也不願意給他。

而唯二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的L和蹦蹦,與H三人都有參加技藝班,
在事發過後的某天下午,我收到正在技藝班的蹦蹦的簡訊,
「欸!偷偷跟你說,剛剛上技藝班啊,有個女同學主動要教H,你知道H說什麼嗎?
H跟那個女生說『我找其他男同學教我就好,我有女朋友了,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H真的很喜歡妳。」
我看著簡訊,微微的感到幸福的同時,
來了一張有著娟秀藍色原子筆筆跡的紙條,上頭寫著「你們是真的在一起了吧?J。」
心裡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我只回了:嗯。
「那你之前為什麼要說謊?」
「我沒有,你上次問我的時候,我們真的還沒在一起。」
然後,就這樣,我與J的關係降到了最冰點。

回到家,我打給了斐。
斐是我小學同學,我最要好的女生朋友,我們無話不談,
只可惜他也認識J,所以在這一刻以前,我什麼話也不敢找他談,
我害怕他會因為他認識J而偏坦J,會影響我的決定與想法。
但這時候的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真的很害怕、很緊張,也很恐懼我會失去J這個朋友,
同時,我也知道不管我做什麼決定,都一定會傷害到其中一個人,
對H來說,也很不公平。

在斐接起電話的那瞬間,我邊哭邊問斐該怎麼辦?
我說我誰也不想失去。
斐反問我覺得這兩段情,雖然不同也無法相提並論,但哪一個對你來說才是能走得長遠的?
「J。」認為友情遠大過於愛情的我毫不猶豫的說。
「那就對了啊。」斐在電話那頭,笑笑的回應我。
----------

◎註:在我的生命裡,一直到現在,愛情從來沒有戰勝過友情。
我時常被問,既然那段友誼沒辦法支持你去追求愛,那為什麼你仍堅守著那段友誼不放?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知道愛情終會有盡頭的一天,但我相信我堅守的那些朋友,
至少不會背叛我。
也許,你會說我不能先入為主的認為愛我的那個他會背叛我,
但,在愛情裡受過傷,也被背叛過的我,真的已經沒有勇氣再這麼堅信那份愛了。

尤其是在連續受過兩次傷的那個時候的我。
----------

原PO晚上有事,(五)就先暫時到這裡囉~~
(六)會盡量趕在明天晚上以前PO上:)

共 3 則回應

0
下一集(敲碗 ~~~~~
0
下一集~~~~ (樓上已經在幫我敲了XD
0
敲碗~~~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