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敲碗的大家><
因為今天下午有點事耽誤了,
所以沒有辦法如期在晚餐前就將(六)上傳。

希望(六)依然能帶給你們一個美好的時光。
真的很謝謝大家的支持:D
----------

「我們分手吧。」在情人節的前一天,我做了至今回想起來,仍感到愧疚的決定。
H沒有說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話,也沒有責備我,更沒有問我為什麼,
只是毫無情緒的愣著看我幾秒後,微微的點著頭,說聲「嗯。」

在H面前,我也沒有展現出絲毫難過的表情,但心早已被撕裂,
我知道他一定比我還痛,但這麼愛我的他,還是放手,給我自由、讓我飛。

沒錯,與斐結束長達兩個多小時的對話後,
在H與J的這道選擇題中,我選擇了J。
老實說,我內心很掙扎,也不曉得這個選擇對不對?
但我想,沒有一道題目,是有標準答案的,
尤其是與情牽扯在一起的那一刻。

隔天,每天遲到但從未請過假的他,請了假。
L問我,我們之間是不是怎麼了?
「我們分手了。」我看著L,壓抑著情緒,用極為平淡的口氣對L說。
「是因為他吧?」L手指著J,非常憤怒的對著我怒吼。
我點點頭,說了聲抱歉後,轉身離去。

「你想走,這是你的決定,他一定會支持你,不論你是為了什麼,因為他愛你,
所以不管原因是什麼,只要你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還有,他不願留你,不是因為不愛你,只是他真的不願意看到自己愛的你這麼為難。」
蹦蹦追上我後,輕描淡寫的說著H昨晚與他對話的內容。

我再也忍不住早在內心潰堤八百次的小宇宙,我放聲大哭的想著這個男人,
是多麼的了解我心裡過不去的那關卡,多清楚我會為了得不到什麼樣的解答而看不開,
但我呢?
我是多麼狠心的為了自己,而選擇拋下那個為我付出超過一百分的他?

在我與J的友誼回到從前時,我內心仍繫著那遍體鱗傷的男孩,
我關注他的一舉一動,期待有一天我們能夠恢復還沒在一起前,那無話不談的模式。
但我更清楚看見的是那自私的自己。

「寧一定是跟J在一起才要跟H分手的啦。」
也忘了在分手後多久,這樣的字眼開始流竄在我的世界裡。
我眼看著那個因為分手打擊,而開始抽菸、喝酒、翹課、打人的H,
耳聽著那些傷人的流言蜚語。
可我知道,我這痛,永遠比不上早已體無完膚的H。
我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的離開那個圈子,但沒想到,我得承受的比想像中來得可怕。

「寧,你跟J在一起了吧?快樂嗎?」即時通上,我與H的視窗中出現了這幾個文字。
「我們沒在一起,真的只是朋友。」我邊說,邊想著自己怎麼永遠都在跟別人解釋自己與他人的關係?
「劈腿就劈腿,幹嘛不承認?」H問。
我腦子又一片空白,我發現我好像不認識眼前這個男孩,甚至覺得現在的他,好可怕。

就這樣,對這層關係的誤會,無論我怎麼解釋,都沒有人願意相信。
而我也就這樣,帶著那層誤解,和害H變了一個人的愧疚,畢了業。
----------

其實回憶這段的時候,內心的感受很難化成文字敘述,
畢竟要從頭再面對一次赤裸裸的自己的感覺,真的彆扭,也很煎熬。
何況還要把這麼赤裸的自己,呈現出來。

PS 故事還沒有結束哦!但接下來故事的進展會加快腳步,也請大家繼續支持:)

共 1 則回應

1
續集~~~~~~~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