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好朋友 你很罩很能幹很貼心
以警察大學男同學的分類,你是滄桑系男子
經歷各任女友,懂得相處訣竅,知道如何貼心、知道如何溫柔

可惜我們還是朋友
或者,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如此可惜

我們在五彩繽紛的光下 你騎著檔車嘲笑我因為你飆車而緊張
我敲你一拳因為我不喜歡你悲觀的話 當時,我其實想說:「你這樣我會傷心。」

我們總是在最不用負責任的情況下靠最近

你說:「曖昧最輕鬆了,簡簡單單,也不用負責任。」也許你是無心,也或許你在暗示
當下我心底小崩潰

歡樂的白羊 你要這樣對待你的朋友嗎

在你身邊,照片裡的我笑容甜得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我們單獨地走,我卻無話可說

「抱歉喔,讓你很無聊。我該怎麼讓你不無聊啊?」
「給我錢。」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那給我妳的命。」
「……見鬼,你要我的命做什麼!你要吸走我的青春嗎?」
「妳哪來的青春呀。而且拿命也不一定是要青春呀。」
「也是齁。」
「不給我劫財,至少要劫色。」
「………我幫你看看有沒有你的菜。」


我越活越不像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
我沒辦法這樣長久下去,我需要退後、退後一步。

你說你覺得你現在一個人很好。
好的,我會退後一點,當個朋友,等著你忽然看見我的一刻。
但是,好朋友,我不會因此而封鎖自己,我會開始答應邀約、開始去約會。

也許有一天,我會愛上別人。到那時候,我們又可以當回最自然的朋友。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